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从《英雄》到《影》---张艺谋的武侠情结

从《英雄》到《影》---张艺谋的武侠情结

最近,张艺谋的新作《影》,继威尼斯电影节大放异彩后,在国内也引起了极高的关注度。仅仅在上映的十天内,就收获了4.5亿票房。在观影前,其充满中国水墨元素的预告片就赚足了眼球。在这个刀光剑影的武侠世界,影子的故事以极强的形式感铺陈开来,给人极大的视觉震撼。这不由得让人去回顾十几年前同属武侠风格的《英雄》来。提起优异的视觉效果,我们在张艺谋的代表作中并不陌生,无论是《红高粱》中炫目盎然的大片红色高粱地,还是《满城尽带黄金甲》中城下的满堂菊花,张导在视觉上所做出的成就是斐然的,也成为了他电影中的一大优点。但因为优势保持的很明显,在近年来,在他的商业新作发挥上,情节的安排相较来说发挥实在算不上平稳,观众们也诟病甚多。但可喜的是,张导在《影》这部电影中,为我们呈现出他勇于探索的新秀,他对武侠新的见解。总得来说,如果我在疲软的影坛九月后推荐一部电影,那必然是《影》。

《英雄》与《影》--- 侠之大者与权谋心术

 

-侠之大者-

在笔者重新看《英雄》这部电影后,发现他是一部被低估的电影。像一个被妈妈批评学习不好的孩子,却在短跑比赛中得了第一名。不过虽然是个体育健将,但学习的劣势也十分明显。

从剧情的侧重点来看,《英雄》的故事结构十分简单,简单到可以用一句话来说清:一位身怀绝技的英雄身负所托去刺杀秦王嬴政。

但影片的亮点在于李连杰所饰演的无名,受赵国三位侠士馈赠的所谓刺秦的筹码。剧情的全部重点是在描写这一过程,而这一过程展现了精彩的中式武侠浪漫。

这刺秦之前的三个故事,在形式上被主人公衣饰的颜色区别开来,故事上的人物性格差异也因为形式的区分而表现的更加明显。从无名谎言中,残剑飞雪因长空心生嫌隙的肃杀萧瑟,爱恨情仇;到秦王戳破真相后,飞雪残剑的伉俪情深,侠情豪义;再到飞雪残剑年轻时的青春初遇,竹林相协。分别使用了红,白,绿作为画面的基调颜色。表达了激烈的爱恨,纯然的侠义,还有为天下统一的和平而献身的家国大义。

除此之外,影片在氛围的渲染上无可挑剔,但缺点也很明显。

本片大量使用慢镜头的武侠动作,与一般的武侠片相比,打斗场面甚少。如果一位看过本片的人去回忆,他回忆到的内容大多是飘飘的裙袂,炫目的颜色,还有极具形式感的对称构图。在镜头的切换上,长镜头使用较多,每个镜头持续的时间也被拉长。节奏也就相应的被拖慢。在剧情方面,结构也相对简单,在大主线的小情节点设置不够,导致影片的情节冲突性不强。

幸好其对氛围的控制炉火纯青,对中国武侠中,郭靖式“侠之大者”情怀的塑造比较完整,飞雪,残剑二人之间的情谊痴缠,彼此成全,体现的淋漓尽致。我们看到了两个情深义重的侠士,面对祖国赵国被灭,为了天下的和平,选择成全秦王的六国统一。无名这位英雄也在灭亲之仇后选择了成全秦王。而他们的牺牲也没有白费,不仅使秦王,还有屏幕前的我们感受到“英雄”的含义。

 

郑恺饰演的沛王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

 

 

-权谋心术-

 

说完了《英雄》我们再来对比新作《影》。同是武侠主题,《影》的侧重点则截然不同,讲的是不为人知的诸侯帝王的替身-影子的故事。《英雄》主角是光天化日之下的豪情侠士,敢于直面秦王的3000铁甲,仅凭二人二剑就可杀他个三进三出。《影》的主角境州则正好相反,是一个被都督子虞从小秘密豢养起来的影子,只为主公将来的某一天抵挡朝堂灾祸而生。因都督子虞在与敌营强将杨苍对阵时身受重伤、形容枯槁,境州终于被启用,作为都督收付沛国境州疆土的一枚棋子展开谋略。都督的妻子小艾是唯一知道此秘密的人,不得不在丈夫与替身境州之中周旋。小艾和境州二人,在这种病态的关系中,小心翼翼地守着男女之[if !vml]

