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为什么我在《哪吒》看到导演内心的荒芜

知道《哪吒魔童降世》上映后,正巧zz的朋友送了票,晚上就屁颠屁颠去了。看的过程有笑有泪,尤其看到哪吒说“我命由我不由天,我是谁自己说了算”的那句话的时候颇有共鸣,但却是这一句让我引发警惕,开始思考了其背后的含义。

每一部电影都是当下社会意识形态某一个侧面的浓缩。动画电影同样。《哪吒》整部电影颇为讨巧,相信很多在场的影迷都会被逗笑,很多细节部分都用了很多当下年轻人会喜欢的梗,比如喜剧里最通常用的屎尿屁等元素,激发人类原始笑点的,还有并且加上了很多大人才会看的懂的笑话,比如在太乙真人裤裆里掏宝贝等,这些都是写给大人们的笑话。整个故事看上去很饱满,每个人物都有自己性格,他们不是扁平的。人物塑造方面都有善有恶,坏人也有好,好人也有坏(可能是看玩狮子王之后被刺激到了...狮子王的配乐很棒,画面技术也史无前例,但对于极为关注内容的我来说感觉想看了场传销洗脑动画片,不断洗脑我就是最棒的;而且忽视了动物世界的客观规律,强行把所谓真善美强加于上面,这种真善美恕我直言经不起推敲...),这个角度上还是做的挺丰满的,而且不仅仅是做给小朋友的动画。

看到我命由我不由天,不是由别人决定你是谁,自己是谁只有自己才说了算这里其实是有共鸣的。我相信这也是80、90一代被望子成龙,望女成凤长大的内心最需要的精神力量吧。但即便这样,片中父母亲角色的塑造依然是有矛盾点的,以及哪吒个性从一开始魔性十足到后面突如其来的自控力也存在不太顺滑的推敲,以及包括对导演安排的推敲,都觉得略显尴尬。让我有一种感觉,是不是中国动画导演根本就不会处理父子的矛盾,也从来不太会处理亲密关系之间的坦诚沟通,在自我、社会、家庭的关系处理上,都是被以一种非常粗暴的方式来寻求自我定位的。导演是真的很迷茫,看完电影后深感导演内心的荒芜。又或者说感谢导演以这样一种方式呈现了现实,让我有了很多角度引发出很多思考。

父与子应如何相处?母与子应如何相处?当遇到困难时我们是如何面对的,当遇到冲突时我们是如何处理的?以及在彰显自我的背后是否有意味着另一种潜意识里的强权,其实终归逃脱不了某些霸权和被霸权?在其中其实都略显尴尬,解决冲突无能,如何让自我具有生命力地生存大概是很多人都无法实现的。大概有以下几点——

1.哪吒这个留守儿童的痛并没有得到治愈。我对全片意识形态的质疑,是从当哪吒庆生宴要离家出走时,带着太乙真人送给他的坐骑走到森林里时,那只猪猪突然拔了地上一棵草来放影像开始的,我就特别好奇这里导演会怎么安排转折。难道要安排一段陈塘关在危机中吗?不可能,从影片中哪吒的成长背景及个性路线,陈塘关百姓的生死不足以构成哪吒回去救民于水火之中的动机,令我意外的是竟然播放的是父亲讲的一段话,所以导演想讲述的故事里,父亲才是哪吒由魔变灵的心结,但父亲的这个角色塑造,在我看来是非常矛盾和摇摆的,而且妈妈陪哪吒玩踢键子,玩到一半又要去忙工作,这是一个让我觉得不舒服的点。这似乎都在告诉我们,留守儿童们不要生爸妈的气,他们的忙碌都是因为工作,因为心怀苍生,为了百姓,也都是为你好啊,所以你们不要生他们气,要理解他们。等下哪里怪怪的?这样的话是不是从小听到大?

