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太敢写了!细谈汉武帝好大喜功,不可避免的财政扩张

汉武帝:不可避免的财政扩张

公元前141年,汉景帝去世。十六岁的皇太子刘彻即位。

新帝即位时,汉室江山已经存在了六十余年,随着天下太平和经济的发展,秦时的战乱已经成为过去。在汉代,由于文字并不普及,人们的寿命也比现代人的更为短暂。当时的社会比现代的社会更容易遗忘历史。六十多年前的事情已经过于遥远,活着的人们早已习惯了在大一统时代的生活。他们悠然自得,工作、缴税、享受,并认为自己处于最好的时代。

然而,事情在向着时民间经济不利的方向发展。

随着人们对于贫穷状态的遗忘和对汉家威仪的推崇,一个大国崛起的时代到来了在这个时代.不需要谨小慎微的节俭,而需要集中精力办大事的豪迈。这也是财政扩张的时代,这个时代的皇帝不懂得没钱时的艰辛,只体会列了花钱的爽快。

这也是 《史记》作者司马迁生活的时代。在二十四史中,绝大部分朝代的历史都是由后朝人撰写,作者们不会因为写出了前朝统治者的恶而受到迫害。只有《史记》是个例外。司马迁将历史一直写到了他生活的年代,并且秉笔直书,经毫不顾及皇帝的情面和本人的安危。

然而.人们无法通过《史记》的《孝武本纪》来了解汉武帝其人其事.只能通过其他章节间接地了解。如果翻开《孝武本纪》,会发现这一卷只是拼凑出来的。也就是说,司马迁的原始文本已经遗失了,如今我们看到的文本,是由一位叫作褚少孙的人补写的,大段大段地抄袭了《史记》的《封禅书》。

司马迁的文本之所以遗失,其原因不言自明:这位态度严谨的史学家流露出对汉武帝政策的批评,尤其在直接描写汉武帝的本纪中,其立场和态度绝对无法见容于武帝和后世的皇帝。如果要让《史记》流传,则必定不能保留这一卷。

但我们可以猜测,司马迁会在这一卷里写些什么内容:在武帝一代,扩建的宫室、复杂的礼仪已经逐渐成为常态,董仲舒们开始神化皇帝,用现代人看起来是胡言乱语的神学语言将儒家变成了儒教,而战争更是使帝国的财政问题显露无遗。

在思想带有自由色彩的司马迁看来,汉帝国已经过于庞大了,从民间收了过多的税,花了太多的钱,却没有带来好的结果。

在帝国树立之后,随着经济的恢复和开展,这个死穴逐步地表露出来:无论皇帝如何小心翼翼,帝国的财政扩张最终都会摧毁安康的官方经济。不论帝国的后期经济表现如何好,它的制度却总是在渐渐地变坏,直到解体。无论何人想把工夫停下,维持在帝国后期,都是办不到的。

之所以这样,还是集权制度自身的成绩。

汉高祖创始的帝国确实给中国带来了有数的益处,将如此众多的人口集中在一个政权下,发明了一个全国性的大市场,经济规模到达了绝后的高度。但是,在人们享用这些优点时,却没有看到官僚集团在悄然收缩,好像癌症一样在扩展,直到经济吃不消,养不起官僚集团。

从文帝始,皇帝由于缺乏支出,开端买卖爵位。景帝削藩后,更是将地方直属官僚零碎铺向深层。当全国性的官僚网络树立起来之后,由于整个官僚零碎遭到的监视是很无限的,这个阶级就变得越来越臃肿。

虽然皇帝在官僚层面设立了严厉的监察制度,避免官员滥权,但是官僚集团作爲一个全体,却没有内部力气可以监视它。占全国人口绝大少数的农民没有任何监视的才能,他们独一的办法,就是真实受不了了就造反。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手腕去制衡政府。

每一级官僚所消耗的资源也越来越多,以位于官僚集团最顶层的皇室爲例。汉初,皇室耗费占比很小:高祖、文帝、景帝时期,宫女人数极少,后宫也极爲复杂,除了皇后之外,只要美人、良人、八子、七子、长使、少使等多数等级。但是,到了武帝时期,又添加了婕妤、娥、傛华、充依等级别。元帝时,又添加了昭仪等级别,构成了十四等的后宫制度。

后宫的俸禄等级曾经相当于一个减少版的官僚集团。昭仪的俸禄与丞相、诸侯王相反,婕妤的与上卿、列侯相反,娥与中二千石、关内侯相反。级别不断排下去,直到最末一级也都有百石的俸禄。

当后宫的人数到达数千人时,养活这个后宫就要消耗少量的物资。而除了皇帝之外,各地的诸侯王、官员都要维持愈加庞大的排场,俸禄耗费呈几何级数增长。

王朝初期,经济处于疾速恢复期,经济增长的速度还能高于官僚集团的收缩速度,这时,官方的支出就会添加,人们的日子更好过。但是,到了乱世末年,经济增长速度渐渐减缓时,官僚的收缩速度却正处于顶峰时期,财政支出与收入增长悄然超越了经济增长的速度。

