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活在第六区的人 ——《特别响,非常近》

本周看了一部电影《特别响,非常近》,全片并无大起大落的情绪,但是故事从头到尾都充满了哭不出来的悲伤,走不出来的压抑,最后慢慢落在与悲痛同在的豁然开朗之上。贯彻故事始终的就是找寻。本篇就用片中一句台词开启“如果太阳爆炸了,那么八分钟之内是没有人会发现的,因为光从太阳到达地球需要八分钟,在那期间地球依然会温暖而明亮。我爸爸已经去世一年了,我能感觉他留给我的温暖就要消失殆尽了。”

第一章 特别响

故事讲述了一个名叫奥斯卡的小男孩,在上学那天,突然被提早放学,回到家因为爸爸的电话留言,得知爸爸在9.11灾难中丧生(符合PTSD诊断标准中“获悉亲密的家庭成员或亲密的朋友身上发生了创伤性事件。在实际的或被威胁死亡的案例中,创伤性事件必须是暴力的或事故的。”)。而在他父亲去世后一年间(符合PTSD诊断标准中“障碍的持续时间超过1个月”),他持续笼罩在父亲去世的“黑暗”中,内心的大厦仿佛在父亲坠落时也同时倒塌,通过偶然间发现父亲留下的一把钥匙开启找寻有关父亲记忆的过程。9.11灾难的瞬间,并没有在片中如科幻片一样使用极具视觉冲击的给人展示大厦倾斜等场景,而是通过一个平静的早上,几通留言,电视上的报道来告诉人们,这是9.11。而故事中真正”特别响”的是灾难通过奥斯卡的“闪回”来呈现。在故事里,奥斯卡在父亲去世后经常无法安睡符合PTSD诊断标准中“睡眠障碍(例如,难以入睡或难以保持睡眠或休息不充分的睡眠),或是与奶奶隔楼沟通,还是与母亲陷入激愤,让母亲承诺自己死了一定要埋在坟墓里,不能像父亲一样一个空棺材,同时质问母亲为什么死去的不是她(符合PTSD诊断标准中“激惹的行为和愤怒的爆发(在很少或没有挑衅的情况下),典型表现为对人或物体的言语或身体攻击。”),在能够睡着的时候,奥斯卡也经常被噩梦惊醒,在梦中看到父亲从世贸大厦坠落(符合PTSD诊断标准中“反复做内容和+或情感与创伤性事件相关的痛苦的梦“),这一年里,父亲虽然走了,但是灾难对于奥斯卡而言是”非常响“,除了睡眠问题以外,奥斯卡还在不断的自残中,每当他痛苦难耐之时,他都会掐自己,以至于他的腰背部全都都伤痕遍布(符合PTSD诊断标准中“不计后果或自毁行为 “)。在故事中,充斥着奥斯卡对现实世界的恐惧,例如他过桥的时候,担心桥会塌。更有有一个具象化的灾难“非常响”的细节,那便是奥斯卡的铃铛。在找寻与父亲有关的事情过程中,无论走到哪儿,他都要拿着一串铃铛,一边走一遍摇着铃铛,见任何陌生人都要摇着铃铛,而这个铃铛就是奥斯卡对于恐惧的化身,当他害怕时,他就会摇铃,也是奥斯卡内心中恐惧的铃声响起,进而可以直观的看到奥斯卡对在灾难后,对这个世界时时刻刻恐惧,心中铃声常鸣,这才是灾难巨大的回响(符合PTSD诊断标准中”对象征或类似创伤性事件某方面的内在或外在线索,产生显著的生理反应”、持续性的负性情绪状态),深入人心的悲伤(符合PTSD诊断标准中“对自己、他人或世界持续性放大的负性信念和预期“)。故事尾声高潮处,奥斯卡发现自己找寻的钥匙背后的答案,并非是父亲所留,进而奔溃在家中打骂,砸东西(符合PTSD诊断标准中“激惹的行为和愤怒的爆发(在很少或没有挑衅的情况下),典型表现为对人或物体的言语或身体攻击。),终于将压抑的痛苦发泄出来,从而走向最后的释然。故事前90%都沉溺在奥斯卡无限的灾难巨响中,表面平静,但是内心轰然倒塌。

