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为了逃离来到城市,可繁华的城市却让我更加的孤独,从身体到心灵

轻轻地推开那扇写满沧桑的大门,门锁的灰尘扑簌一声地落了下来,还是当年熟悉的手感,但这次却没了温度,指尖一触,一阵透心的凄凉。门里的人不在了,消逝了,和曾经的小镇一样消失在我年少的记忆里。

我以为小镇的人,小镇的故事,会熟悉的就像我从未离开过,可我回来了,小镇却已面目全非了。

忧郁的青石板没有了,镇口下棋的老人不在了,还有门前捏糖人的老奶奶也没了去向了,小镇曾经所独有的标志全都没有了,他还是我的小镇吗?

十年了,我离开小镇整整十年了,胖妞、狗蛋、涛哥,你们还记得我吗?十年前经常被你们欺负的小男孩,还有邻居的张大爷,你是否还静静地坐在我家门前很大的一块青石板上抽着你自制的卷烟?还有很多我忘在时光的人,你们都还好吗?

我怀着期待像十年一样敲开你们的门,可是开门的却是一张张陌生的脸,我打探着你们的消息,可是我得到的只有摇头和叹息。原来你们都在各自的漂泊中找到了归宿。

小镇变了,变得不再安静,变得像我讨厌的城市一样。当初我是为了逃离孤独才来到城市的,可繁华的城市却让我更加的孤独,从身体到心灵。我受够了,我开始怀念,怀念短暂的小镇生活,怀念还不曾离开的自己。可小镇的记忆却是如此的有限,有限的我来不及回忆就已经结束了。唯一记得最清的是小镇的火车,一个十年前把我带走现在又载我回来的行者,我不知道我该以怎样的态度来对待他,是该责怪他让曾经的小镇死在了小镇人的记忆里,还是该感激他让小镇像城市一样繁华,我自己也不知道。

小镇的火车带走了小镇的人,也带来了好多不属于小镇的陌生人,小镇在人来人往中变得陌生,变得孤独,他真的不是我的小镇了,也不是好多曾经生活在这里的人的小镇了。有一天如果属于小镇的人回来了,你们还认得他吗?认得我吗?我们还回得去吗?我不止一次地问自己,问了十年。当我再回来时,我懂了,所有的离开都没有归路,就像那个夏日的萤火虫一样,都回不去了。而我们一直都在骗着自己,小镇他也有脚,当有一天他的孩子都走了,他难道就不会离开吗?

他终于还是离开了,像我当初离开他一样。

现在的小镇是如此的鲜活,鲜活的让人落泪。许许多多原本不属于小镇的东西被强行推进了小镇的世界。“匆匆”是我仅能想到的可以形容小镇的词,它不是我的小镇了,我所认识的小镇是静止的,我可以随心所欲地向小镇撒着娇,甚至闭着眼睛行走在小镇的路上,那里没有熙攘的人群,没有彻夜鸣叫的汽车,没有一张张冷漠乃至麻木的脸,可现在的小镇全都有了。

站在小镇的路口,我却感到如此的孤独,如此的狼狈,这原本是属于我的地方,为什么我却没有一点的归属感,为什么我感到小镇是拒我于千里之外的?我独自舔舐着独属于自己的寂寞和伤感,就像小镇的伤感一样。

也许只有那座老房子还以它亘古不变的姿态守着小镇,守着小镇的人。他和小镇就像两个风烛残年的老人,相互扶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默默地所说着内心的苦闷与哀伤,那是他们所独属的世界。但老房子在一座座高耸华丽的大楼面前却是如此的破旧和寒酸。但我知道他在乎的不是这些,他渴望的是有一天他的主人能够回来,他渴望十年前的温度,他渴望还会有这样的一双手可以再次温暖它冰凉的身躯,可他等来的只有匆匆的脚步。他的主人死了,十年前就已经死了,他们死得很安静,就像小镇一样。

小镇的火车又把我带走了,像十年前一样,不过这次我是心甘情愿的。我又回去了,回到了我所讨厌的城市,即使那里永远也不是我的家,但小镇也不是我的家了,他和所有的城市都一样让我讨厌,所以我在哪里并没有什么区别,依旧孤独,依旧哀伤。而曾经的小镇则成了一个梦,一个永远鲜活在我记忆里的梦,但对我来说,有这样的一个梦可以怀念已是最大的幸福……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为了逃离来到城市,可繁华的城市却让我更加的孤独,从身体到心灵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