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从贸易摩擦、芬太尼到美国议程、精英vs人民斗争到人类未来

作者:兔主席 原文

贸易摩擦芬太尼美国议程精英vs人民斗争到人类未来

关于Trump和总书记在G20的见面会。

1、 Trump见外国领导人有一个特点。凡是不属于美国传统盟友(即北欧和日本等以外的),会见后基本都会传来好消息。而且离美国越远消息越正面。因此,见俄国,朝鲜这些不用说都是很正面的。这是Trump的套路。所以习特会的结果肯定是“正面”的。Trump要摆个姿态,和中国领导人关系很好。贸易谈判向前推进。中国在做出妥协。交易还在进行。诸如此类。另外,在目前的环境下,Trump也需要相对正面的新闻。(但同时并不会有真正的退让)。这是他的套路。

2、 目前国际形势非常复杂。对Trump的这个情状,中国不能不接。官方媒体和市场也会注意寻找积极、正面的信号,愿意从正面的角度诠释这个会面。其实稍微看公告就很清楚,所谓的协议只是不进一步扩大贸易摩擦(即2000亿美元产品的税率不会由10%扩大到25%),但之前已经发生的贸易摩擦动作继续进行,同时给出90天的时间要求中国整改。如果到期中国达不到要求,那美国将进一步升级贸易战。从白宫的措辞看来,美方是不会退让的(应该说,通过这么多轮下来的谈判和僵局,中国对Trump的套路应该更加清楚了)。所以,现在只能说,看中方现在在这个情势下还会不会退让了。这个退让如果发生,最后一定会被Trump宣传为他的重大成果以及中国的重大败仗,这是他2020年选举的基石。

3、 上面这些比较明显了,不进一步分析了。这次G20有一条比较明显的就是,无论副总滕Pence发言提到过什么内容,在Trump的治下,在目前贸易摩擦还在进行、未被解决的当下,Trump不会对中国问题进一步升级,即吧对中国的指控及措施衍生到除了贸易以外的其他关于中国内政的议题上。(此处不展开)Trump最多在关于朝鲜等多边问题上寻求中国的支持。在最近沙特杀害新闻记者事件上Trump的表态看来,Trump治侠将完全赤裸裸的地缘政治和美国利益导向,对其他问题是不会关心的。当然但这不代表未来的共和党或民主党政府会和他一样。但无论如何,Trump现在看来又是一个相对比较容易对付的角色。最初对他的大判断——他是一个商人,是来谈交易的——大致是成立的。只是美方议程十分混乱,中国一开始完全不能适应。

下面从美国角度来分析一下Trump这次会面里的主张。

4、我原来分析过,美国在贸易问题上有三个“阵营”,

1)第一派是“贸易鸽派”,他们非常清楚中美贸易形成的现状,了解全球供应链。他们希望通过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谈几个大的采购订单)来化解矛盾,对公众交差。他们缺乏进一步深度谈判、要求中国进行“制度改革”的决心和勇气。这一派我称之为贸易鸽派。代表人物是财长Mnuchin,主要是Trump身边的华尔街背景人物(多为犹太裔全球精英)。采取这种态度的,都是比较短期主义的政客,希望在任内有个作为就行。

2)第二派是“贸易鹰派”,他们也非常清楚中美贸易现状,但认为美国没有推动中国履行当年入世时的承诺。中美之间的贸易机制是非对称的。他们希望利用Trump政府的政治动能和政治资本,在这一次贸易摩擦力一举推动中国进行结构性改革。他们不希望仅仅通过调整贸易赤字敷衍了事。他们关注的议题就是301报告里提到的中国“非市场经济”、强迫技术转移等等在今天会面时提到的问题。代表人物是贸易代表Lighthizer。

3)Trump在贸易鸽派和鹰派之间摇摆,但从中美贸易摩擦初期开始,已经坚定的偏向鹰派,宁愿自伤也要打胜仗。但无论鸽派也好鹰派也好,都是支持全球贸易的,他们根本的主旨是加强中美的贸易合作,只是更多的本着美国理解的平等互惠的原则进行,要求中国整改机制。这一观点比较能够代表美国资本和金融精英的态度。本质上是全球主义、贸易主义的。这种主张在华盛顿和华尔街享有广泛支持。前财长保尔森前段时间在新加坡的讲话,就是重申美国的这种诉求。这种诉求不会伴随Trump的离去而消失,是中国要长期面对的美国。