第二章 非常近

如果说是因父亲的离开,奥斯卡深受痛苦折磨的过程是第一条线的话,那么故事的第二条线便是奥斯卡走近创伤,逐渐走近真实的世界,打开心扉。故事里,奥斯卡追寻着偶然间找到的那把父亲留下的钥匙,去打开每一个陌生的”Black“的门,在这个过程中,很有意思的细节是父亲留下的线索——钥匙。这不仅仅是故事中实体的钥匙,而是打开心扉的钥匙。奥斯卡每拜访一个”Black“的同时也使用钥匙开启了一段故事,开启了奥斯卡已经封闭的内心的一角。在找寻的过程中,他通过钥匙,开启了离家过年爷爷的内心。在爷爷的一路无言的陪伴,通过贴纸条的形式,激励奥斯卡对抗心中恐惧,敢于坐地铁,敢于一个人过桥等(符合PTSD诊断标准中“回避或尽量回避能够唤起关于创伤性事件或与其高度有关的痛苦记忆、思想或感觉的外部提示“、)。找寻钥匙线索的过程,就是奥斯卡在直面灾难,直面恐惧的过程,最后奥斯卡通过钥匙找到了一个他不想面对的事实,钥匙并非父亲所有,而是他人,在与“Black“对话过程中,他敞开心扉告诉black,9.11那天早上,父亲留下最后几通留言以及最后父亲的一通电话的时候,他在旁边,但是他没有勇气拿起电话,他很自责(符合PTSD诊断标准中“于对创伤性事件的原因或结果持续性的认知歪曲,导致个体责备自己或他人。)。最后一通留言,在故事中间环节也出现过一次,当时奥斯卡给爷爷听爸爸留下的语音,但是到最后一个语音,爷爷和奥斯卡都放弃了,不敢面对(符合PTSD诊断标准中“回避或尽量回避关于创伤性事件或与其高度有关的痛苦记忆、思想或感觉。“)。但是在钥匙的尽头奥斯卡还是敞开了心扉,面对了自己当时的恐惧。故事到结尾,奥斯卡从获得钥匙,一步步想要离爸爸更近,直至希望破灭,失去钥匙的过程,本以为一切都已经到达尾声,但是此处才是奥斯卡最终得到钥匙背后的隐秘的过程。原来奥斯卡的找寻爸爸的过程中,看似无助的妈妈,一直在默默的保护着儿子,提前走过儿子将要走的路,提前找到儿子将要找到人。结尾时,母亲面对奔溃绝望的奥斯卡时,道出一切,拿出自己的地图。而这一幕才是奥斯卡的内心被钥匙打开的瞬间,他发现自己一直被家人深深的爱着,他发现在找寻的过程中,每个人都是带着创伤勇敢生活着,那么他又有什么理由不带着父亲的记忆勇敢生活。这个找寻的过程,也是奥斯卡治愈的过程,妈妈和爷爷并没有强硬的拦着奥斯卡,而是陪伴着他,让他一步一步,一点一点开始面对恐惧,听更多人的故事进而受到鼓舞,最终获得治疗。

第三章 第六区的人

在片子开头与片子最后,都提及到第六区的人,那么到底什么是第六区的人呢?看网评,有些说是第六区的人是哪些死去的人生活的地方,那里的人都会带着爱陪伴着我们。但是我想第六区的人应该是那些带着创伤,但是勇敢面对生活的人们;故事中有一群都叫做”Black“的人,都带着自己的故事和创伤充满了爱和勇敢生活,那么这些名字相似的人,应该就是第六区的人,当然还有很多很多相同的有勇气的人,也许名字不同,但是心怀悲痛,勇敢生活。他们就在我们身边,等待着我们有一天也走向他们,成为第六区的人,而在成为第六区的人前,我们要努力找寻通往这一路的道路,用心才能找寻到第六区。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活在第六区的人 ——《特别响,非常近》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