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对不起,我成不了哪吒

最近《哪吒之魔童降世》可以说是最近最热门的电影了,顺带一举打破了国内动画票房的记录。也侧面说明了群众们对于好片的热情也是很高的嘛,此处掌声。

我是首映的第二天才看的,本人看后也十分赞许,顺势成为了一名“吒男”四处安利这位国产动画电影的新王。

这部电影的火热也延伸出了很多有意思的说法,比较热议的应该是整部片的主旋律都是围绕“我命由己不由天”吧。

包括了前期宣发(海报),大部分观众观影后也是这个感受。

而关于哪吒和申公豹哪个才是真真的逆天风生(fs-wind)也就不做讨论了。

比较之下我感觉双方都很有道理(和稀泥),甚至敖丙都有那么一丝反抗的精神也在我心中无比宏大。

那天一同观看的国华拉着我肩膀感叹道“这不就是描绘我们孤高气傲的情深品质,敢于逆境向前,不服输的精神嘛”。

我淡淡的说了句:“别闹,兄弟”。

别人我不好说,反正看完我深刻的明白,我丫才不是什么男一哪吒和敖丙,更不是现在解读下被大放异彩的申公豹。

我就是普通人——就是陈塘关那群百姓里的一个,可能在整部英雄传记里出现不到一秒。

我哪有什么命硬不服输,人生最大的倔强就是老板来的微信后装作看不见,十分钟之后才回复“不好意思,刚刚没注意手机”。

哪来什么英雄豪气,见义勇为的新闻底下的评论都不再是“我在现场,我肯定帮。”而是变成谨慎的打下“可能要想很久才决定帮不帮”后又把这段给删掉,翻上去给热评点个赞。

最坚韧的品质或许是一直如此的丧气。

说白了,我极有可能是认为哪吒是魔童而阻拦小孩子跟其接触的大人;

也可能是在某次哪吒逃出来后,选择跳井自救的人;

是无奈下听从李靖长官去其儿子生日会上的人,是附和的人,是无奈的人,是想着无法改变的人。

我也想成为哪吒这样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人,可事实就是我只是一个生在妖怪经常滋扰的村(镇)里一个世代耕田,只有拿着锄头这个能力的人。

我只知道会飞的都是神仙,他们念念咒语我可能就会灰飞烟灭。

具体怎么分辨?反正村里的他们说妖吃人,仙灭妖,像人会飞的是神,长的古怪会飞的是妖。

我们信服李靖一家,因为他们有能力保卫村镇——他的确是英雄。但我也害怕他的小孩,当年这一剑的收手,大家都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要接受魔童洗礼。

何况人家权威的太乙真人都说了这是魔童必须死,拿着一个金闪闪的圈子才禁锢了他的魔性,难道我还有什么理由相信他是性本善呢?

他们虽然不敢说,但我想说哪吒不再出逃的那一年是幸福的,房屋不用重新搭建,储存的粮食也不会被烧得一干二净。相比妖怪的滋扰,我们更恐惧一个随时出逃的哪吒。

即使后来李靖说哪吒救了一个孩子,可我们只记得这个为非作歹的二代烧了道路,毁了水缸,打伤了村民。其实背地里村里相信哪吒是好人的并不多,而我就是一个。

事实与能力奠定我是一名跟风的大众,他们是主角。他们斗的再出神入化,我甚至连看的机会都没有——根本不知道该躲到桌子底下还是爬到楼顶去避灾。

对于我来说,田里的粮食收成多少粒比知道申公豹和敖丙到底谁是谁更重要。

我很羡慕村中的学会跑没几年的小孩,他们有一种我说不清的纯,他既没有烦恼也不惧怕魔童。

那天村里的几个小孩在街上大喊着他们要做英雄,教训那个魔童哪吒!周围的大人们都笑了。我没笑,其实我并不是觉得他们的梦想值得鼓励,而是能想象到过去“自不量力”的经历。

其实没有什么现实压垮了我,不过是我选择做被压垮的丧气人生罢了。

我这样的人到底是好人和坏人,我其实也不知道,但似乎选择标签的机会也不属于我。

我也并不是抱怨,我深知自己的平凡,所以虽然有一丝不甘,我也依然是要拿着锄头耕着那块维持生计的田。

像英雄说的“心中的偏见是一座大山”一样,偏见深植我们的心里,同时也植入了你们的心里。

我再给这句话补充一点点:成功呐喊出的被奉为英雄,可盲目会让人忘记这大山底下的尸骨遍野。

我们选择不当出声的英雄,因为默不出声的活着,比光明磊落更简单一丢丢。

苟且的活着我并不觉得丢脸,我羡慕那些成名成才的英雄,但眼下的路似乎更适合自己。

对不起,我真成了不哪吒。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对不起,我成不了哪吒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