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哪吒》:一场对庸人既成定见与天定之命的决死抗争

这次走进影院看国漫已经不只是像之前去看《大鱼海棠》《大圣归来》那样子单单抱着力挺国漫的心态了。我更想看到的是剧情与画面的良好结合;想看到的是一部播给青年人的有所表达的电影。可幸的是,《哪吒》满足了我一度被优秀制作抬高了的胃口。

我首先欣赏电影人对于表达立场的确定。单纯的孩子愿意相信世界有黑白对立立场鲜明的善恶之分。而一众表达者为了方便叙事,更是乐于迎合这样的愿望,但却往往以牺牲逻辑,甚至故事本身的趣味为代价。而哪吒的表达者不。不得不说,在我看来电影中的人物,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反派。

其实有时想来有趣,高贵与卑贱的标准何在,正与邪的立场又应该由谁来界定?其实往往是站得高位的一方向不合己意者,贴上使人先入为主以为坏的标签来进行打击和丑化。一如剧中在天庭输出的是非观下的妖与魔;一如美国对中国随意挥起的人权大棒和种种指责。语言对其所描绘的一切事物都有所偏差,更何况还有人要故意歪曲呢。是以造成申公豹绝望的愤慨:“人心的成见是一座搬不动的大山。”

影片中的设定则更有深意。天庭信任看好的李靖之子,本意在培养为民除害保一方平安的哪吒却被委以魔珠,以致生性顽劣难以教化遭百姓恐惧。

受天庭疑惧威慑平衡的龙族太子得灵珠注入,肩负全族之望欲解龙族之缚,却不得不听从父王师长的旨意参与预定阴谋。坐等自己唯一的朋友哪吒失控杀人被天雷劈死。

与生俱来不可违逆的命运从一开始就付出在了每个人的身上,似乎做什么都无法洗脱自己身份和先天的原罪。后天的使命与初心的召唤在纠结中碰撞升华。

其实我们太多人都可以在哪吒与敖丙身上看到我们自个儿的影子。哪吒像是从前那个可爱但要强的小孩子。明明心中有爱有恨有委屈,但却固执的连最亲最信任的人也不舍得展现自己的脆弱。面对外人的误解和不认可,他硬是要表现的更冰冷更不屑一顾。可就是这样勉强出来的坚强才往往最让亲近的人一眼看穿更加心疼。敖丙则是起初的那个小孩子,长大了成熟了,懂得了收敛和压抑,看到了自己身上扛着的沉沉的担子。这个时候我们会开始做出明知道不正确但却也“很正确”的无奈选择了。

“去他的鸟命!我命由我不由天!”

因此我也更愿意将哪吒向敖丙的对话视为怀着初心热血的自我向已经开始对坚固僵化的社会范式妥协的我的喊话。我想每一个经历过社会残酷逻辑洗礼的人,都能够明白其中的挣扎和痛苦。那是一套以结果主义为导向的哲学观,一套非常完备的价值体系和评价标准。那套社会范式冷眼的打量着你再从牙里挤出一句话:英雄要看来路、成王必定败寇。

喊话的结果或许成功亦可能失败。失败则接受命运退出修罗场,成功却并不轻松,只意味着更大范围更高强度的抗斗。可以说逆天改命,困难重重。

而对于曾经竭力反抗过外界施加的压力与偏见的斗士们,是的,我愿意称他们为斗士们。即便失败,我也愿意报以最大的宽容与善意而不愿加以苛责。因为我明白,英雄尽管闪亮一世耀人眼目,可凡人毕竟是大多数。而且往往我们就是大多数,只不过程度不一罢了。但失败不意味软弱和没有意义,在这样一个世人皆以结果主义为导向的评价标准中,我们更要做一个瞩目着自己奋斗努力的过程的人,做自己的公正评价者。

生活于世,我们受着太多的偏见,这不可避免。或许因为我们的毕业之处不得录用;或许因为我们的家乡偏僻境遇不佳错失姻缘;或许因为我们的性别限制不得晋升,或许因为太多,我们与我们本可以得到的东西失之交臂再也无缘。

但这一切并不是我们的错,偏见者口口声声的原罪不是我们的过错。他们用尽一切想法划分程度拉开距离,满足自己体系下的最大优越感。

去他的原生家庭,去他的痴心妄想,决定我们的从来不是我们的过往,而是我们当下的自己,想要做一个怎样的人。

(图片来自微博,侵删)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哪吒》:一场对庸人既成定见与天定之命的决死抗争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