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一个驱逐微信一个屏蔽Google,印度的「墙」和中国的「墙」是一回事么?

「翻墙」,终于不再是你我的独享专利了。

2020年7月21日印度新德里,一个印度人在看他的手机。 摄:Yawar Nazir/Getty Images

2020年7月21日印度新德里,一个印度人在看他的手机。 摄:Yawar Nazir/Getty Images

「我的微信电话突然就不能打了。」

比比(化名)任职于一家中国著名的手机公司,办公室就在首都新德里最繁华的卫星城市古尔冈(Gurgaon),这里聚集了成千上万的跨国企业与外派人员。6 月30 日,印度政府一声令下,封锁了包括微信、TikTok、美图秀秀等59 个中国手机app。微信是比比公司惯用的通讯工具,一遭到封锁,电话、语音和文字功能都受到干扰。「我们公司还有一套内部系统,还是能够沟通,但大家也开始转往阿里巴巴旗下的钉钉免费电话,也有人说可以用支付宝联系。」比比无奈地说,即使是要找临时能够替代的app,也都会是中国公司研发的,「想和中国联系,就得用中国的软体」。因为中国的防火长城(GFW),比比的印度籍同事曾经从最常用的WhatsApp 跳到了微信,现在却又撞上了印度筑起的另一堵墙。

印度电子与通讯技术部部长普拉赛德(Ravi Shankar Prasad)宣称,这是印度对中国实施的「数位打击」(Digital Strike)。打击(Strike),是印度总理莫迪执政之下的爱用词之一——先前用于巴基斯坦的是「外科手术式打击」(Surgical Strike),在印巴控制线上执行精准摧毁目标的军事行动,如同外科手术一般干净利落,不造成无辜的伤亡及多余的浪费。虽然印度与中国、巴基斯坦都有未解的边界争议,但相较于印巴边界的频繁交火与恐怖渗透,中印边界维持了超过40 年未曾射出一发子弹。印度能够越过印巴控制线打击巴基斯坦境内的恐怖组织,甚至与巴基斯坦爆发空战,却不会也不能以相同的外科手术式打击处理与中国的冲突。因此,「数位打击」才成为了面向东方比邻,以及应对国民激愤最有力的宣传口号。

今年5 月,中印在拉达克加勒万河谷(Galwan Valley)与多个未划定边界的敏感地区爆发军事对峙,随后数十名中印官兵在石块与棍棒的攻击斗殴中死亡,这是中印边界自1975 年以来首次出现军人死亡。虽然经过多轮的军事与外交谈判,中印在7 月逐步逐点撤兵缓和紧张,然而边界之外另有烽火战场,中印避免了陆路边界的战争,回到了谈判桌上寻找解决之道;数位边界的冲突却似乎更加真枪实弹,切实地影响着每一个个体。

莫迪政府打了一个如意算盘,「数位打击」行动对内消化了民族主义高涨之下无处宣泄的愤怒情绪;对外释放了清楚的政治讯号;对中国政府与企业制造一定程度的压力;又赋予了印度本土互联网产业希望和发展空间;对来自友好且价值相近的国家的企业张开双臂,甚至是朝向莫迪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之后,倡导的「自给自足」(self-reliant)方向前进。

2020年7月10日印度达姆萨拉,示威者在街头抗议抵制中国商品。
2020年7月10日印度达姆萨拉,示威者在街头抗议抵制中国商品。摄:Shailesh Bhatnagar/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另一堵墙

中印的数位战场最先引爆于印度民间。中印军事对峙初期,士兵推挤扭打的影片在网路上疯传,刺激了印度原就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过往即使有抵制中国货的声音,碍于现实需要总是「口嫌体正直」 ,反而沦为笑柄。2017 年中印爆发洞朗对峙,双边贸易额却还是创下超过844 亿美元的历史新高。然而,这一轮的反中情绪上升到了一个全新层级,印度网民先是在网路上疯狂地给TikTok 一颗星负评,接着释出印度的TikTok 盗版Mitron,更有工程师推出名为「删除中国」( Removed China),只要一个按键就能够把手机里的中国app 全数删除。随后,印度政府「顺应民意」加入了这个数位战场。

首先,印度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引用资讯科技法案(Information Technology Act)的第69A 条与79 条,行文网路服务供应商(ISP)命令其执行封锁,将这59 个在清单上的中国app 从Google Play 和Apple App Store 下架——尚未安装该app 的用户无法下载,已下载的用户则无法更新。

派驻在印度的台湾工程师Kevin 说:「可以想像成印度版的防火长城(The Great Firewall, GFW)计画,只是中国是针对不利于它的网站和app,印度的这座长城则是专门针对中国app。」

