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染上性病的中国农业

作者微博:肉本蒜

肉哥说两句

中国的农业,像个守贞多年的良家,银牙一咬,决定卖身致富。没成想染上了毒瘾,最后是贞操也没了,钱也没攒下,白得了一身性病

文 | 肉唐僧

每年,中央政府出的第一个文件,叫一号文件,给一年的大政方针定个调子。每年的一号文件必然是关于农业的,以示对农业的重视。这已经是多年惯例。今年也不例外,2018年的一号文件,主题是农业振兴。那说一个东西需要振兴,可见是不大行了。那具体的策略呢?就是“田园综合体”。我和当地县、镇政府官员聊这个“田园综合体”,都是一脸懵逼,完全不理解这是个啥东西。田园综合体,甚至在媒体也没有成为一个热点词。我觉得并不是这东西不重要,也不是这东西高深得难以理解。而是这些年对舆论的钳制、没完没了地用反腐折腾官僚体系,人心已经散了,队伍不好带了。套话口水话混日子捣浆糊,不管啥红头文件,到下面都成了“乌哩嘛哩,嘛咪嘛咪轰”。

我们中学学的政治经济学,当然都是胡说八道。但是这门功课至少名字是对的。经济就是怎么赚钱,政治就是怎么分钱,二者分不开。一个国家,在经济下行的时候,往往也就蕴育了政治体制变革的时机。好比赵大和赵二成立了一个股份制公司,赵大做剪径强盗抢面粉,赵二在家做馒头,在赵家庄卖,赚来的钱二八分账。但是最近赵大众早忙活到晚,一天抢来的面粉只够做一个馒头,如果还是坚持二八分的话,赵二就要饿死,公司就搞不下去了,怎么办呢?那就政治体制改革——重新制定分配规则。

但是政治体制改革要想有效,前提是大家还想继续维持这个公司。比如赵大说“咱改四六分账吧,我不能眼看着兄弟饿死”,赵二说“我改做肉包子省点面吧,钱也不少赚”。现在,赵二心里想的是“去他妈不跟这傻B混了,我把和面机搬到王家村去,正经买面粉做馒头”。这些年搞全球化,导致的一个后果就是,知识分子也好,官僚也好,多了一个“走为上”的选择。哥走了,你自己高兴就好。整个精英阶层成了国家命运民族兴衰的旁观者。这,才是我们中国今天面临的最大问题。

晚钟

回头说,这个田园综合体是个什么东西,它又是怎么出台的呢?今天我就不扯远了,就从三皇五帝开始说起吧!

之前我写过一个宝帖,说了说为啥会有农业这个东西。因为,按照戴斯蒙德·莫里斯的说法,农业这种生活方式,不论从劳动强度、营养状况、人均寿命、疾病发病率等多个指标,都远不如采集狩猎。那为什么人类会放弃采集狩猎,选择这个苦逼的农业呢?

这个问题有两种解释。一个是布莱恩·海登提出的宴飨说。他的主张是,原始社会,要想有面子就得请大家吃饭。就算你是全村最优秀的猎人,收益也不稳定。村委会换届选举的节骨眼儿上,正好赶上你点儿背,天天就能抓俩麻雀仨青蛙的。隔壁老王一年不开张,投票前一天打了头野猪回来。明天投完票,你媳妇胡淑芬就搬对门去了,情何以堪呢?为了避免这个情况发生,你就得把野羊活捉回来圈养,投票的时候再杀。这,就催生了畜牧业。过了两年,群众们嫌手抓肉油腻,要吃羊肉馅饼。那你就得让淑芬去把野小麦都割回来,来年春天自己再种上,以保证换届选举的时候有足够的面粉。这,就催生了农业。

另一个解释来自于简·雅格布斯,和海登一样,这也是个加拿大人。她的主张是,从前,各部落过的都是采集生活。这样呢,大家就都有一个普遍的需求——黑曜石。这种石头硬度很高,敲裂后会形成锋利的边缘,当刀使。哎!刚好有个部落,就处在黑曜石矿坑口,家里有矿。那其他部落就得拿土特产来换石头。在古代,什么土特产是长途运输后还不坏的呢?只有活的动物和植物的种子。这么着,这个有黑曜石矿坑的地方,就进化为城市,具备了交易中心的功能。城里的主妇必然是先杀掉叫声难听的、嘴巴刁挑食的、容易伤人的,而留下好养活的。养着养着还能下蛋、产奶、出毛的东西,当然就留到了最后。各地来的种子,鸡啄鼠偷,自然形成了杂交育种。性状被不断筛选和改良。也就是说,是城里人先完成了猪牛羊鸡鸭鹅的驯化,和花生大豆小米之类的种子培育,逼迫其他部落用这些东西来换黑曜石,强迫他们完成了从采集到农耕的转型。

牧羊女

关于为什么会有农业,这两种解释都很有趣。但都不是很靠谱。选择以上答案都不正确,得分的可能大概会超过50%。那么标准答案是什么呢?对不起,其他说法就更不靠谱了。

关于农业,我们确切知道的只是,它最早发生在一万年前的两河流域,差不多就是现在伊拉克的地方。咱们中国最早的农耕考古遗址,大概可以追溯到8000年前,比西亚晚了两千年。但是西亚和东亚的农业,从一开始就不一样。西亚的两条河——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之间很窄。冲积平原不大,有两条大河供给营养,那么土壤肥力就很好。又因为地方不大,气候条件也就差不多,所以从一开始就是单一作物种植,种的是小麦。咱中国的两条大河——长江和黄河,彼此离得太远,之间的气候、地质、水文条件千差万别。所以从一开始就是多样种植。另外,中国的两条大河虽然水量充沛,但是分布却极不平均,旱的旱死,涝的涝死。这就需要大规模的人力干预,即水利工程。大禹治水的传说,不是空穴来风。大规模水利工程,也给中国带来了另一个弊端,就是中央集权的政治制度。隋炀帝大手一挥,说你们去给我挖一条水沟,方便杭州的粮食运到北京来,这就是全长1747公里的大运河。那会儿也没有蓝翔,得组织动员多少人力啊?!中央的权威、官僚体系的能力,通过这种尺度的水利工程一次次得到强化。地方自治也就谈不上了。