4)还有第三派,就是反贸易、反全球主义的一派。代表人物是还在担当顾问的Peter Navarro,以及Trump选举经理及上任初期的首席战略顾问——Steven Bannon。他们认为美国工商界精英通过大量在国外进行投资,将工作机会从美国离岸化到了国外,特别是中国。同时他们认为中国存在严重的非公平竞争,夺走了美国的工作机会,使得美国产业中空化,制造业调离,传统社区瓦解。他们代表的是美国工人阶级或中低层的利益(但其中,又因为崇尚盎格鲁撒克逊新教美国文化,排斥少数民族和移民,主要依赖白人,那么久是依赖白屌丝群体)。他们的支持者和里根的民主党人和抛弃老布什转投克林顿的支持者是同一群体,居住在美国郊区及中部地带的广大白人蓝领群体(“白屌丝”)。Steven Bannnon和Peter Navarro的目标不是为了打击中国本身,而是为了振兴美国本土(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帮助中低层(白人)群体。这个群体也Trump的最最最根本的基础群体,是他上台的原因。我们还记得在上台初期,Trump和欧盟、北美墨西哥、日本也频频在贸易问题上较劲,使得中国当时可以指控美国在推行反贸易反全球化议程。中国的指控是对的:白宫那时就是反贸易、反全球化的!。但是在后来的谈判中发现并不可行。只能先取得一个小目标(就是遏制中国),联欧日东南亚等传统盟友围攻中国。因此,一年多来,随着Steven Bannon退出一线,Peter Navarro无法介入经贸决策核心,贸易谈判的整个大权回落到贸易派特别是贸易鹰派手里。Peter Navarro快速边缘化,只能对社会隔空喊话。

4、 现在回过头来看看美国的主张。Trump对他的base,就是广大美国蓝领做了什么?实际上只有一件事,就是请中国限制对美国出口Fentanyl(芬太尼)这种药品。美国在过去这些年来在上演一出过度服用类鸦片的灾难,就是大量人口,而且主要是居住在中部或郊区的白人蓝领或无业群体(“白屌丝”)开始服用各种类鸦片(opioids)药品,并且因过量服用而导致退出不能工作甚至死亡。其影响面积之大触目惊心。关注美国事务的人知道,这在美国是一个非常大的事件,是Trump本人非常关心的事情。

最近几年有很多关于美国类鸦片滥用的报道。大家可以搜索opioid endemic overdose之类的关键字。可以参考Wikipedia词条:https://en.wikipedia.org/wiki/Opioid_epidemic#cite_note-197

美国2017年死亡人数已经达到约5万。影响人口不成比例的是白人。

这里并推荐几篇有影响力的布鲁金斯研究所的报告。

普林斯顿大学Alan Krueger的报告:

《Where Have All the Workers Gone? An Inquiry into the Decline of the U.S. Labor Force Participation Rate》,分析称过去二十年左右,美国男性劳动参与率(labor participate rate)的下降中有20%归因于类鸦片服用。

https://www.brookings.edu/bpea-articles/where-have-all-the-workers-gone-an-inquiry-into-the-decline-of-the-u-s-labor-force-participation-rate/。(摘要,有原文pdf链接)

还有一篇普林斯顿Anne Case和Angus Deaton的报告:

《Mortality and Morbidity in the 21st Century》 拥有高中及以下文凭的中年白人出现了预期年龄的下降,他们正在以惊人的方式(类鸦片及毒品、酒精、自杀等)死去(而且在美国完全是一个白人现象),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他们因为看不到希望、抑郁而死(Death in despair)。这个2015年发布的报告非常令人震惊、有很大的影响力。这个人口基本完全和Trump的选民基础重合。

https://www.brookings.edu/bpea-articles/mortality-and-morbidity-in-the-21st-century/ (摘要,有原文pdf链接)

再看这篇个案,

《’Deaths of despair’ in Pennsylvania, led by opioid fatalities, double in 10 years》

http://www2.philly.com/philly/health/health-costs/opioid-overdoses-drive-drug-death-increase-20180503.html?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类鸦片导致的死亡。都在白人社群。这些都是标准Trump base。

一句话,Trump的base正在因为类鸦片药品,特别是芬太尼,大批的丧失工作能力和死亡。

5、 中国是美国一个重要的芬太尼来源。主要通过跨境电商、邮购等渠道。

《Americans spent nearly $800M in 2 years on illegal fentanyl from China: 5 things to know》

https://www.beckershospitalreview.com/opioids/americans-spent-nearly-800m-in-2-years-on-illegal-fentanyl-from-china-5-things-to-know.html

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及政府事务委员会做的一个调查,《Combating Opioid Crisis: Exploiting Vulnerabilities in International Mail》,调查人员在报告中还详细介绍了他们如何尝试在网上从中国购买芬太尼的案例。

https://www.hsgac.senate.gov/imo/media/doc/Combatting%20the%20Opioid%20Crisis%20-%20Exploiting%20Vulnerabilities%20in%20International%20Mail1.pdf

