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一起离奇的诈骗案:上海企业垫资数亿承包“小区改造工程”,讨要工程款时发现项目为假

2022年年底,江苏扬州市江都区一批老旧小区改造工程相继完工。在扬州市江都区北苑社区,数十栋老旧居民楼被修葺一新。楼外斑驳的墙皮,脱落的瓷砖不见了,新粉刷的墙面黄白相间,简洁大方。过去凌乱昏暗的单元楼道也焕然一新。就连楼顶屋檐也重新修理。很难想象,这些都是房龄二三十年的老楼,短短几个月“面子”“里子”都完成了翻新。

与北苑社区一样,过去两年,扬州市江都区40多个小区,完成了老旧小区改造。但这场声势浩大的改造工程,背后却藏着一个惊天骗局。

2020年起,3家上海的工程建设公司经一名“扬州商人”介绍,相继来到扬州市江都区承包老旧小区改造工程。2021年到2022年,3家公司垫资数亿元,完成了近50个小区180万平方米的改造工程。工程几近完工,3家公司却没有拿到一笔工程款。临近年底,焦急的工人与公司负责人找到政府讨要钱款,才被警方告知他们被骗了。扬州市江都区根本没有老旧小区改造项目,也不存在工程款。3家公司当初与“政府”签订的工程合同是假的,介绍工程的“扬州商人”是骗子,与公司商谈工程事宜和签合同的“政府官员”都是假的,目前相关人员已被警方控制。

日前,扬州市江都区住建局局长陈海平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是一起诈骗案,这起刑事案件公安机关目前已经在调查。

 

01

“神秘商人”出场:

不断变换理由借款数百万

称认识扬州大领导,赚钱机会很多

扬州某置业有限公司是最早参与扬州市江都区老旧小区改造工程的企业。该公司负责人周敏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介绍3家公司在扬州承接老旧小区改造工程的是“扬州商人”杨军,而代表“政府”与他们签合同以及对接日常工作的是“扬州市江都区政府办主任”孙晓、“扬州市江都区规划局副书记”高智。目前警方称,3人都是骗子,已被警方控制。

周敏与老公都是四川人,两人到上海打拼多年,一直在承包各类建设工程,如今已有一定的积蓄,在上海有自己的别墅和企业。

2019年周敏通过多年的朋友程燕认识了“扬州商人”杨军。起初杨军称自己是做5G铁塔工程,有一个工程项目需要交押金,他通过程燕向周敏提出希望借300万元。此时周敏与杨军不熟悉,周敏没有贸然借钱。

2019年9月30日,程燕开车到周敏家把她带到扬州。在扬州,周敏再次见到杨军。杨军提出可以将名下一栋价值3000万元的房产抵押给周敏,向她借款300万元投资5G铁塔项目,日后利润双方分配。但周敏依然没有同意。

随后,杨军提出自己认识扬州许多大领导,可以一起赚钱,机会很多。

周敏返回上海后,杨军开始不厌其烦地给周敏打电话,变换不同理由借钱。最终在2019年10月10日,周敏将300万元借给杨军,借款期限是两个月。

随后,程燕又带着周敏两次来到扬州和杨军见面。杨军告诉周敏,要通过司法拍卖,买下扬州一处烂尾楼“宝丽来大厦”,到时候请周敏的工程公司来装修,然后一起开发赚钱。杨军还称,已经通过“扬州相关领导”在办理大厦的手续,急需流动资金100万元,可以用上述价值3000万元的房产向周敏抵押借款。双方约定借款两个月,2020年3月还款。

↑宝丽来大厦

期间,周敏讨要过5G铁塔项目借款的300万元。杨军说临近年底,工程款还没有结算,年后一定还钱。

在扬州,杨军还带着周敏认识了所谓“扬州市江都区政府办主任”孙晓、“扬州市江都区规划局副书记”高智。周敏公司一位项目经理介绍,孙晓兼任老旧小区改造总指挥,高智是副总指挥。

2020年年初的一次饭局,杨军指着身边一位男子告诉周敏:“这是扬州市江都区规划局二把手,以后叫老大就行。高智是扬州市江都区规划局三把手,副书记。高书记是老大的人。”当时,杨军并没有进一步介绍“老大”的身份。

当晚,这位自称“张老大”的人就约周敏到楼下谈话。在扬州市江都区长青国际酒店的小河边,“张老大”告诉周敏:“江都区有很多工程可以交给你干,比如垃圾处理站建设、烂尾楼项目等。重点是江都区马上开始旧城改造,改造是由高书记主抓。可以交给你干。”日后,这位叫“张老大”的人开始以规划局“张书记”的身份不断出现。

 

02

深陷骗局:

