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难怪这年度最佳被低估(一半人不敢看,另一半没看懂)

2019年截至目前,Sir心目中的恐怖片第一名诞生。

豆瓣评分6.8。

老实说,低了。哪怕恐怖片的起评分本来就偏低。(上了7分基本上就算现象级大作:《遗传厄运》7.1,《哭声》7.2,《小丑回魂》7.3)。

还是低了。

它不同于找找刺激而已的普通货色。

而是日后回看,依然能够在它所属的年份,占据显眼的位置。

唯一阻挠着你去欣赏这部电影的障碍。

或许是……胆量。

《来了》

恐怖的事情,还得从一个平凡的故事说起。

秀树(妻夫木聪 饰),毕业后进了大公司,事业有成。

香奈(黑木华 饰),东京姑娘,长相甜美,是最受欢迎的可爱款。

这一对璧人喜结良缘,身边的朋友都羡慕不已,把他们当成“恩爱典范”。

婚后,俩人很快就迎来爱情结晶。

秀树尽职尽责,跑前跑后。

陪妻子产检、上产前培训班,还买来各种育儿书籍狂啃,做足了准备。

标准的好老公。

孩子出生后,秀树成了“晒娃狂魔”。

专门在网上开设blog,记录女儿的成长,定期分享育儿心得,被宝爸宝妈们疯狂点赞。

标准的好爸爸。

△ 字幕翻译:猪猪字幕组,下同

看上去,像是温暖的家庭喜剧片啊。

等等。

怪事一件件接踵而来。

在公司里,秀树轻拍同事肩膀,同事却瞬间哀嚎倒地,流血不止。

家里,祈祷家人平安的御守(平安符),全被扯碎,掉在地上。

女儿半夜醒来,告诉他——

它说要带我走

该来的,终归还是来了。

谁来了?

从小,秀树就听家乡的长辈讲过一个关于魄魕(jī)魔的传说。

只要小孩不听话,它就会出现,把小孩抓走。

这种抓小孩的妖怪,大概全世界每个地方都会有一个自己的版本,没什么稀奇的。

但秀树知道,魄魕魔不是骗人的。

他回想起童年时期。

在老家的森林中,童年玩伴曾对他说过一句话:

秀树你也会被召唤的

总有一天会的

那之后女孩便人间蒸发,彻底失踪。

他也忘了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

终于,秀树想起来了,那个女孩名叫知纱。

而这也是他神差鬼使中,给自己女儿起的名字……

《来了》的导演中岛哲也。

拍出过豆瓣top250的《告白》《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习惯用难分难解的故事去讲述温情、暴力与死亡。

在Sir看来,《来了》是他的又一部惊人之作。

然而目前,反响却异常冷淡——

为什么?

除了海报中间那行小字——

“中岛哲也导演最恐怖的娱乐大作。”

《来了》有太多令人困惑的地方。

故事断裂。

开头一段婚礼戏份太长,接下来又频繁地更换叙述视角,没有从一而终的主角。

类型反差。

在大家印象中,日式恐怖的调性是暗而冷的。

而中岛哲也的灵异场景却很艳丽,很时尚,还很美式(血浆和驱魔)。

难懂……

《来了》在日本民间传说中,掺入了大量隐喻,将恐怖元素和人类学、社会热点联系在一起。

邪祟为什么降临?

电影中令人风中凌乱的情节到底又有何含义?

老实说,Sir也是刷了三遍才解开这些困惑。

也更肯定,这绝对是近年来最值得反复欣赏的恐怖片之一。

恐惧,不是来自狰狞的面目。(事实上整部电影都没出现“鬼”真正的样子)

而是触发了你最深处、最持久的震颤。

(p.s.以下正式打开完全剧透+血浆免费续杯模式

胆小者可以拉到文末,点赞后撤离现场。

—1—

“‘对老婆还能有性趣’这件事真是了不起啊!

