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华文圈里,可有一张平静的导演椅?

颁奖给某些电影,会不会开罪某个政权这种问题,古已有之,于今为烈,「为烈」的原因是言论尺度大幅收紧,而不是电影创作这件事情的本质有了什么变化。

这一届金马奖舞台上政治话题发炉,争议一时间炸开了锅。图:Imagine China

星期六晚上,特别留下了编辑部和社媒的同事盯住金马奖,配合着已经、或准备好发表的专题,加上即时报导,自以为安排得很妥当,可以顺顺利利完成2018年、第55届金马奖的报导。

没料到的是,这一届金马奖舞台上政治话题发炉,争议一时间炸开了锅。风波之后,一种评论意见是高呼:「政治归政治,电影归电影」。但首先,对《 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还口诵心维的人,大概不会有什么呼吁「政治归政治,电影归电影」的正当立场。其次,对于真诚拥护自由创作,但希望「金马这个电影人大家庭」不要遭「政治污染」的评论者,仍然有一些观念可能落进误区。

首先,金马奖从来就不是「政治止步」的无菌室,任何人都不可能期待电影不涉及政治题材。早年「反攻复国」那一段就不谈了,即使到了1990年代,台湾新电影浪潮兴起,金马奖评选标准日趋专业严谨时,牵涉敏感政治、历史议题的电影入围获奖,仍然是常态。

一个好例子是1998年,第35届金马奖的《天浴》,当年获得十一项提名,拿下包括最佳剧情片、导演和男女主角共七项大奖,16岁的李小璐一举成名。但这部改编自严歌苓小说的电影,内容描述一位文革时期下乡插队少女的种种暗黑遭遇。这部片当时在大陆就禁演,今天也不可能开放。如果把当年的情境平行挪移到今天,可以想像会引起多大的风暴,但当年似乎也没有太多「政治污染电影」的批判。

如果觉得1998年太远,近一点的例子是2013年、第50届金马奖,贾樟柯导演的作品《天注定》,六项提名两项获奖。这部改编自大陆社会案件的电影遭遇坎坷,后来连是不是被禁演都没个明确答案。同样曝露中国大陆社会黑暗而没能上映的电影,《盲井》在2003年、第40届拿下最佳改编剧本。

2001年,第38届10项入围4项大奖的《蓝宇》,则是踩到另一个禁忌:同性恋。而2012年,第49届的《神探亨特张》、《浮城谜事》;48届《钢的琴》里头一部分内容,摆到今天能不能上映,甚至有没有资本愿意投这样的剧本,恐怕都是问题。

所以,电影是不是被政治「污染」了?这个问题,恐怕要摆在上头的背景里才能看得更清楚。导演镜头下演绎的故事,就是有可能和执政者形成紧张关系,批判和对抗是天然存在的。所以,颁奖给某些电影,会不会开罪某个政权这种问题,古已有之,于今为烈,「为烈」的原因是言论尺度大幅收紧,而不是电影创作这件事情的本质有了什么变化。要问华文圈里这张平静的导演椅为什么被掀翻,下手的绝对不会是电影人自己。

从这里回到周六金马奖的舞台上,可以看到有些欠缺脉络的发言:例如张艺谋「中国电影的希望」是不是吃豆腐?徐峥是不是被傅榆逼(或者吓)得发言自保?乃至于《大象席地而坐》颁奖最后,突兀地跳出来的那位策展人狗尾续貂、浑不可解的「电影是可以超越语言,它可以让语言变得统一。」

说这些话究竟是出于什么动机?话的真意是什么?公众恐怕永远都得不到答案。但自由之可贵,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要从容地效忠表态「两岸一家亲」,也可以狡狯或笨拙地加台词自保。当然还有傅榆的直白和娄烨的虽千万人吾往矣。能够共容这一切的,只会在台湾金马奖的舞台上了。

截稿后消息是,除了娄烨以外,大陆代表团员集体缺席庆功晚宴。但它代表什么意思?对未来会有什么影响,目前没人能预判。但电影和政治永恒的紧张关系不可能改变,此情此景让人忍不住想到2016年香港电影金像奖,因为将最佳影片颁给电影《十年》而引发的风暴。董事局主席尔冬升在打开信封,宣布《十年》得奖前一刻引用的那句话,如今值得再品味一次,并且送给同样是主席的李安导演:

「我们最需要恐惧的,是恐惧本身。」

原文:《华文圈里,可有一张平静的导演椅?》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81118-notes-editor/?utm_medium=copy
© 端傳媒 Initium Media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华文圈里,可有一张平静的导演椅?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