今天网上还有一篇文章说“芬太尼,美国的鸦片战争”。

再重复一次,这个事情是美国国内最近几年的大事,而且在Trump任内被高度关注。被拿到习特会上探讨也是很正常的。因此我说,限制进口芬太尼,加强药品管制的国际合作,可能是他在习特会里表现出来的为中低层美国人做的唯一一件事。(同时芬太尼的主要滥用人口就是低学历白人——和Trump的选民基础基本完美重合——因此也可以说是他在帮助“自己人”(当然我们不能简单地这么说,因为药品滥用是公共健康事件,涉及全社会,不应带有种族/族裔的维度)。

6、 接着关于贸易摩擦本身的事情,首先是美方和中方谈到了后续采购,中方对采购美国农产品、工业品、能源品等。基于此改善减少美国对中国的贸易赤字。实际上明眼人都知道,农业品、能源根本不能创造多少就业机会。这些都是高度自动化,重资本重技术轻人力的行业。对提升就业,缓解美国中低层就业的帮助微乎其微。美国高端工业品最典型的就是飞机,是全球产业链的产物:所有零部件都在国外通过供应商或自主FDI投资生产,工作机会分布在全球各地。这些生产流程产生的贸易额流动就是全球供应链。购买“出产”自美国、建筑在全球供应链基础上的整架飞机对带来制造业就业机会没有帮助。贸易赤字就是做给不知情的公众看的。

7、 其他的,涉及301报告里美国要求中国整改的核心内容如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网络安全、“强制技术转移”等问题,都是彻底代表美国工商业界精英、大资本家利益的诉求。假设中国完完全全按照美国的标准进行整改,其结果是国门完全打开,美国的资本将疯狂涌入。中国进一步被融合至全球产业链。然后美国的就业机会进一步向中国转移,同时对华贸易赤字还会扩大。为什么说中方不能适应和理解美方的诉求,就是因为美方的议程是矛盾和混乱的,不知道到底想要什么。

8、 因此,美中贸易摩擦,美方的议程完全是全球猪油、贸易鹰派主导的,是代表美国华盛顿-华尔街精英,而不是代表Bannon-Navarro所代表的美国本土大多数人群利益的。如果说Trump也有“牢记初心,不忘使命”的话,那他应该知道,如果中国真的退让,那么贸易谈判的结果其实是离他的初心更远了。

9、 再把整个事情通俗的理一遍。白人蓝领为什么会大量滥用类鸦片药品而丧失工作能力甚至致死?因为他们对生活看不到希望。为什么这个问题在白人问题上尤其严重?这个问题就更复杂了,是个社会问题。我理解1)因为中青年的白人中低层群体的父母一代可以算是“美国中产”,在新一代人里看到的是生活预期的绝对下降,比上一代还差。这种阶层滑落,从中产落到贫困的落差是很可怕的。而其他族裔如黑人和西班牙裔还在底部,都有上升的机会;2)白人认为各种社会保障都是帮助少数族裔的,自己是被遗忘的群体,白人特权不但不存在,还被反向歧视。更加使他们绝望。因此,他们在绝望中死亡(“death in despair”)。因此,类鸦片药品本质是一个社会问题,有社会根源。这个社会根源来自美国过去几十年的严重的贫富分化。而这个贫富分化的原因是什么?除了人工智能、自动化带来的就业机会被机器取代外,就是美国大企业/资本家从事的海外投资,将就业生产离岸化,在外国更加便宜的生产产品,或者在出口目的国本地生产产品。已经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些广大的中低层就是全球贸易、资本自由流动和技术革命的loser。

10、 当美国的华盛顿-华尔街-政经工商业资本金融精英在努力地围绕301报告和中国进行贸易谈判,要求中国进一步打开市场的时候,工作甚至这辈子都无望的美国广大中低层(特别是白人)正在滥用类鸦片药品消灭自己。这种消灭是肉体、人口群体的消灭——将从生理上、物理上消灭Trump-Bannon运动的未来。如果说Trump有个“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话,那这个呼吁中国限制出口芬太尼就是他唯一做到的。

11、 历史在快速发展。再过些年会看得更清楚。大多数人的工作被机器取代,掌握最多社会资源的是极小一批掌握技术与资本的国际精英。大多数人能干什么呢?无非就是打游戏或嗑药,然后在生理上自我消灭。这大概就是人类的未来吧。

12、 再回头看看Steven Bannon和美国的Alt-Right运动,他们其实没有系统的理论化的主张,但他们到底是什么?现在越来越非常清楚,在人类近代史上,和他们意识形态最接近的就是纳粹。一切都围绕Blood and Soil,同一血脉是不问阶层的,要一致对外。而目前看来,Trump可能也不是他们的救世主。

(全文结束) ​​​​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从贸易摩擦、芬太尼到美国议程、精英vs人民斗争到人类未来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