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求索的个体与求索的时代

最近在B站上看了《悲惨世界》的音乐剧,被气势磅礴的音乐所震撼,钦慕不已,又意犹未尽,于是便买了这部小说,继续沉浸在那风雨飘摇的激荡时代,在文字中寻找音乐剧里没有展现的剧情。在音乐剧外的书中,我看到每一位人物,都无可避免地在时代的漩涡里挣扎,他们挣扎着,求索着。或由个人之求索,转而向社会之求索;或由社会之求索,转向个人之求索。总之,个体在求索,时代也在求索。这些人物跌宕起伏的一生,便是求索的一生,而在法国十八十九世纪之交,那也是个求索的时代。

让我们来看看,求索的个体都有谁呢?有我们的主教卞福汝,他毫无疑问是一位圣人,他身体力行感化世人,竭尽全力为穷苦劳众发声,他的每一份收入全部都用在了穷人的身上,他的善良,他的谦逊,他的知行合一,都是世人所钦佩敬仰的。他让我想到了那位在火车站为逝去的生命祈祷的僧人,对于素不相识的逝者,那位僧人不像旁人那样,远远的躲在旁边,唯恐避之不及,他没有偏见,没有歧视地为逝者念经,祈福,这是对生命的尊重。卞福汝主教也是这样用实际行动征服了身边所有的人,同样的,他也驯服了对社会充满种种偏见的冉阿让,用他没有歧视没有区别的对待蒙冤入狱的冉阿让的举动。卞福汝主教求索毕生,以善心以善举实实在在地为社会奉献,他的举动度了冉阿让一人,慈悲便是他求索毕生的信条。这是一位圣人,毫无疑问。

冉阿让也在求索,他在前半生求索的,不过是能吃饱肚子,能养活家人。可是微薄的收入没有办法让他养活自己,更遑论养活姐姐的七个孩子。饥饿、贫穷,是滋生罪恶的土壤。冉阿让不得已偷窃面包,锒铛入狱。可是姐姐的七个孩子谁来养活?他越狱,被抓,反复两次,最终让自己的青春美好的大半生,都留在了潮湿阴森的牢狱中。在性格人格形成的关键时期,他与一干罪犯为伍,牢头如凶神恶煞一般。出狱之后,他带着被释放的印着自己种种劣迹的文件,苦苦求生。他坦诚待人,然而人们却不坦诚待他,他被歧视,他被侮辱,想要找个房间休息,都得被人赶出来。在这样一个环境里,我们还能期待人性之花结出善良之果吗?然而,在骆驼被最后一根稻草压死之前,卞福汝主教接纳了他,给冉阿让食物,让冉阿让落脚休息,主教毫无歧视的对待他。主教不管他是不是罪犯,主教都称他为兄弟。在冉阿让偷走了银器之后,还要替他隐瞒,甚至把姑妈留给自己的最珍贵的礼物送给了冉阿让。主教的种种举动,让冉阿让对自己产生了困惑,对主教产生了困惑,最后对社会产生了困惑。像我这样的人还能成为一个好人吗?像我这样一个有污点的人还能在社会上立足吗?冉阿让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以一生的时间来验证这个问题,以一生的时间来求索这个问题。最后,只是求仁得仁罢了。冉阿让的挣扎,就是人性的挣扎,王阳明说: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这个“动”便是挣扎,而因为挣扎,才显得真实。挣扎向善的一面,我们便会向善良的方向前进,挣扎向恶的一面,我们就会堕落,就会沉沦。挣扎了一生的冉阿让,求索了一生的冉阿让,因真实而可怜,因真实而可爱,因真实而可敬。

沙威探长的一生,是秉承执法必严,违法必究,法律面前,罪犯低人一等的原则的一生,直到最后一次他和冉阿让相遇之后。他秉承了一生的信条,他求索一生自以为是正确的原则,在遇到冉阿让之后就完全崩溃了,对于沙威警长而言,这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试想,一个极其有原则的人,在看到他的原则完全崩溃之后,对他的三观产生了如何的冲击?本来他的一生是值得肯定的一生,但是三观被冲击之后,他的一生全部都被否定掉,他如何承受这样的事实?只能用死亡,来逃避这个欺骗了他的世界。沙威的一生,是非此即彼的一生,是偏激的一生,是机械二元论的一生。遵守法律的,他认可保护,违法的罪犯,他毫不留情,严肃处理。他没有思考过或者很少思考,充满犯罪现象的社会的根源问题是什么,法律究竟有没有漏洞。沙威探长前半生求索的结果,是只有法律才是唯一判别人善恶的标准。这才有了他和冉阿让的恩恩怨怨。冉阿让是一个反例,让沙威探长困惑的反例。在沙威探长这里,执法必严的准尊则似乎失效了,冉阿让虽然是个服过刑的罪犯,但是他也是个好人,既然是个好人,为什么还要抓他,沙威探长严守的原则城堡轰然崩塌,沙威探长的生命便也走到了尽头。他无法承受职责带给他的压迫,与人性善良带给他的冲击。求索毕生的道路的尽头是无限的怀疑论,这等于否定了沙威探长的一生。自尽,对于沙威探长而言,也许是个解脱吧。

芳汀、珂赛特、艾潘妮、安灼拉、德纳第夫妇、小伽弗洛什等等人物,也是在滚滚红尘里挣扎、求索的个体。对于时代而言,他们匆匆几十载的生命,不过是过客,然而,这些过客在求索,时代也在求索,过客求索是为了一个更美好,更幸福的生活,他们求索爱情,求索亲情,求索真理,求索革命与正义,在求索的路上,他们获得了幸福,或就此黯然谢世。如芳汀为了女儿珂赛特,沦为娼妓,凄然死去;如珂赛特,在冉阿让的帮助下,最后和马吕斯有情人终成眷属,获得母亲从未想象到的幸福;如安灼拉这样的革命义士,公然反抗不公平的暴政,最终英勇就义。在1832年法国的6月革命里,如安灼拉这样的烈士数不胜数。他们追求的真理公平正义,对后世也造成了深远影响。在那个时代里,个人在求索,时代也在求索,个人在求索的路上,付出的代价是蹉跎岁月,甚至以命相抵;而时代求索的代价,温和一些的话,是无数人的智慧与青春的奉献,无数人的默默无闻的奋斗,暴力一些的话,那便是血与肉的纠葛、生与死的斗争,无论男女老幼,统统化为历史齿轮的润滑油,推动着人类历史的发展。在刘慈欣的《三体》里,有这样一段话:一个大人和一個小孩儿站在墓前,那孩子问大人:他们是烈士吗?大人说不是;孩子又问:他们是敌人吗?大人说也不是;孩子再问:那他们是什么?大人说:是历史!

个人在求索,求索的一生便是奋斗的一生;时代也在求索,求索的时代才会有进步有发展。正如屈原所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最后,我心目中的冉阿让,便是寇爷——寇姆·威尔金森!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求索的个体与求索的时代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