经济加速时,官僚集团的收缩速度却无法降上去,甚至反而会减速收缩。由于经济不好,官方的日子不好过,吃空饷的人更不想分开官僚集团的庇护,更多的人想挤到庞大的官僚队伍里来。

这时的吏治也最损坏,官员们不是想着政绩,而是想着如何讨好下级和皇帝。皇帝有什麼爱好,官僚们都会争相满足。皇帝喜欢打仗,大家立刻发起和平;皇帝喜欢声色犬马,上面就会送上不可胜数的女人。这些铺张糜费进一步掏空了帝国的财政,并嫁祸于官方,招致官方经济更快地堕入干涸形态。

这个时分就会发生财政猛然扩张、经济猛然失速的状况,社会成绩频频发作。王朝迅速由盛转衰。

所以,官僚集团惹起的财政扩张,关于任何一个朝代都是无法处理的成绩。到最初,这个成绩会越积越大,埋下沦亡的种子。王朝后期表现得再美妙,到了前期还是要面对民生繁荣的无法结局。

详细到汉武帝,则是官僚集团引发的和平成绩招致财政失衡,财政失衡又逼迫皇帝搞国有垄断。而政府详细参与经济之后,又需求少量管理经济的官员,官僚零碎一下子收缩了数倍,成爲凌驾于官方经济之上的宏大担负。

和平带来的宏大间接本钱。但除了间接破费(养兵、抚恤金、养战俘、收购朋友)之外,愈加难以预算的是直接的和平本钱,比方和平时期的物资转运和战备耗费。

西汉时期的产粮区次要集中于华北、川蜀,以及长江—淮河地带。在非和平时期,中央政府收了税,把税粮从中央运往首都长安,供皇帝和地方政府运用。由于现代缺乏路途零碎和交通工具,运输税粮要消耗少量的人力和物力,就算是富裕的地方帝国也感到很费劲。

和平时期,皇帝除了调兵之外,还需求把军粮再运往和平地带;而和平地带往往处于无法自给自足的边地步区。王朝再弱小,也无法独自依托政府的力气做到。

除了物资转运之外,战备耗费是另一个死穴。这里仅举汉匈停战后,汉政府修筑朔方城的例子,来阐明战备耗费有多大。

朔方城位于河套地域,在西安的正南方,与匈奴间接对峙。汉武帝时期,由苏武的父亲苏建带领十万人建造。在前机器化时代,修筑城池是一项宏大的工程,而在人口缺乏的中央修城更爲费事。爲了修筑朔方这样一座边防城市,汉政府需求从边疆调动十万人到塞外边关去休息,爲了供给这十万人的口粮,又需求极强的物资运载才能。全体消耗高达数十亿至上百亿钱,相当于汉帝国一年的财政支出,更是远远超越了整个地方政府官员一年的俸禄。

朔方城只不过是一个典型的代表。除了朔方之外,在西北、东北、朝鲜等地都有大规模的战备调动,异样耗费着少量的财政支出。

最终,和平会把安康的财政彻底拖垮,帝国不得不依托暂时性的举措过日子。

地方帝国往往堕入如此的循环。

首先,帝国农业税的税率不高。汉代采取三十税一的税额,而其他朝代税额最轻时是十税一或许十五税一。对农业采取低税率,除了所谓的重农情结之外,更重要的缘由是中国现代的粮食产量临时维持在低程度,假如税收过高,农民就无法留够活命的粮食。除非是在和平的特殊时期,王朝爲了波动的需求,普通不会对农业加税,甚至不时有减税的措施出台。

其次,农业税税率低,并不意味着农民税收担负低。在降低农业税的同时,政府却采取了更灵敏的方式,从其他方面取得财政支出。这些支出包括:垄断工业的国有企业支出、关市支出、垄断流通范畴的支出、垄断铸币发生的铸币税、财富支出,等等。这些支出最终都会转嫁到农民头上。

这些税虽然繁重,却是隐性的。虽然在大局部状况下,农民不需求间接缴税,但是政府经过较高的工业品价钱,或许应用铸币权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农民手中把财富抽走。这种做法荫蔽、高效、来钱快。这也是“民不益赋而天下用饶”的机密所在。

在西汉时期,百姓交纳的正轨税赋最高时到达四十亿钱,而皇室的财政支出却达八十三亿钱。也就是说,在整个财政盘子(包括皇室支出和政府财政)里,皇帝经过国有企业、垄断运营等方式取得了占总财政三分之二的支出。汉帝国时期,农业占国民经济的百分之九十以上,而工商业占比不到百分之十,却承当了总财政的三分之二的担负。可见,皇帝经过国有企业对经济压榨到了何种水平。

这种压榨也招致了另一个成绩:中国的工商业在重负下一直无法失掉完全的开展。不只是汉代,在任何朝代都存在异样的税负成绩。这或许是中国无法解脱农业社会的缘由所在。(部分章节来自《中央帝国的财政密码》)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太敢写了!细谈汉武帝好大喜功,不可避免的财政扩张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