秀树这个“模范丈夫”“模范爸爸”,随着第二章节视角的转换,他的人设开始崩塌。

导演早就在看似冗长的铺垫中,留下了裂缝——

到乡下和秀树的家族见面,还是未婚妻的香奈不知如何应付,他却自己走开,说“没事,没事”。

乔迁party上,怀孕的香奈长时间招待客人,身体有些不适,秀树说“没事,没事”,再坚持一下就好了。

分娩后,不顾香奈推辞说脸色太难看。

秀树依然说“没事,没事”,并满意地拍下了自己想要的全家福。

这不同于普通的情商低。

秀树在用虚伪的言辞,搪塞责任。

所谓的“没事”,其实意思是:你的事,才不是我的事。

应该说,秀树是一个“表面父亲”。

终日在博客上晒娃、写育儿经,获得身边人的点赞。

实际上对于女儿,他最多哄哄两句就抛给妻子,自己继续写博客去了。

事已至此,无需再隐藏——

《来了》是一部以“鬼”作为隐喻的大型恐婚恐育片

一个镜头足以说明问题。

秀树写完博客,照顾完女儿睡觉,画面逐渐拉远,房间被冷暖色调分隔成两个空间。

在阴暗处,堆满腐败了的残羹剩饭。

视觉上分明就是恐怖片的氛围。

《来了》恐怖的根源在于,一个我们日常回避的话题:生育会给人带来多大的心理阴影。

男人如此——

女人呢?

—2—

“秀树死了,我很开心。

看起来,香奈像是一个没性格、没脾气,任劳任怨的母亲。

但。

给你个表情,自己体会——

别人送来驱邪的物品,她笑得人畜无害,脚下不动声色地踩碎了。    

香奈的确是有一些隐忍和自卑。

这来源于她的家庭。

单亲家庭长大,母亲每天处在精神崩溃边缘,沉迷化妆打扮。

抱怨着,生下她,毁了自己一辈子。

好在香奈上进懂事。

高一出来打工,补贴家用。

结婚后努力想当好妻子和母亲,就是不想重蹈自己原生家庭的覆辙。

秀树有体面的工作,有热闹的大家庭,还疯狂地追求她……

一切看起来那么理想。

然而女儿出生后还不到一年,他对于她,已经如同一个噩梦。

一天,女儿撞破了头送进医院缝针。

香奈焦急不已,可秀树还在镇静地发博客。

她终于爆发:你这算是什么父亲?

秀树呢,也开诚布公,冷冷地回:

“很了不起一样,只不过是生了个孩子而已。”

“你懂什么是家人吗,还是被那种垃圾母亲带大的。”

两个月后,秀树撞邪身亡。

其实在这之前,她已经开始出轨秀树的发小。

丈夫的死让她感觉到了解放。

现在的束缚,就剩下女儿了……

我有时候会想

要是知纱不在就好了

—3—

什么来了?

魄魕魔在电影中没有实体形态。

只有一副图画可供参考。

它从何而来?

秀树曾经求助自己的发小,也是一个民俗学家,他给出的解释——

这是一种借口吧。

因为古时候各地都有杀婴风俗,父母抛尸后就说是被妖怪带走了。

无论魄魕魔是一个妖怪,还是一个民间传说,都有一点是可以肯定——

它是被人创造出来的。

在这一点上,《来了》用恐怖片的外壳,讲述了类似于《楢山节考》残忍的亲子关系。

利助在自家田间发现了一个生下不久的死婴。

这并不令人惊讶。

惊人的是他接下来一番话——

有人竟然将男婴丢在我们的田里

丢在那里叫我们怎么耕作呢?