然而影片有给出我们治愈的方法吗?答案是并没有。看完电影之后只记得我命由我不由天,所以都要自己争取,但如何渗透在生活细微的温暖,如更好地学会跟别人相处,如何更好地拥抱生活,完全没有解决方案。不是每个人都是哪吒有特异功能不凡之力足够有天赋可以用以一己之力为了救爹还顺便救出天下苍生赢得万人敬仰还有神仙师傅死了也可以有灵魂转世的,万一没有呢,我们这些凡人如何在生活中形成自洽,片中没有任何启示,换句话说,导演也无解。导演无法爱众人,也无法爱不是神的自己。

其中有一个角度是哪吒在天上跟敖丙绝对,地上的父母被他用混天绫绑着,情节上是因为想要保护父母不要伤自己,大概某种程度也是一种寻求解脱的潜意识,在我看来那不仅意味哪吒在保护父母,更意味着父母在孩子成长路上的无能为力。在此我读懂了导演的意图,我们终将靠自己,父母终会退出舞台。这样有错吗?这样没错,的确是现实,但这样并不治愈,起码对我来说,他在演出伤痛,却没有治愈伤痛。或许治愈的方法,导演也不懂。在相似成长环境中成长的我们,都不会如何去爱人。

我一直对动画的理解是,动画的存在就应该是治愈童年的所有遗憾和心里缺失。这方面皮克斯的动画一直做得很好,像coco、飞屋环游记、机器人瓦力、怪兽公司等,在人际关系和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分别都采取了让人十分舒服的方式来讲述故事,让人看完之后慢慢的治愈感。比如coco,同样都是讲述孤独地追求梦想之旅,如我能想象最华丽的冒险,就是与你相守。——《飞屋环游记》;还有我能想象最伟大的梦想,就是与你们相守。——《寻梦环游记》,它一直在用不同的载体,讲述一个孤独地怀揣梦想的孩子,如何学会拥抱一个与爱相处的世界。

对于每个小孩和成人来说,最难的就是学会拥抱一个与爱相处的世界,我们在现实世界受了太多伤,来自社会的,来自父母的,来自一些朋友的,但动画的意义就是能给我们带来治愈,带给我们精神世界的饱满,而不是填补空缺或者是把伤痛进行再一次演绎,这是我判断一部动画的标准。中国动画很少有导演做到,他们已经很努力了,但依然没办法做到这一点,要演绎爱,首先自己得有爱。

2.不在谎言中说爱,就在真相里使坏。不知道有多少人的成长和我一样,父母会反复跟你说外面的人说的话都不可以尽信,只有父母不会害你。但他们又同样告诉我小朋友撒谎可耻,一定要诚实。

成长之路的确很难以统一标准以改之,我们无法面面俱到,但不代表毫无章法,立场模糊。我们看到哪吒不敢在外人面前流露感情,觉得哭是丢脸的事情,就连对父母也不敢袒露真实的感情,这一系列行为上的别扭都是因为家庭环境的相处中缺乏信任而来。对信任的人任何感情都是自然流动的,不应存在违和感。既然父母是世界上最应该信任的人,为何唯独不能坦然流泪。

父母以爱之名撒了许多谎,这也是哪吒心里最膈应的,父母没有告诉自己的神力从何而来,而外面的人一直说自己是妖怪,这是哪吒受到的第一次伤害。在父母那里找不到答案,这是第二次伤害。而父母一直都说要打妖怪心系苍生,妈妈每次陪自己玩到一半都是因为要去打妖怪而缺少陪伴,而自己却被人说是妖怪,父母却不告诉自己是不是妖怪。这是第三次伤害。哪吒最想知道的自己的身世却因为正式渠道沟通的缺失,却让小道消息一直传入耳朵。没有这些沟通,所以才有了后面哪吒暴走,还有哪吒心里的恨。

这样的问题难道真的无解吗?同样是很特别的小孩,有一部电影的诠释就非常温暖治愈——《奇迹男孩》。里面的主人公奥吉唯一特殊的就是脸,里面的人类又同样把他归为异类。在这部影片中,父母对奥吉的失落和疑惑是这样说的:

“每个人都有两张地图,一张在脸上,一张在心上。心灵的地图能够指引方向,而脸上的地图,则记录着你走过的路,它永远都不丑陋。”

