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岸边之旅》| 听黑泽清平淡讲述“魂魄归来”

黑泽清是个喜欢探求生死话题的导演,但是他不是个老老实实讲故事的人。所以每每,他的作品并不能被大众普遍接纳。

然而鬼才的不走寻常路,也铸就了他自己的风格,懂的人自然会懂。

看完这样一部题材的电影之后,第一要感叹的是,原来还可以这样讲一个鬼魂的故事。

01

影片中一开始,就是女主角瑞树的侧影,开篇的镜头里从头到尾看不到她的脸。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空洞,深不见底的黑暗色调。

她是一个教孩子弹钢琴的家教,但是家长对这位老师的评价却是,那么欢快的琴声,不像是从你的手中弹出来的,如果你能性格再活跃一点就更好了。

这样的交代和铺垫,自然而然的让人陷入导演所要给我们的忧郁的氛围中,一下子就感受到了这个主人公的苦闷和压抑,相信她背后一定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故事。

紧接着镜头一转,她回到空无一人的家中,搓着汤圆。

这时候高大的丈夫出现了,他就一直站在那里,藏在一昏暗的黑影之中。

在他们的对白中,你听不到歇斯底里的声音,但是毛孔已经随着那阴暗的气氛开始战战兢兢。

丈夫优介回来了,却不知是人是鬼,这样突然的出现,又不知何时会再消失,一切都在摇摆的不安中。

02

未有过至亲至爱之人离世经验的话,恐怕很难理解,一个活着的人对逝者的介说老人曾经收留过他,但老人自己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死去。

在起初重遇的日子里,岛影教瑞树如何打包报纸,跟他们一起吃饭,一起看电视,一起聊天,瑞树看到他剪了很多花瓣的图案,收藏起来,很是好奇。

有一天瑞树岛影家中的平底锅煮寿喜烧,却惹怒了岛影,为什么惹怒,影片没有明确的交代,恐怕是让他回忆起了自己的妻子。岛影冲出家门,跑去街上喝的酩酊大醉。优介去街上找岛影,并把喝醉的他背回家,优介和瑞树一起,把他平放到床上休息。

在岛影生气、奔出家门的那一刻,嘴上说着“家人是什么?仅仅是肉体的分离就结束了吗”

在放下岛影之后,岛影的床背后的窗户上,一大片的剪下来的花朵贴在一起,十分漂亮。面对岛影床后发着亮光的花墙,瑞树的目光被深深吸引。次日醒来,再面对着凋零的花墙以及落满灰尘、满目苍夷的房间,瑞树呆立在岛影空空如也的床前。

这一站,也开启了影片要述说的主题,岛影的灵魂迟迟不肯离去,是因为对妻子的愧疚,此刻他离开了,是一种释怀。

在岛影和瑞树、优介和谐相处的那些画面下,岛影已经放下了我执,放下了要留在这人间找寻妻子的念头,肉体分离并不是完全的离开,岛影不再执着。

04

第二站,他们来到了小镇开饺子店的夫妻家中。

女主人有一架钢琴,却从来不碰。瑞树一天帮忙做完工,忍不住打开了琴,弹起来琴上放着的琴谱。琴声却唤起了女主人心底深处的懊悔,女主人逝去的妹妹在女主人深深的自责中出现,终于妹妹在瑞树的鼓励下,弹完一曲完整而流畅的《天使的合唱》,至此,女主人和妹妹也达成了和解。

05

第二站的拜访结束之后,一个重要的插曲上演,也揭开了夫妻感情中的迷雾和面纱。

原本要去下一站,但瑞树提起优介曾经出轨的对象,二人发生口角,瑞树负气下车回家。

回家之后,瑞树去拜访了丈夫的情人朋子,她似乎要去炫耀自己先找到了丈夫,但是在和朋子交谈的过程中败下阵来。她以为自己很珍视的男人,在他的情人朋子那里也会占据同样的分量,然而出乎她的意料,朋子早已云淡风轻的放下,而且她告诉瑞树自己已经结婚,并且很快会有新的生命降生。

瑞树曾一度因为有这样的情敌,或者说是假想敌的存在,对寻找丈夫,召唤他的魂魄归来这件事充满了斗志,然而在真正见到了朋子,了解到她的心态之后,瑞树难免有些失望。

再次回到家中,瑞树有些歇斯底里,空虚、恼羞成怒之下,她无所适从,最终又是一碗汤圆,丈夫优介再次出现。

06

第三站,他们来到了一个村庄,优介曾在那里教书,村里的孩子和大人都喜欢听他讲课。

在这里,和优介相关的是香织的丈夫。 香织的丈夫也已经死去,不同的是这对夫妇纠葛不清,生者拉着死者,死者拖住生者,互相折磨着。香织丈夫之所以不肯离去,是因为他不肯放下。优介问香织丈夫“你有什么愿望?”香织丈夫说“我不想死。”可是他这个愿望已经无法实现。

看到这一对夫妇的纠缠,瑞树劝丈夫不要再管,她说“有时候没有了断才是最好的结果。”她的心结也在此打开,她已经明白与其痛苦的纠缠,不如放下。

最后优介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时日也不多,身体已经变得十分虚弱。在他即将离开之前的那一晚,优介一改一开始见面时,对瑞树身体接触的拒绝,主动抱起了她,两个人的灵与肉融为一体。

第二天,他们来到了优介说的岸边,优介向瑞树道歉,然后离去。瑞树在岸边将自己曾经去寺庙写的祈愿书全部烧掉,从此释怀。

07

在最后一站的小村庄,有一个瀑布,那瀑布下有一个黑影,就像是生与死的临界点。瑞树偶然在某一天,在那里见到了在她16岁时就已经离开的父亲。

父亲告诉瑞树,他一直在那边看着她,希望她能过的好,因为不放心看到她现在的样子,所以父亲出现。

对于至亲,生者能给与他们的最大安慰,就是好好的活下去。

而面对生与死的隔绝,就像是优介给村民们讲述的光与质子的故事一样,一切万物在宇宙中都是如此的渺小,即使大爆炸也不过是一个开始。

当我们意识到生命存在的虚无,也就不再执着于纠结眼前的失去。

08

一部电影,要讲一个完整的故事,还要输出作者、导演的价值观,进而再引起人们的共鸣,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黑泽清的故事,讲的不算完整,甚至有些跳跃和拖沓,但是他的镜头下给予的启示,却不能忽略。

生死的界限,是人无法跨越的。

但是如果离去的人能发声,他们想说的,恐怕是叫活着的人,好好的活下去,甚至是把自己没活好的那一份也活出来。

《寻梦环游记》说,如果一个死去的人被活着的人遗忘,那么他就将彻底的消失。

然而活着的人如果执着于和死去的人之间的联结,久久不能放手,不能向前行,就像影片开篇时陷入忧郁的瑞树一样,那么死去的人如优介一般也永远无法得到安息。

活着,背负着至亲离去的伤痛,但是依然阳光的、热情的再次起航面对生活,那不是对死去的至亲的背叛,是一种放下,是一种对两者都好的解脱。

经历过亲人离去的痛苦后,依然能站起来努力的活着,不是因为这种痛消失不见了,它就像是一道伤疤永远不会消失,只是我们找到了一个方式,和这道伤疤和平共处而已,这是对生的自己和死去的亲人最大的宽容。

以上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岸边之旅》| 听黑泽清平淡讲述“魂魄归来”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