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我们纪念的不是金庸,而是一个家国梦想

作者:村西边王寡妇 来源

金庸是一个伟大的文化家,一个人的成功,要考虑到历史进程。

​​​我们在纪念金庸,但我们纪念的不是一个小说家,而是一个逝去的时代。

正是因为金庸的成功绝不仅仅在于其写作成就,而是充分符合了历史的进程,当他逝去时,我们所纪念的,绝不是仅仅在纪念一个作家,而是在纪念一个家国梦想。

​1955年对中国武侠小说界是一个划时代的年份。在1954年,一代大师梁羽生在《新晚报》发表了《龙虎斗京华》和《草莽龙蛇传》,1955年起,他就开始用“陈鲁”这个笔名负责大公报象棋专栏。同年,1955年,一个叫熊耀华的男人,开始在台湾发表小说,取笔名古龙。依然在1955年,一个姓查的,传言是鲁迅和徐志摩的亲戚的人,使用“金庸”这个名字,开始在《新晚报》连载《书剑恩仇录》。

1955年的台湾,蒋委员长炮制了孙立人兵变案,1955年的大陆,制定了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向现代化进军,而在彼时的香港,除了开始负责象棋专栏的梁羽生,还出生了一个后来演过1984年TVB版令狐冲的——周润发。

在梁羽生、金庸和古龙三人中,梁羽生算是开创者,古龙的故事和文风奇诡而曼妙,金庸算是其中的集大成者,主要胜在宏大叙事和故事正统。

在我们小时候,电视传媒所能带来的资讯极其有限,电视剧的两大担当,一是琼瑶,一是金庸。但是琼瑶实在太儿女情长,只有金庸能够寄托我们小镇青年的家国梦想。

他的小说中,要么国家支离破碎,要么正内忧外困,要么就是帮派情仇,人为了帮派的利益和坚守,为了大哥,为了小弟,可以粉身碎骨,可以放弃自己深爱的女人,可以含恨终生。而这,不正是我们这些小镇青年,和曾经积贫积弱的土地的人的最大衷肠吗?

试问人在穷的时候,这不正是最大的人生愉悦吗?这是一场盛大的集体主义纪念。

当然,到了鹿鼎记,金庸终于承认人性的复杂和诡异,韦小宝这样一个下三滥的人物也可以成为英雄。可以说,从故事的叙事结构看,鹿鼎记是格局最小的一部,确实最接近现代文学水平的一部。

金庸的小说并不伟大,伟大的是他是一个文化家。他的任何一部小说,对人性和时代的揭示,都不能说深刻和高明,但对整个华人文化圈而言,却又都如此的恰如其分。

他的小说对疏于对单一人性弱点的刻画,缺少对人类制度弱点的刻画,缺少哲学的思辨,缺少苦难,在他的著作中,人都是集体中的人。但他就是金庸,他就是不可替代。他在文学上的成就是一般的,在文化上的成就是巨人。

让我们纪念他。他的成功不可复制。和他同类型的作品,现在都是网络文学,和他不同类型的作品,又都没有他的影响力。他是个伟人,但他不是完人。他是个诚实的人,但他不是神。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我们纪念的不是金庸,而是一个家国梦想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