虽然印度政府并没有公开谈论如何搭建「印度长城」,然而依照印度民众所遇到的不同状况,包括app 特定功能遭到屏蔽却能够使用其他功能、时而封锁时而可用、能够以VPN 等方式「翻墙」继续使用等等,可以判断印度是使用IP 网段位置与域名执行封锁。

「若印度政府可以得知特定网路服务的IP 区段,就可以对网路连线实施封锁。例如Google 其中一组的网段是35.190.247.0 到35.190.247.255,那么印度政府可以限制国内的所有网路服务业者,禁止访问这个区间的任何网路应用。」Atelier 是资深产品经理,目前担任YaoIndia 的网站工程师,他介绍这只是非常初阶的封锁手段,线上也有像是ipInfo 网站,可以轻易地查询每个网站与app 在特定的国家所使用的IP 区段,「不只是政府,如果你不希望你的家人在家整天刷TikTok 的话,也可以在路由器的设定进行设置」。不过,封锁IP 区段有明显的缺陷,只要漏掉了某些IP 区段,就会让服务无法被完全挡住。

封锁IP 之外,印度也执行域名封锁,限制印度当地的网路电信业者解析特定域名,「如同中国政府封锁Facebook,是禁止所有在中国营业的网路公司解析facebook.com 这个域名以及其相关域名,只要用户使用的是中国境内的网路服务,就无法解析。」但Atelier 也指出,许多app 内部调用的网址,并不一定和产品本身的域名相同。例如Facebook 的静态资源,使用的是fbcdn.net,如果阻挡时,没有把此域名放入名单,用户就还是有机会看到Facebook 的部分内容。

印度自2018 年开始,封锁了包括Pornhub、Redtube、Youporn 在内的等827 个域名。为了服务印度用户,全球最大的成人影片网站Pornhub 迅速启用了新的域名pornhub.net,用户甚至不必使用VPN 就可以绕过封锁,直接观看成人影片。

由此可知,无论是下架app、封锁IP 网段位置,还是封锁域名,都有许多漏洞且无法完全封锁,印度的「墙」还是远不及邻居家的结实。

手机上显示微信和中国的手机app。
手机上显示微信和中国的手机app。摄:Anthony Kwa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漫长的清单

2018 年,印度曾是Pornhub 的第三大市场,仅次于美国和英国;2019 的统计数据,印度用户已经跌至第12 名,不难看出政府的技术干扰即使不实行全面封锁,然而透过降低用户使用方便性与稳定性,即使能通过某些方式绕过封锁,对于互联网企业而言,都势必造成大量的用户流失和直接经济损失。《环球时报》英文版就引述专家称,印度封锁禁令一下,TikTok 的损失或高达60 亿美元。

作为全球第二大的智慧型手机市场,2019 年智慧型手机出货量超过1.5 亿支,考虑到印度2019 年的4G 网路渗透率仅44%,未来无论是手机硬体还是软体的市场都有极高的成长潜力。中国科技公司近年来抢进印度插旗的成绩不俗。硬体方面,小米和vivo 挤入智慧型手机市占率的前三名,UC Browser 等中国软体搭载着硬体顺势而入,TikTok、微信等「出海」顺利的软体也大举进攻,其中也不乏像News Dog 等专门瞄准印度市场开发的中国app。2018 年可谓中国app 在印度最辉煌的时期,中国app 一度占领了Android 系统下载前100 名app 中的44 个。

印度政府6 月底封锁中国59 个app 后,并没有设下明确的时间表。印度半官方通讯社印度报业托拉斯(PTI)7 月21 号引述官方消息表示,印度电子与通讯技术部已致函被封锁app 的开放和运营公司,警告维持这些app 的运作和使用,无论是直接还是间接地,都是违反禁令并可能遭受刑罚的。这都增强了用户的转移意愿,特别是那些具有日常通讯、视讯会议、资料处理、数据获取及教育功能的app。

「德里大学高层问我,可否推荐『纯』台湾设计且安全的app,可以取代Cam Scanner, Datashare 或Flight Data 等等被印度封锁的中国app。」台湾商人彼得斯(化名)说。印度文科最高学府之一的德里大学(Delhi University)至少有90 万名学生,正急着寻求提供英文使用介面,且能跨国使用的替代方案。光是一个大学就有如此大的需求,更遑论是整个国家。

担心遭到法律制裁的手机app 公司也开始主动出击,7 月26 号,原本还能够透过VPN 连线,又或是依然能够使用部分功能的印度微信用户,大量遭遇突然被强制登出的情况。「我用印度手机号码注册的微信帐户,突然登出了!」作为中国企业派驻印度的干部,花花(化名)三月就因2019 冠状病毒疫情暂时回到台湾,却也一样被登出,手机萤幕上跳出了一则通知:「根据印度法律,我们目前不能为您提供服务。我们重视每一位用户,数据安全和隐私权对我们而言是最重要的。我们正在与相关部门联系,希望未来能够恢复服务。」

