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何以为家”:要,就做好承担的准备,否则,就别招惹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现在你身边有成年人吗?赞恩”

“有警察”

“有警察?”

“你是从哪儿打来的呢?赞恩”

“从监狱里”

“从监狱里?”

“那你从哪个监狱里呢”

“鲁米耶少年监狱”

“那你为什么要给我们打电话呢?有什么能帮你的?”

“我要起诉我的父母”

“你的来电正在直播,你想说什么呢?”

“我想要大人们都听一听我的话,我想让那些不能照顾孩子的人不要生孩子,否则长大后能回忆的是什么?

是暴力,虐待;侮辱,或是殴打吗?被铁链锁,被水管浇,被皮带抽吗?

我听过最亲昵的话只有“给我滚,臭小子”或是“走开混蛋”。生活简直就是一坨狗屎,比我脚上的鞋还脏。

我天天活在地狱里,受着煎熬,就像我做梦都想吃的鸡肉一样,命运为什么要折磨我。

我本来以为,我们会长大,长成个好人,会受人尊敬,还有很多人喜爱,但是真主不想让我们变成这样,他要我们像地毯一样被人踩在脚下”

02

这番对话来自黎巴嫩电影《何以为家》,电影开头便是在法庭上,房间很小,最前面是法官,与法官相向而坐的是原被告人及双方辩护律师。

气氛很压抑,男孩的双眼没有神采,那是一种经历风霜后死一般的沉寂,他的嗓音稚嫩而被哭腔充满着,眼眶里面没有泪水,而是对周围陌生环境的麻木和不在乎。

法官:“你为什么要起诉你的父母?”

赞恩:“因为他们生了我。”

何以让一个12岁的男孩做出如此惊人的举动?

赞恩的父母生了很多孩子,他是最大的一个,其余都是妹妹。

其中他最疼爱的就是小他一岁的妹妹萨哈,而萨哈却因为生理期的到来被视为长大了,成熟了,嫁给了中年男人阿萨德。

婚后三个月怀孕而后大出血连医院的门都没有进去就离开了。

03

《何以为家》以倒叙和插叙的手法展开,法庭上的一幕过后开始讲述赞恩的故事。

赞恩很懂事,身为哥哥他过于早熟,过早的承受起家庭带给他的一切。晚上和几个妹妹挤在一张床上睡觉,白天和傍晚领着她们出去卖一些小东西挣钱,偶尔还去阿萨德的小店打工。

街上的小流氓招惹妹妹时,他会把妹妹护在身后,大声呵斥他们走开。

12岁的赞恩懂得太多,一些本不该他知道的丑陋关系他都门儿清。

父母让他在阿萨德的小店打工,每次离开阿萨德都会让他带几袋方便面和甘草糖给萨哈,他知道,阿萨德觊觎妹妹萨哈而且就等着萨哈来例假就接走萨哈。

可是萨哈却认为阿萨德很好,因为每次都会给她吃方便面和甘草糖。

早上起来床单上有血迹赞恩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他拉着妹妹教她处理生理期的问题;

他上阿萨德的小店偷卫生巾并且告诉萨哈用完的卫生巾一定不要乱扔要藏起来;

他让萨哈不要把来例假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包括父母,一旦父母知道后萨哈就会马上被嫁给阿萨德。

家里面孩子太多,最大的他在外面像个大人一样干活,搬运体积比他大上几倍的货物,送比他还沉的煤气罐,大街小巷的送货。

即使这样一家人还是不能吃饱饭,饿了就吃糖喝水,即使家里面的负担已经这么重,父母依旧每晚努力想再生几个孩子。

04

他想读书,父亲不允,因为这样家里就会失去一个主要的劳动力,母亲却支持,因为学校里面会发放免费的床单被褥和衣服,还可以把学校里的好东西一摞一摞的抱回家,剩菜剩饭也可以往家里拿。

父亲终于松口说让他试试,但没来得及,萨哈便被强行送走了。

不是没有反抗,他挣扎,大闹,哭喊,与母亲动手,但孩子怎么能拧得过两个大人呢。于是他离家出走。

电影进度过半,赞恩的脸上从未出现笑容,那是一种怎样的表情呢?

像是心里藏着事儿,无奈,空洞,绝望交织在一起。

稚嫩的脸庞本该长存美好,可赞恩的脸上从未露出过一丝与12岁孩子相符的表情。

倒像是看惯世间冷暖,风烛残年岁月累积的耄耋老人,了无牵挂毫无留恋的眼睛虽然清澈但被暂时的蒙上一层阴影,沉重而混沌。

这样的赞恩同时也是善良的,出走时遇见同样可怜的黑人女工。女工有一个私生子,和赞恩一样他们都属于黑户,没有证件。

女工被警察发现抓住后赞恩独自带着两三岁的小黑孩,一个孩子领着另一个孩子。

最困难的时候他想把小黑孩丢在街上不管但终究没那么做,他叫小黑孩站在原地不要走开,可他前脚刚走小黑孩又踉踉跄跄的跟上来。

无法他把小黑孩拴在柱子上,自己躲在不远处偷偷观察,小黑孩不见他哭泣时他又飞快奔回原地把孩子抱上一同寻找出路。

生活对他们都到这份上了他也没有抛弃小黑孩。

05

《何以为家》我看了也感动了,可观影过后心虽受了影响但也清楚,这里边矛盾太多。

赞恩父母穷困潦倒自己没有能力来抚养这么多的孩子但是依然不停的生孩子,有评论说他们生孩子是用来卖钱,可是电影里也没有直接的表现出来,在失去萨哈后他们也都很伤心。

法庭上面对律师的指责赞恩母亲失控地说:

“你凭什么评判我,你经历过我的那些难处吗?你经历过我的日子吗?没有,你从来就没有经历和体会过,以后你也不可能经历和体会。你要是经历过,你早就自杀,一了百了了。你想象你的孩子要活着只能喝水池塘吗?因为你没有别的东西喂他们,只要能养我的孩子,让我去犯多少罪都行,他们是我的孩子,我的骨肉,谁都没有资格评判我。”

有时候给予生命也成了一种罪过。

黑人女工因为在这个国家没有身份每天靠化妆冒充别人隐藏自己,把自己的孩子躲在卫生间隔不大一会就来喂奶。

她被警察发现抓去关在监狱里,大声哭喊哀求着让她看看自己的孩子没没能得到回应。监狱里很多人都和她一样都是黑户被滞留在这儿。

法不容情,他们都是躲避灾祸逃亡而来的难民,她过得不好甚至算得上糟糕,可是和母亲通话时却说很好很好,电话挂断后边大哭起来。

这样的局面。她有错吗?不让她出来的警察有错吗?这个问题再深究也许就成为国家制度法律有没有错。

06

你我皆常人,生在凡世中。

最深的感受就是对待生命得怀着敬畏,为人父母要担待起养育生命的责任。

既然选择让生命看见这个世界就要负责,生而不养,当初为何还要把他制造出来,生命还是精子和卵细胞的时候就不要让它们相遇,这完全可以选择。

同时辐射到各种大事小事,责任二字重如千钧,想要就做好承担的准备,否则,就别招惹。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何以为家”:要,就做好承担的准备,否则,就别招惹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