[endif]间的界限。随着都督收复荆州疆土的计划进一步实施,变数也随之步步紧逼,一场权利与谋略,心术与实力的较量,在沛王,都督,境州之间悄然展开。孰真孰假,孰强孰弱,谁是黄雀,谁又是螳螂,随着故事的发展悄然变化,环环相扣使人欲罢不能。

不同于《英雄》故事结构的简单,影片的节奏在影子从幕后渐渐走向台前,最终替代真都督的过程中,无论是沛王对都督子虞的试探,还是这期间都督对境州的秘密训练,还有小艾对境州从同情转而成爱的过程在剧情走向中是同时进行的,情节点紧凑,逻辑缜密,每一个情节都有相应的暗示,情节与人物之间的冲突性强,能够将观众的注意力牢牢吸引。

《影》还有一大亮点,就是两位主角境州、子虞,由邓超一人饰演,拍摄时分别拍摄。分别拍摄就要求演员要同时饰演一个情景的两个人,并不是换头的后期拼接,对邓超本人的演技考验也非常大。为了饰演强健的境州,邓超先由72

子虞正在给境州“制造”杨苍所划的伤口

公斤健身成83公斤的健壮体型,他说:“境州在前面等我,当那些肌肉填充到自己身体里的时候,表演就已经开始了。”

不但如此,在随后拍摄子虞时又饿回63公斤。在短短四个月的拍摄期里,难度可想而知。邓超为了角色作出的努力令人侧目,不过最终的效果也着实惊艳。

上面这幅场景是一幕使我印象深刻的场景,在阴暗潮湿的洞窟里,病弱疯狂的真都督子虞正在给“影子”境州强健年轻的肉体上刻下伤口,以求复刻一副与自己相同的身体。在这个场面中,二者虽容貌酷似,但由于邓超精湛的演技,将二人一阴一阳的状态表现的淋漓尽致。在这里,观众会进行第一次思考和怀疑:究竟是在阴暗处谋划的子虞是真都督,还是光明处示人的境州是假影子?这也为后面剧情的翻转做了铺垫。

《影》在氛围的塑造上,与《英雄》等片的视觉效果,也进行了完全不同方向的探索。

[endif]我们之前也提到,在《英雄》中,情节的渲染是由颜色来区分的,强烈的纯色一直是张艺谋电影的一大特色。但在《影》中,颜色的对比被刻意减弱,营造出黑白对比的水墨风格。

而影片色调的控制并不是简单的黑白电影效果,与绘画中控制色调和氛围的方法接近,有时一位画家想要创作一幅冷蓝色调的画作,会先在画布上作为底色刷上一片蓝色。《影》的氛围塑造也是如此。本片通过对衣饰、背景的固有色进行控制,还有特殊的拍摄方法共同造就的。我们在预告片中可以看到,单是血的红色,为了贴合影片的氛围,就将颜色的明度和纯度都调低,显现出偏黑的暗红色。影片中皮肤的颜色也并不是普通状态的发红,而是暗黄发绿。单独来看不合常理,但在水墨风的背景下却与整体风格暗合,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格调和氛围,使观众轻易的就达到了沉浸式的观看体验。

除了情节和氛围,影片对于传统文化细节的考究也值得肯定。作为一个古代背景的故事,《影》在中国古代文化元素的使用上十分丰富。出现次数最多的太极图,形式工整、宏伟大方。从卜卦解词,和琴瑟的摆放位置来看,也进行了严谨的考量。这种严正谨慎的拍片态度,也值得所有拍摄古装影视作品的公司学习。

对于张艺谋导演自身,作为第五代导演的领军人物,我们可以可喜的看到,无论是近年来口碑起伏的商业片《山楂树之恋》《金陵十三钗》《长城》等,还是没有在国内上映的文艺片《归来》,直到今天我们看到的《影》。风评并没有左右这位导演勇敢挑战,勇于创新的道路。与《妖猫传》《芳华》等或多或少妥协于剧情,妥协于主题的行为不同。其实一方面来说,口碑的起伏也预示着创新的激荡。《影》让我们看出,一位优秀的导演是如何坚持着对社会的思索与讨论,对传统的追寻与发展,才得以让一位68岁的老人为我们呈现出这样的视觉盛宴。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从《英雄》到《影》---张艺谋的武侠情结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