上海老板签下老旧小区改造项目后

被拿走高额款项,工程却迟迟不开工

随后,杨军开始帮助周敏承接扬州市江都区老旧小区改造项目。周敏与丈夫有过多年城建项目施工经验,她提出,老旧小区改造基本都是住建局负责,而且需要招投标,为什么扬州的改造项目是规划局负责,而且不需要招投标过程。“杨军、‘高书记’和‘孙主任’告诉我,扬州是小地方,比不了上海,这里都是规划局负责,而且小地方因为疫情的原因不招投标。”尽管周敏当时有疑惑,但最终也没有多想。

杨军告诉周敏,“高书记”和“孙主任”要求周敏要承接这个工程必须在扬州注册一家公司。周敏说,自己在上海承接工程的公司有施工资质,在扬州新注册公司没有资质比较麻烦。但杨军强烈要求周敏在扬州注册公司,说可以用其弟弟身份注册公司。之后,周敏就提供了其弟弟的身份证照片。

随后,杨军用周敏弟弟的身份在扬州注册了一家置业公司。又以办理房地产开发资质和工程资质为由,从周敏处拿走50万元。接着,杨军不断以承接工程,需要打理领导关系等各种名目从公司拿钱。

一天,杨军告诉周敏,其用自己名下的涂装公司和南京几家公司中了江都区旧城改造的标,需要30万元押金。周敏分两次将30万元转给了杨军。

让周敏对杨军等人深信不疑还有一件事。一次,杨军和孙晓拿着杨军购买宝丽来大厦的合同给周敏看。合同上写着周敏这家置业公司的名字。杨军说,自己与其他人花了5750万元买下这栋大楼,办在周敏公司名下。但是自己没有钱了,需要拿30万元去法院办理“清零手续”,然后就可以过户登记。到时候一起开发这栋大楼。

周敏说,当时看到这份合同上有扬州市财政局的章,还有每次付拍卖款的记录,就信以为真,转给了杨军30万元。除了这30万元,杨军提出后续还需要200万元现金。周敏也不疑有他地把200万元现金给了杨军。

2020年6月12日,周敏的置业公司与“扬州市江都区规划局”签订了所谓《江都区住宅小区修缮改造工程合同》。连同合同还有一份报价单,这份报价单中约定了房屋外立面、避雷针、屋面防水、雨水管道、外墙窗、脚手架等项目每平方米的计价。红星新闻记者发现,这些计价在每平方米10几元到300多元不等。

周敏介绍说,合同没有约定具体的工程量,签合同时“高书记”说签了等于江都区老旧小区项目都交给他们做。合同也没有约定工程款,虽然有报价明细,但是“高书记”说工程先做,结束时按照实际审计价格结算。“我们当时也认可按照实际审计价格结算。”

合同中双方约定了工程款的付款方式,“按工程实际完成工程量付进度款,每月底支付已完成工程量的90%,工程竣工后付至97%,3%余款审计结束后一次性付清。”

↑周敏公司与“江都区规划局”签订的工程合同
↑工程报价单

合同签订之后就是等待开工。杨军承诺周敏,说2020年七八月份一定开工。同年7月,“江都区规划局”发了授权书,授权置业公司董事长周敏弟弟为旧房维修改造负责人。

但开工却一拖再拖。每当周敏询问何时开工,杨军就说快了,让周敏把工人和工程管理人都先带到扬州,住在一家酒店里,并说这是他自己的酒店。周敏说,杨军当时称有一笔4500万元的预付款,但迟迟没有打到公司。


↑周敏向杨军询问预付款

此外,杨军、高智、孙晓还告诉周敏,称有人举报其公司实力不行,没有能力承接这样的工程。因此,工程款被财政局压着。周敏当时还从高智那儿看到了一封“举报信”。之后,杨军又以财政局卡着预付款为由,又从周敏这里拿走了一笔钱。

这个“大工程”直到2020年9月也没有开工的迹象。后来周敏曾打起退堂鼓,不想再做这个工程。当年11月,“江都区规划局”与周敏又签订一份《补充协议》,协议称,合同签订以后如果任何一方不履行合同,则赔偿另一方工程造价的20%作为毁约赔偿金。

↑补充协议

周敏说,虽然当时已经萌生退意,但是对方提出约定了不开工会赔20%,最终就坚持了下来。

到了2021年4月,这个工程仍然没有开工。这时,杨军又对周敏有了新说法,说4月18日扬州有招商会,招商会以后可以开工。5月份,杨军向周敏介绍了一个叫“李书记”的人,称“‘李书记’可以和江都区一把手平起平坐”。

