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数千英里外的团聚:一段危险重重的脱北之旅

一对朝鲜父子选择踏上数千英里、危险重重的叛逃之旅,只为一家团聚。“我们只是想在同一张桌上吃饭、一起度假、一起变老,就像任何其他国家的正常家庭一样”,他们居住在韩国的家人向文在寅求助时这样写道。

脱北者朴铉宇望向窗外的首尔市中心。

穿越中国的旅程进行到一半时,朴铉宇(Park Hyun-woo, 音)发觉情况不妙。约莫午夜时分,他搭乘的巴士在一个废弃的加油站停靠了一个多小时。

当警察靠近时,帮助朴铉宇逃亡的人在手机上催他:快跑,藏起来。

彼时朴铉宇和他的父亲正在逃离朝鲜的途中,这是一段距离长达数千英里的危险旅程,许多逃亡者要偷偷穿越中国,来到那些朝鲜人通常会得到庇护的国家,然后被送往首尔。

如果在中国境内被抓,通常意味着被强行遣送回朝鲜。叛逃在朝鲜属于叛国罪,会被判处死刑。

为了不被抓到,朴铉宇狂奔起来,他躲闪着路上疾行的卡车,迅速横穿了中国的高速公路。警方决定不冒险去追他。朴铉宇得以暂时躲过追捕,但他仍迷失在中国境内,他的父亲被留在车上,命运还是未知数。

一条戒备森严的边境线把韩国和位于北部的朝鲜分隔开,朝鲜叛逃者的路线通常和朴铉宇一样,辗转数个国家然后抵达韩国,路程长达几千英里。逃亡路线都比较类似。

朝鲜近期采取了一系列外交举措,包括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以及韩国总统文在寅(Moon Jae-in)举行了历史性峰会,但这些举措对普通民众生活的影响微乎其微,一些人仍不惜一切代价逃出国。

活动人士称,许多离开朝鲜的人是为了寻找更好的生活,想和已经在韩国定居的家人团聚。池成浩(Ji Seong-ho)说:“很多人开始觉得在朝鲜看不到未来”。池成浩2006年逃出朝鲜,现在是即刻行动暨人权联合组织(Now Action and Unity for Human Rights, 简称NAUH)的负责人,这是一个设在首尔的非营利组织,为那些出逃朝鲜的人提供帮助。

然而金正恩上台后,出逃变得越来越难。协助脱北者的活动人士称,金正恩2011年从父亲手中接过政权后建起了新的边境防线,他还频繁更换警卫,以减少警卫收取贿赂放人过境的可能性。中国在中朝边境附近设置了更多检查站和监控摄像头,还捣毁了一些协助朝鲜人脱逃的网络。

韩国统一部(Ministry of Unification)的临时数据显示,截至11月底,今年共有1,042名朝鲜人成功抵达韩国,低于2009年近3,000人的年度峰值。

池成浩称,为了进入中国,朝鲜人付给中间人的费用最高可能达到18,000美元,在贫困的朝鲜这是一笔大数目,和几年前相比大约上涨了四倍。

26岁的朴铉宇和他的父亲之前都在铁路部门工作,他们很清楚自己面对的各种风险。本文则是根据对朴铉宇及其亲属的采访写就。

朴铉宇和父亲住在靠近中朝边境的咸镜北道, 作为朝鲜人来说,他们的日子过得相对轻松舒适。朴铉宇的两个姐妹几年前逃到韩国,通过一个地下网络给家里寄钱。父子俩因此可以享受在当地标准看来很奢侈的东西,想吃多少肉都可以。

然而去取汇款(在朝鲜是非法行为)是件很危险的事,而且朴铉宇担心他们的支出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家中有叛逃者的烙印限制了朴铉宇的职业前景。当地政府部门对他和父亲的骚扰更是家常便饭。

朴铉宇还很想念两个姐妹,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朴铉宇是两姐妹帮着带大的。

于是他和父亲决定逃走。

在离开之前,两人挤在家中的阁楼里想保留一些回忆。他们用一部朝鲜产的智能手机给洗出来的照片拍了照,包括朴铉宇已经过世的母亲的照片。他们将拍好的照片储存在一个数码储存卡里。除了自己的身份证件,朴铉宇随身只带了这个储存卡。

房子里的所有东西都保持原样。他们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们要离开了。

****************************************

2017年2月7日

朴铉宇和父亲在夜里分头出发,他们在漆黑的图们江附近碰头,江面已经冻结了一半。他们每人吃了一个煮鸡蛋,把一小把包在塑料袋的老鼠药含在嘴里,作为一旦被抓的应急措施。他们一起爬过结了冰的稻田,游过冰冷刺骨的江水,希望不要被发现。朴铉宇姐妹中的一个会在中国境内等他们。

当他们出现在边境另一边时,朴铉宇的父亲开始无法控制地发抖,他的衣服在严冬天气里结了冰,走路时嘎吱作响。尽管如此,他在看到女儿时还是笑了起来。这是多年来他们第一次见面。

