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向松祚:世上再无邓小平——永远的小平,永远的怀念

原标题:向松祚世上再无邓小平

1、母亲说:他领导下我们能吃饱饭,他是个好人。

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想写点文字纪念敬爱的邓小平同志。每次坐到书桌前,却又match不知道写点儿什么好。

我是1965年生人,15岁之前,基本没有吃过饱饭。我想大多数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都有这样的经历。有一次看到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先生的一个访问,记者问他对小时候最深刻的记忆是什么?莫言回答就一个字:饿!我听后感同身受。我时常想,假若不是邓小平同意让安徽小岗村农民“歃血为盟”、承担巨大风险尝试的包产到户扩展到全国,我们还要忍受多少年吃糠咽菜的日子?这还真不好说啊。

我出生在湖北秭归九畹溪罗圈荒一个“鸟不生蛋”的极端偏远山村,村里绝大多数人从来没有上过一天学。小时候家里唯一的一套书是被烟火熏得黑乎乎的四卷《毛泽东选集》,从来没人翻过。父母从没上过学,几个姐姐和哥哥也是如此。我时常想,假若不是小平同志果断决定恢复高考,我上大学的机会绝对是零,最大的可能是继续生活在那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山沟里,脸朝黄土背朝天,终老一生。

1997年2月19日,小平同志溘然长逝。当时母亲随我住在深圳。母亲不识字,平时从不看电视。但是我记得小平同志去世后两天里,母亲一直坐在电视前,很认真地看小平同志的纪实片,很少吃饭,有时还悄悄落泪。后来我偶然问母亲:邓小平去世您也很难过啊?母亲说:他领导下我们能吃饱饭,他是个好人。

是啊!小平同志是个好人,这是我不识字的母亲对人的最高评价了。我想有很多很多像我母亲这样朴实的农民也会这样说。

前不久读到秦朔先生写的关于广东长隆动物园和珠海横琴海洋世界主题公园的创办人苏志刚先生创业的传奇故事,有一段话是这样的:“他很感恩,从公司办公室到家里都挂着邓小平的像,感恩共产党和改革开放。1997年2月19日邓小平去世时,苏志刚带着一家人跪地,向邓小平祭拜。”是啊,我想很多很多第一代企业家都会像苏志刚先生那样,从内心深处对小平同志满怀感恩之情。

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原主任傅高义历经十年时间撰著的《邓小平时代》,很多朋友都读过。他在序言里有这样一段话:“2000年夏天,我在韩国济州岛遇见我的友人、20世纪美国最了不起的东亚事物记者奥博多福尔。我对他说,自己要退出教学工作,想写一本书,帮助美国人理解亚洲的重要发展。奥博多福尔毫不迟疑地说,你应该写邓小平。思考几周后,我断定他说得对。亚洲最大的问题是中国,而对中国的现代历程造成最大影响的人是邓小平。”

是的,对于过去数十年的中国、亚洲乃至世界历史而言,有哪个人比邓小平更值得学者去研究呢?

改革开放四十年之际,很多人都深切怀念小平同志。今年已经有很多文章回忆和纪念小平同志。每当国家和民族的发展和命运遇到重大挑战或处于重要时间节点的时候,人们会不约而同地想到小平同志,或许,这是衡量一位伟大领导者持久影响力的最佳指标吧。

2、《邓小平时代》的作者傅高义说,在那个时代,中国有邓小平这样一位领导人,是中国人的幸运。伟大的中国改革开放,是英雄造时势,还是时势造英雄?我认为是英雄造时势,这个英雄就是邓小平。

有一种观点认为没有邓小平,也会有其他领导者开启改革开放。另一种观点认为,在1970年代后期那样的历史时刻,唯有邓小平才能领导中国开启改革开放。我同意后一个观点。

历史无法假设,亦无法推倒重来。遥想1970年代,长期的集中计划经济思维模式和制度机制就像孙悟空的紧箍咒一样束缚着中国人的思想;长期的阶级斗争为纲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早已成为任何人都不敢逾越的“生死雷区”;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让中国经济社会濒临崩溃的边缘,政治昏天黑地,经济全面萧条,真可谓饿殍遍野,率兽食人;学校教育基本停摆,科研事业全面停顿,知识分子被关进牛棚,说是斯文扫地,算是很客气了;对外则完全闭关锁国,先是毛泽东“一边倒”的外交战略倒向苏联,很快和苏联也闹翻,双方陈兵百万,剑拔弩张;同时大搞所谓“输出红色革命”,与多数亚洲邻国关系也非常紧张;天天自吹自擂“国际国内形势一片大好!”“资本主义一天天坏下去,社会主义一天天好起来!”实际上对西方发达国家科技突飞猛进和经济持续增长一无所知;肚子饿得难受,还要高喊解放全人类,把红旗插遍地球。。。。。1970年代的中国社会、经济、政治怪象,称得上是人类历史上最荒诞的一页。

处于那样的历史背景,要扭转一个国家的发展方向,所谓“拨乱反正”,谈何容易!一般政治家可能根本不知道从何下手,也不敢下手。

能够扭转一个濒临崩溃的“乱摊子”大国的发展方向,需要我们能够想象到的伟大政治家可能具备的全部能力:超凡的政治智慧,非凡的政治勇气,深远的政治谋略,高超的政治艺术,卓越的组织能力,崇高的个人威望,迷人的个人魅力,先知般的远见卓识,广阔的国际视野。。。。。。当然,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悲天悯人的菩萨情怀和勇于担当的大无畏精神和魄力。

1970年代,只有邓小平具备所有这些素质和能力。他三落三起,百折不曲;他身经百战,指挥若定;他饱经沧桑,洞察世情;他内政外交,举重若轻;他沉默寡言,内心笃定。。。《孟子》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增益其所不能。。。”用来形容邓小平,最是恰当。

邓小平时代》的作者傅高义说,在那个时代,中国有邓小平这样一位领导人,是中国人的幸运。善哉斯言!

1 2 3 4 5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向松祚:世上再无邓小平——永远的小平,永远的怀念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