而这个所谓的“李书记”告诉周敏,自己的情人在外地被绑架,需要170万元,如果周敏借给他,端午节后政府有100亿元资金到账,届时给她公司打3个亿5个亿不在话下。

2021年5月21日到6月10日之间,杨军以“李书记”在项目中帮忙为由,多次找周敏拿钱,合计280万元左右。

2021年5月11日,开工典礼终于举办。同年6月25日,周敏公司才拿到开工证。6月28日,第一个小区开始施工。

↑开工典礼视频截图

 

03

骗局升级:

设局离间3家公司

“扬州商人”等从中拿走4000余万元

周敏作为江都区老旧小区改造的总包单位,有自己的工人,同时也把工程分包给顾刚。顾刚有30年工程建设经验,也有七八年的旧城改造工程经验。

起初,顾刚在周敏手下承包了部分小区工程。2021年年底,周敏迟迟没有拿到政府的工程款。杨军等人的解释是,政府把工程款转作其他重要工作了。春节前,周敏自筹资金结算了自己工人的工资,又将儿子的房子抵押贷款300万元,结算了顾刚工人的工资。

↑施工时的告知牌

2022年年初,杨军、“高书记”、“孙主任”找到顾刚,说跟周敏干工程款结算不及时,不如直接来和政府干,政府与你直接签合同。

顾刚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当时,高智要求他直接与政府签下一份老旧小区改造工程合同。“也没有经过招标,可以先干着以后再走招标程序。但是需要在扬州注册一家公司,虽然我在上海的公司有资质,但是他们提出因为公司税金要在扬州落地,不能用上海的公司来承接工程。”

于是顾刚也在扬州注册了公司,2022年3月15日与“规划局”签订了合同。杨军从顾刚公司拿走了500万元,说是交工程保证金。

2022年春节后,返回扬州的周敏发现顾刚在自己承接工程,就有些生气。杨军、“高书记”等人的解释则是,两家干的是不同的工程,顾刚干的是新能源试点项目,只做3栋楼的改造,结束以后就去高邮。

除了顾刚公司,还有一家上海的工程公司也参与了江都区老旧小区改造工程。周敏、顾刚回忆说,杨军等人经常在3家公司之间制造矛盾,比如会跟其中一家公司说“你们有实力,工程款结算优先给你们,不给其他两家”。以至于原本相处不错的3家公司不再联系。工程还在继续进行,但3家公司都没有拿到工程款。

除此以外,杨军也以各种名目从另外两家公司拿钱。周敏说,最后合计起来,杨军等人从3家公司拿走了4000余万元。其中,杨军等人一共从周敏公司拿走了2000万元。周敏说,由于其中有一些是现金没有流水,现在能对上账目的有1600万元。从顾刚公司拿走了1390万元,从第三家上海的公司拿走了920万元。

 

04

骗局暴露:

工程款迟迟拿不到

涉及工程领导均是骗子虚构身份

但不管是周敏还是顾刚,都一直没有等到工程款到账。周敏说,不管是杨军还是孙晓等人,都是以各种方式在拖工程款。

迟迟收不到工程款,顾刚也多次催高智、孙晓,2022年10月初,顾刚扬言要去政府找高智和孙晓,被杨军拦下了。后来顾刚得到一个“承诺”,说同年10月10日一定可以拿到工程款。但是10月10日,钱还是没有到账,对方又说要拖到同月25日。同年11月3日,顾刚忍无可忍,去了江都区政府。信访局工作人员和公安民警这时告诉他,根本不存在这一老旧小区改造项目,他们被骗了,遇到的人都是骗子,签的合同都是假的。此后,民警开始找讨薪的农民工,告诉他们被骗的事实。

而包括周敏、顾刚等在内的3家上海工程公司负责人,都对杨军的身份知之甚少,而对于高智、孙晓、“李书记”、“张书记”等人的身份更是信以为真。

事发后,周敏的律师,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律师陆凤阳第一时间向扬州市自然资源与规划局申请了高智、孙晓、杨军等人身份和工程项目的相关信息公开,得到的答复是本机关不存在江都区住宅小区修缮项目的信息,分局也没有这3位工作人员。

“直到政府说我们被骗,我已经垫资7000多万元,工人工资欠了3500万元。”顾刚后悔万分。而周敏计算,她公司拖欠了近2000名农民工近8000万元工资,一共拖欠物料人力将近2亿元。

 

05

骗局复盘:

居委会负责人称施工方自称是为居民做好事

当地住建局回应:就是诈骗案

2022年11月4日,扬州警方找到周敏,她才知道自己被骗了。周敏房屋财产也一度被冻结。

事后,周敏常常语焉不详地讲述这段往事。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以前不是这样,以前思路很清晰,这件事对她冲击太大了。

从认识杨军、“高书记”、“孙主任”直到骗局败露,周敏都没有去过“高书记”、“孙主任”的办公室。周敏说,当时3人告诉自己,正是疫情严重的时刻,外人不能进办公室,相关合同也都是在外面签的。

那么顾刚又为什么如此相信3人呢?顾刚对此表示,自己看过周敏与他们签的合同。“盖了那么多公章,怎么可能是假的?政府工程谁敢用来诈骗?周敏第一年工程做得好,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施工期间的场景

警方告诉周敏,杨军和所谓的“高书记”、“孙主任”都是骗子,但周敏仍然不愿相信。她说:“如果是诈骗,在工程开工以前,杨军已经从我这里拿走了上千万元,为啥还要开工?开工的话这个骗局不是一定会穿帮吗?”