他们从一个栅栏下爬过,来到一辆停着的货车前,货车载着他们去了附近一个安全屋。他们在那里烤了烤衣服,把在国内戴的印有朝鲜领导人头像的领章埋了起来。

2月10-15日

三天后,他们在延吉市一个火车站和其他逃跑的朝鲜人汇合;延吉是中国的一个小城,当地有大量朝鲜族人口。一行人静静地坐在等候区,混在人群中怕被发现。

他们乘坐凌晨的火车安全到达沈阳后就被分开了,一名韩国牧师陪着朴铉宇和他的父亲登上另一辆开往锦州的火车。

两人在牧师家待了几天,期间朴铉宇经历了很多第一次。他第一次在饭前祈祷,第一次听说耶稣,第一次听到对朝鲜领导人的批评之声。另外一个第一次是:洗热水淋浴。

2月15-16日

坐了一整晚火车后,朴铉宇和父亲到了北京,他们和另外四个朝鲜人碰了头。中间人建议他们洗漱刮脸,还告诉同行的女性要重新装扮,最好看上去像当地人那样。有几辆开往昆明的巴士,他们随后登上最前面的一辆,昆明是他们中国之行的最后一站。

2月16-19日

到了大约午夜时分,当他们的第六辆巴士停在一个灯光暗淡的加油站时,朴铉宇感觉情况不妙。他和父亲之前已经说好,如果出了问题,他就一个人逃跑。因此,当中国警方逼近时,他逃跑了。

朴铉宇在山区的一处墓地躲了几天,当时中国的春节刚刚过去,扫墓的人在墓地留下了一些祭奠逝者用的食物,他就靠这些食物充饥。当所有祭品都被吃光后,他下山来到一个村庄。他在那里买了一些水果,那里有了手机信号,于是他和中间人又取得了联系。中间人将派车送他去昆明。

2月19-20日

对朴铉宇来说,从昆明长途跋涉进入老挝的那段路是最艰难的。在当地向导的带领下,朴铉宇和其他几个朝鲜人在稠密的雨林中步行了一整夜。向导在路上用勺子给精疲力尽的朝鲜人喂食物。同行的一位年长女性一度说自己再也走不动了,还是死在山区里算了。朴铉宇说他最后背着她一起走。

在老挝,他们乘车花了半天时间到了湄公河,这是去泰国前的最后一个障碍。经常有人淹死,据韩国联合通讯社(Yonhap News)报道,两名朝鲜女性在1月份因乘坐的船只倾覆而丧生。

朴铉宇一行人乘坐一艘长长的木船安全渡过了湄公河,他们走进泰国清孔的一个警察局,警员微笑着迎接了他们。

2月20-24日

几天后,朴铉宇被带上法庭,经过审讯后被移交给曼谷的一个拘留中心。最终他被交给韩国当局,后者将带他去首尔。3月24日,朴铉宇飞往首尔,这是他第一次坐飞机。

****************************************

朴铉宇父亲的下落还是个问题。刚到韩国的朝鲜人要在政府机构待几个月,官员要核实他们的身份、采集信息并培训他们适应在新环境里生活,因此朴铉宇无法着手寻找父亲。这个责任于是落在两姐妹身上,她俩一个是主妇,一个是护理专业的学生。

她们只知道父亲在朴铉宇逃跑的那个加油站摆脱了警察,但随后在老挝边境试图搭乘另一辆巴士时被捕,然后就下落不明。

2017年6月,朴铉宇一家人得知父亲被关在距离老挝2,400英里的中朝边境的辽宁省监狱里。他是否会被遣送回朝鲜还不清楚,姐弟三人对韩国政府进行了游说。他们和美国及联合国官员见了面,还去了中国。朴铉宇的妹妹一度在韩国总统文在寅的住处外宿营,并向他递交了一封救助信。

她在信中写道:“我们只是想在同一张桌上吃饭、一起度假、一起变老,就像任何其他国家的正常家庭一样”。

朴铉宇两个姐妹中的一位带着儿子在他们韩国的家附近散步。

韩国外交部(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表示不对个案发表评论,但是会为国外的叛逃者提供充分外交支持,确保他们的安全,以及不被强制遣送回朝鲜。

在被关押了一年多之后,他们的父亲于今年5月被释放。全家人还不清楚释放的具体原因是什么。

父亲在中间人的帮助下再次穿越中国时,姐弟三人几天来一直非常紧张。最终他进入了越南,在那里被移交给韩国官员。

8月,他在首尔附近一个政府机构和自己三个孩子团聚,这是11年来的第一次。为了到达这个距离自己家仅400英里的目的地,他整整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旅程超过5,000英里。

见面几分钟后,他就把注意力全放在了外孙身上(朴铉宇的侄子),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孩子。大女儿青春期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家人身边,时隔这么多年才相聚,她试图掩饰自己的尴尬,而父亲似乎没有注意到。

父亲说:“现在一切都好了”。据他的孩子说,他不擅表达自己,这已经是他能说出的最能表达自己感受的话了。

朴铉宇目前正在学习成为一名铁路运行员。

他说:“如果朝韩能够统一,我或许能成为第一个开着火车从韩国去朝鲜的人”。他指的是,如果和平谈判能够取得进展,朝韩之间可能会开通一条铁路。

“那样我就可以路过家乡了”。

逃离朝鲜的朴铉宇望着首尔市中心繁忙的江南区。

原文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数千英里外的团聚:一段危险重重的脱北之旅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