7 月27 号,印度再「加码」封锁另外47 个中国app,当地媒体引述消息称,印度政府还准备了一个清单,里面有超过150 个中国app,包含与TikTok 同属一家公司的音乐串流平台Resso。在TikTok 遭禁之际,Resso 在印度的用户依然持续上升而被当地媒体点名,印度政府将其列入最新一批清单,审查其是否危害国家安全及侵犯用户隐私,

2020年7月3日印度拉达克,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探访拉达克的印度军队。
2020年7月3日印度拉达克,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探访拉达克的印度军队。摄:Indian Government/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模仿中国,也像中国一样「模仿」

印度总理莫迪上任之后,力推「印度制造」(Make in India)政策,期待印度廉价而大量的劳动力,能够在全球供应链转移之际,成为中国之后的下一个世界工厂。国际投资人的目光也因此殷殷期盼着印度能重现中国当年的爆炸性成长。然而碍于印度技职教育不成熟、当地官僚体系效率不彰、土地征收法案与劳工法等关键改革未能成功,再加上文化差异造成的经营管理困难,「印度制造」犹若一只步伐沉重的大象,一直处于潜力无限却难以实现的状态。

根据世界银行的报告,2018 年制造业占印度GDP 贡献比例仍不到15%,距离「印度制造」政策所设定的目标25% 仍相当遥远。相较于制造业,服务业对印度GDP 的贡献比例超过50%,其中又以软体与资讯服务业表现最为稳定突出。1990 年代印度进行第一波的经济改革,印度政府重点扶植软体产业与资讯服务业,在官方大量资源投入、英文普及以及劳动力成本低廉等多项优势之下,印度取得全球IT 产业商业外包服务的领先地位。

近年来印度的互联网商机不断扩大,虽然中国app 抢得先机,但印度本土的app 也一直在尝试反击并努力展现主场优势。根据著名app 分析和营销公司AppsFlyer 的研究报告指出,本土app 在2019 年的第二季与第三季,在印度Google Play 和App Store 前200 名app 中攻占41%,超车中国app 所占的38%。

其中,Paytm 被誉为印度支付宝、Snapdeal 与Flipkart 两家本土电商平台力抗全球电商巨头亚马逊、Ola 线上叫车系统是让Uber 头痛的可敬对手,BigBasket 类似中国的天猫超市和每日优鲜,打造印度最大生鲜食品与杂货电商平台,这些都展现了印度本土的互联网实力。

对于中国app 的封锁,直接扰乱了整个印度的互联网秩序。遭到封锁之前,TikTok 在印度拥有超过两亿名用户,南亚次大陆是TikTok 最骄傲也最成功的海外市场;遭到封锁之后,Roposo、Chungari 和Mitron 等类似功能的印度app 的下载数量立刻快速增加,印度山寨的Tik Kik 短视频app 更是瞬间爆红。在经济发展的道路上,印度一直被期许是另一个中国,然而除了人口数量、国土面积还有市场潜力两者有着高度的相似性之外,印度在复制、抄袭、模仿和逆向工程上的热情与能力,也和中国不相上下。

2020年6月3日印度新德里,孩子坐在的家中用手机观看视频。
2020年6月3日印度新德里,孩子坐在的家中用手机观看视频。摄:Anushree Fadnavis/Reuters/达志影像

寻找血统纯正的印度独角兽

印度迅速崛起的新创公司最终能够进化成为独角兽,背后都不乏中国的资金挹注,其中又以阿里巴巴和腾讯最为知名。阿里巴巴是印度支付宝Paytm 的最大股东,也投资印度鲜食杂货电商BigBasket、外送平台Zomato、电商平台Snapdeal 与物流公司Xpressbees 等等;腾讯则是布局印度最大的线上医疗平台Practo、叫车服务Ola、电商平台Flipkart 与外送平台Swiggy 等等。

不仅是新创公司在资金上需要中国,在原料与制造业零件上,印度也与中国密不可分,印度对华贸易逆差已经超过500 亿美元,印度的通讯、电子、半导体以及汽机车零件等重要产业,都需要从中国进口。

为了改变这种「中印混血」的状况,印度政府不仅封锁中国app,4 月底也出招防堵中国企业趁疫情低价收购印度企业;7 月则针对中国增加投标政府标案的限制,再加上陆续传出的重审中国投资案、调查中国企业与解放军的连结、取消与中国企业的铁路合同、印度海关刻意拦截扣留中国货物等等,不仅官方如此,民间亦不友善。