复盘这一案件,周敏发现,杨军等人一直在诱骗自己等待开工。第一次她等不到开工的时候,杨军等人跟她说让工人们先来扬州,她就觉得开工不远了。再次迟迟等不到开工,就有了与“政府”的赔偿20%的补充协议。再一次等不到开工,对方许诺了开工时间,并且举行开工典礼。

周敏说,当时施工期间,一些社区书记还召集居民开会,选择小区外墙的涂料颜色。“虽然合同约定了涂料的标准,但是社区居民有时候不愿意,看到其他小区好看,也要选相同的颜色。有时候居民争执不下,还会起冲突,甚至报警。几乎每个小区都有这样的冲突。有关部门不可能不知道我们在施工。”

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杨军曾经的一位工作人员邱先生。邱先生说,2022年1月,杨军让他来跟着自己干老旧小区改造工程,他的工作就是给小区打电话,让工程队进场。打电话的时候就说自己是施工单位的,杨总已经交代好了,其他话不用说,等待社区安排工程时间。

而扬州北苑社区居委会一位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当时杨军只是说来给居民改造小区,自称他们的工程是做好事的。“我们就让他们来干。因为我们不是第一家小区,他们在其他小区干工程没有出问题,我们也没有多想。工程也没有向有关部门汇报。”

带着疑问,红星新闻记者询问了扬州市住建局、市委宣传部、江都区等部门负责人,但都没有回应。江都区住建局局长陈海平告诉记者,这是一起诈骗案,这起刑事案件公安机关已经在调查。至于善后情况,其表示不了解。

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多位此前负责处理此事的民警,其均表示不愿多谈。

截至杨军等人案发,周敏公司完成24个小区合计90万平方米的改造工程,顾刚公司完成了13个小区合计40万平方米的改造工程,第三家公司完成了5个小区33万平方米的改造工程。周敏表示,工程造价或有数亿元。

↑一个完成改造工程的小区

 

06

神秘的“扬州商人”:

中学毕业,有前科

律师称赃款已赌光

通过工商信息,红星新闻记者查询到杨军名下的一家涂装公司,这家公司正是他告诉周敏其中标老旧小区改造的公司。该公司的登记地在扬州市江都区小纪镇高徐工业园内。记者实地走访时,发现其门牌号对应的是一处工厂车间。附近工人和住户均表示没有听说过杨军及其公司。

记者又来到杨军此前的住址,他的两位邻居是他的叔叔。杨军的叔叔介绍,杨军很少回家,老婆以前偶尔过来打牌,但是已经离婚。他亲姐嫁到浙江,母亲也已去世,目前家里已经没人。

杨军在此案事发后,其姐姐曾回来与律师谈过。杨军的律师也是附近村子的人。杨军的叔叔表示,杨军平时很少回来住,大部分时间在江都区,他做什么工作没人知道,他自己也不提,春节回来两三天就走。

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杨军的律师,其律师表示杨军目前已经被逮捕,案由是诈骗罪。对于其骗取的钱款去向,律师表示都被杨军在地下赌场赌光了。

邱先生是事发前杨军的员工。他与杨军认识多年,一九九几年的时候两人曾一起在新疆修车,然后熟悉起来。他了解到杨军是上世纪70年代末出生,中学毕业。二零零几年后回到扬州见过一次面,随后没有再见过。邱先生还透露,杨军有案底,曾“进去过”。他周围的人也证实了这一说法。

去年1月,杨军曾找到邱先生,问他是否愿意跟他干,邱先生答应了。杨军答应给他每个月8000元左右的工资,但几乎没有兑现,连零用钱都没有要来。

邱先生说,杨军给他的任务是给社区打电话,联系施工队进场,和协调在路边堆放建材。

谈到后来发生的事情,邱先生也表示没有料到。没有拿到工资的他,感慨白干了。

这起离奇的诈骗案,或许还需要一段时间,才会水落石出。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周敏、程燕、杨军、高智、孙晓、顾刚均为化名)

—END—

赞(0) 打赏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