这句话的逻辑,类似于前段时间《破冰行动》中的标语:禁止在此处倾倒制毒垃圾。

也就是说村里人的观念是,杀死婴儿就像扔垃圾一样正常,错在没守规矩。

一个残忍的事实是,在人类过去的历史中,父母生育子女更像是一种投资行为。

一旦超过了承受范围,就会用人为的手段“调整经营规模”。

不仅是孩子,《楢山节考》中当老人到了一定岁数,成为家庭负担的时候,也会被孩子扔到山上。

名曰:把灵魂还给山神。

在《来了》里,魄魕魔也会把孩子诱拐到山上。

山,是一种禁忌。

那里埋葬着太多我们讳莫如深的秘密。

而秀树小时候失踪的玩伴知纱,很可能就是被她父母虐待致死,偷偷抛尸的。

《来了》里这样设定魄魕魔——

它认为自己比人类更爱孩子。

当有孩子遭遇不幸,它就会出现,把孩子带走。

当它出现时,没有实体形态,看上去就是一群孩子在玩耍。

—4—

谁会被杀死?

通常来说,是失格的父母。

但也并不绝对。

比如秀树,他的丧命是许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首先是无爱的家庭,让女儿感到孤独,开始和魄魕魔玩耍;

妻子剪碎御守,加重了事态;

发小不仅绿了他,还在他家里放了导魔符。

当然,还有从小和失踪女孩产生的羁绊。

Sir看到网上有很多人推测说,电影中有两个魄魕魔出现的镜头,一次有氧气管。

一次没有。

说明秀树和知纱小时候出于好奇,拔掉爷爷的氧气管导致他死亡,所以有了心魔。

真的吗?

这其实是一种误解。

因为仔细看两个镜头,你会发现两次死去的并不是同一个人——

第一次是爷爷,第二次是奶奶。

(虽然很像,但注意比较胡茬、发际线和耳垂等部位)

秀树的死因,其实在于这句话——

你是个骗子

他的两次说谎,都给身边的人带来灾殃。(同事和神婆)

第三次,魄魕魔要了他的命——

用他自作自受的方式。

这一场戏,是《来了》中恐怖氛围的最高峰值。

秀树听从驱魔师的建议,在家中摆放了水碗,藏好了刀子,把镜子都打碎。

然而,这些全是魄魕魔假装成驱魔师的声音,骗他的话。

所有的准备,都成了正中下怀。

《午夜凶铃》《咒怨》等日式恐怖片中,恶灵出现的成因,是极端变态的家庭。

而《来了》的颠覆在于,它的恐怖,全都在于家庭的平常中。

可能只是对孩子的冷落,对伴侣的恶言恶语,每一个想放弃的念头。

都可能引来最可怕的后果。

这才是《来了》更加锋利的地方——

生育这件事,必然包含着残忍的成分。

而且,是双向的。

有父母对孩子的。

△ 因为堕胎而没出生的婴儿

也有孩子对父母。

且不说生产时巨大的痛苦和创伤。

在抚养孩子的过程中,也伴随着无数的牺牲。

就像香奈最后看见的魄魕魔,它的样子,就是自己内心最害怕的样子——

那个被自己“毁”了一生的母亲。

最后,Sir再提供几个令人毛骨悚然的个人解读。

每次邪祟出现的征兆,是毛毛虫。

会让人本能地恶心反感。

但毛毛虫是什么呢?

毛毛虫是蝴蝶的孩子

另一个。

是电影结尾贡献了一场空前盛大的驱魔仪式。

将日本各地的通灵人士汇集,宛如一场嘉年华。

通常的恐怖片,会让主角孤身面对邪灵,这样才更突显危险和无助。

而《来了》却举全民之力,上达天听,迎击传说中的魄魕魔。

恐怖吗?

但联系到电影指涉的主题,不难理解导演在说什么。

中岛哲也在借由一个民间的恐怖故事,去触及到这个社会的集体无意识,隐隐的不安,莫名的焦虑。

这,也是近年来恐怖片难得一见的大阵仗。

也是给长期沉浸于低廉刺激中的恐怖片,重新注入了灵魂。

当然,就像电影中魄魕魔的样子。

每个人会看到不同的答案。

这部电影有多恐怖。

取决于你对自己有多诚实。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难怪这年度最佳被低估(一半人不敢看,另一半没看懂)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