“那张脸,或许你不一定喜欢,但是我超爱,因为那是我儿子的脸”

也许两部电影的主人公成长环境不一样,但是两部电影的对比,也许可能给我们提供一点参考。也许我们当中有人不幸,有曾经被归为“异类”的经验,但父母、亲密的人能做的方式,不是以爱之名诉之以谎言,也许在父母层面最直接和真诚的沟通,会比有一天,我们从坏人嘴里听到真相的要好得多。那时候所摧毁掉的信任感只会由毫无根据的爱转变成极富有攻击力的恨,就像哪吒入魔后面对父亲的阻拦却只会想要干掉父亲。虽然那时的他是入魔的,但我认为某种意义层面还是有一定的寓意的。善恶都存在人性一念之间。导演也只是诚实地反映了真实,具体怎么解决,同样他也无解。如何用更好更治愈地方式来阐述哪吒与父母亲的故事,也许导演和编剧也是无力的,导演很努力地把老版哪吒里的不工作母亲改成能独当一面去杀妖的母亲,重新阐述了当代女性的独立性,但是当代父母与子女的沟通如何能去改善,仍然未解。

  3. 我走什么路我自己说了算,OK。但连瞎子都在下跪是怎么回事?《哪吒》在他跟敖丙斗完之后,全城百姓突然向他跪下了,连那个瞎子也跪了。这里也是让我觉得尴尬的地方,祸从哪吒起,然后他自己选择了向善的路去证明自己的立场,为什么这一场自我救赎,留守儿童奋斗记要换来一堆人的下跪(包括瞎子),可见权力意识还是藏在导演的潜意识深处的。哪吒救城本就不是出于心系苍生的初心,是发现误会我爹了,我爹还是爱我的,所以回来没想到看到敖丙这个愣头青要把陈塘关给淹了,我爹说好人的标准就是不让那群骂我妖怪的人受伤,再说我爹在里面呢,赶紧去救人。所以说这里面不存在自然的情感流动,也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大爱。只是没有建立在真诚交流之上的父子误会突然被一个大帽子爱陈塘关爱民爱...爱..你懂的,给突然罩住了,所以就去救人了。包括在哪吒跟村里的小朋友玩,当小朋友骂他妖怪时,他有好几次是动了杀心的,有一次在沼泽旁,要不是太乙真人救了那五个小孩,恐怕已经毙命了。一方被欺凌,另一方是以暴制暴,如果同等条件下某一个链条发生变化,那么被霸凌的一方同样就会变成霸凌的人。导演的人物线安排下无疑不折射了导演对某种恶的看法——你敢骂老子老子就要你的命的思维。种种这些,这难道不是以一种强权替代另一种强权吗?自我奋斗的成功是为了让所有人对自己跪下。

      整部动画刚看完,心里也是觉得蛮爽的,在同一片土地下长大的我当然也逃不开某种意识形态的共性。于是看完电影回来的路上跟zz细细琢磨,跳开动画导演来说,我们印象中还有一位导演是在看完电影之后由衷感觉到导演内心的温暖和善意的,就是李安。一部《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是反英雄主义的,在他的镜头下,毫无诚意的作秀越是喧嚣,林恩越是孤独,英雄崇拜是一场无意识的集体狂欢,簇拥而来的民众对于战场和战士的无知才是最大的悲凉。这是一场没有英雄主义的记录,却让人感受到最扎实的温暖,是来自于对每个个体的关怀。不是没有信任之后的跋扈嚣张,也不是被伙伴奚落后的要你偿命,也不是顺便救了百姓之后受万众敬仰的满足感,这种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爱。真正的温暖是如沐春风,润物细无声,这才是最能值得传承的。

导演做了这么部好看的动画电影,其中反应的一代留守儿童家庭缺失的痛,父与子母与子的关系之间的处理,还有对某些集体意识的强奸也许我们都可以有一个更深纬度的思考。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为什么我在《哪吒》看到导演内心的荒芜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