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旗下的UC News,本次也在印度封锁的中国app 清单中。UC News 一名印度前员工帕尔马(Pushpandra Singh Parmar)日前发起指控,因其反对UC News 刊登假新闻、审查不利于中国的新闻,而遭到公司的不当解雇。帕尔马要求UC News 必须要对他赔偿,印度法院则要求阿里巴巴的创办人马云,在7 月29 日出庭或通过律师出庭。

不稳定、不友善、不公平与不一致的环境,的确给中国企业带来了恐惧。它们被迫面对的,是印度官民联手极具针对性的尖锐敌意;在印度市场激烈的国际竞争中,中国企业将遭到极具政治报复意味的异常阻力;在中国企业都在积极憧憬于东南亚市场的时候,却在印度这个仅次于中国的全球最大市场中,一脚踏空,跌进了混乱不稳的巨浪乱流。

2011年3月21日,印度南孟买。
2011年3月21日,印度南孟买。摄:Tim Graham/Getty Images

「戒断」中国的新希望

对中国互联网产品的封锁,给印度市场带来了大量的竞争空间,不只是本土app 借机纷纷冒头,全球竞争者也找到抢攻的机遇。特别是像TikTok 这样的市场龙头被一夕封杀,无论是先前败下仗的竞争者,还是步伐太慢的追随者,都获得了凭空而降的第二次机遇。Instagram 在7 月抢先在印度首发名为Reels 的短片服务,计画随后才在美国推出并进一步推广至全球数十个国家。

中国app 攻占的市场领土被释放,为印度本土互联网企业与中国以外的国际竞争者创造机会,一场几乎已经胜负已定的战斗,第一名却突然「被」消失了,谁能够顶上?

最值得关注的,是由印度首富,也是信实集团(Reliance)的安巴尼(Mukesh Ambani)一手打造的互联网巨兽,Jio 平台(Jio Platform)。2016 年Jio 推出4G 电信服务,藉由初期的免费试用与壮大后的低廉方案,短短四年就打败Airtel 及Vodafone 等强劲竞争者,一跃成为印度最大的电信服务商,用户达4 亿人。以此为基础,安巴尼在2019 年推出Jio Platform,意在独霸印度的互联网市场,业务涵盖影视、音乐、媒体、云端、网络安全、游戏、线上支付、电子商城以及通讯等等。

除了印度首富安巴尼的撑腰之外,Jio Platform 还获得美国科技巨头的青睐,4 月下旬,Facebook 对其挹注57 亿美元的资金,这笔投资也让安巴尼跃升为亚洲首富;随后高通、英特尔等多家美国科技公司以及Silver Lake、Vista Equity Partners 等私募股权大笔购入Jio 的股份。这透露了三个讯息:第一,印度本土的互联网巨兽正在形成;第二,印度互联网巨兽的资金伙伴,是美国这样价值相符、理念相同的国家,地缘政治角力的意味浓厚;第三,印度总理莫迪在疫情爆发后倡导的「自给自足」(self-reliant),有其在互联网产业上实践的可能,特别是在产业龙头「被」消失的环境之下。

目前,印度的禁令仍只针对特定的中国app,即使力道有所增强,还依旧是挑选具有象征性、代表性,与特定功能的封锁对象,释放一定程度的警示以杀鸡儆猴。

这不同于中国的长城计画(GFW)一样去构筑庞大的互联网边界审查系统。它无法做到像中国一样随时、快速、系统地封锁不利于它的网站、app、关键字与内容,乃至封禁Facebook,YouTube,Twitter 和WhatsApp 等拒绝审查制度的国际互联网巨头进驻。因此,印度「数位打击」的终点,是否会走向排除海外竞争者,为本土互联网产业营造一个「野蛮生长」的独特环境,目前或许有些言之过早,而中国互联网公司也积极寻找出路,在印度市场研发并推广那些不在封锁清单中的app 与产品。

印度的这堵「墙」依旧还在建设和调整当中,「数位打击」会打伤自己还是刺痛敌人,犹未可知。但无法否认的,这场印度互联网秩序的重建,不单只关乎印度本土科技企业的竞争力高低,抑或是中国互联网产品的封锁与解禁。数位边界的重新画刻与区分敌我,背后是一个巨大的板块移动,这既关乎中印相连的实体陆路边界动态,更关乎国际战略与地缘政治的竞争与重塑。

原文:《一个驱逐微信一个屏蔽Google,印度的「墙」和中国的「墙」是一回事么?》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00807-technology-india-banned-china-app/?utm_medium=copy
© 端傳媒 Initium Media 版權所有 翻印必究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一个驱逐微信一个屏蔽Google,印度的「墙」和中国的「墙」是一回事么?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