所以说农业,从一开始就有了两个方向——西亚的单一作物规模化种植,和东亚的多样植物种植。单一作物种植,土地就需要休耕。因为在同一块土地上连续多年种植同一种植物,产量会锐减。所以单一种植的农业地区,人口密度就不高。而以中国为首的东亚,因为一开始就是多种植物种植,单位土地养活的人口就多,造成人口密集。这反过来又要求农民具备更高的技能,所以中国的农民搞出了很多花样,在不知道啥叫根瘤菌,什么叫氮的情况下,种几年小麦改种大豆养养地的经验,就已经推广了几千年。也因为人地关系紧张,东亚的农民甚至发明了套种,把阳光资源用到极致。

运柴者

这么个种地法,那就需要大量施肥。当时又没化肥,作物需要的肥料,主要有两个来源,一个是河道里的淤泥,一个是人畜粪便。仅仅四十年前,北方人还嘲笑上海人刷马桶。那时候,堂堂大上海,还真没有像样的污水处理系统。弄堂里,是一个个公共厕所,公共厕所外面有一个水槽。每天早上,家家户户的少妇,起床第一件事,脸不洗牙不刷,蓬头垢面的,拎着马桶去这个水槽子倒一晚上全家人的大小便,把马桶洗涮干净,新的一天才算正式开始。不光上海,我老家苏州、整个江浙地区,都是这样。那么这些大小便,怎么处理呢?就靠周边农民摇着小船,一桶一桶地挑回乡下浇地。可能有人不信,那么大个上海,当时接近1000万人口的排泄物,就靠附近农民肩挑手提用小船摇回家啦?还真就是这样!要知道,100万人一天的排泄物,也就等于1吨半氮肥+2吨钾肥。农家肥根本不够用。所以当时有一个东西叫粪票。环卫部门给你一张粪票,你才有资格摇着船进城挑粪。

源于西亚的单一作物大面积种植这种方式,因为美洲的发现而被极剧放大。欧洲人到了美洲,那么多印第安人杀是杀不过来。主要还是带去了天花,可怜的土著毫无免疫能力,差不多死了个精光。大片的土地就落入白人之手。所以美洲从一开始,就是大面积的农场,和东亚精耕细作的模式完全不一样。

到了二战以后,美国的农场因为地多人少,对机械化的要求就很高。于是率先完成了工业化的改造。又因为工业化改造的完成,农业的收入也就变得可预期了,农产品的质量也就标准化了。继而,金融和保险加入进来。所谓现代农业,表面看是由种子、化肥、农药和机械化四大支柱支撑。但它背后的逻辑,是农业的生产模式完成了工业化改造之后,为金融和保险等大资本的进入扫清了障碍。

播种者

反观咱们中国,地少人多。要搞规模化,土地之间的交易成本就巨高。没有机械化作为前提,工业化改造就无从谈起,产品标准和收入预期无法标准化,资本就无法对接农民。如此一来,价格和美国完全没有可比性。以玉米为例,中国的玉米是1600元/吨,美国到岸价还不到1000元/吨。吃玉米的牛,中国的牛肉从屠宰场出来已经26元/斤了。美国的牛肉,超市终端零售价格才2美元/磅,相当于中国批发价的一半。怎么竞争?

再怎么补贴,中国的农产品都不具备国际竞争力。其实不光是中国的问题,日本、韩国,甚至欧洲,只要不是大规模农场模式,价格就降不下来。不要以为用点化肥农药就是现代农业了。现代农业的本质是规模化。只有先完成了规模化,才会有技术的标准化、收入的可预期,然后是大资本运作。

同样是用化肥和农药,国外农民一个人一万亩地,农药化肥怎么用他就听厂家听专家的。咱们中国,一万亩地里有6000个农民,瞎用乱用,造成了极其严重的污染问题。化肥造成土壤的板结,每年,每亩土地,会因为雨水径流损失2立方米的土壤,地越种越薄。同时,雨水还带走了一半的农药,和1/3的化肥进入河流湖泊。短短30年,中国的农业从城市污物最大的吸纳者,变成了超过工业的水体最大污染源。付出的代价实在是惨重,但收益却是负的。如果我们卖衬衫给美国,从美国买玉米,会发生什么呢?我们的食品,尤其是肉类,价格会显著下降。国外的猪肉,实在是太便宜了。咱国家各研究机构,隔一段日子就煞有介事公布生猪周期,预测猪肉涨跌,哪一次准过啊?关于猪肉价格波动,一种说法是中国农民每隔三年就抽一次风,集体杀母猪;另一种说法是猪肉走私犯跟着国际猪肉期货行情大手笔出货囤货。你相信哪一个?

美国4毛钱的玉米不要。给农民发5分钱补贴让他们自己种,种出来的玉米国家统一以8毛的价格收回来。种那么多根本用不掉,再建好多大仓库存着。还不敢去查,一查就起火。弄得粮食补贴成了最近这几年最大的财政支出。图个啥我是真搞不懂。你非要说粮食安全,玉米也不是粮食啊!这年头谁还吃窝头啊?玉米不都是喂猪的吗?一个猪饲料,你非得跟美国人叫什么劲?咱中国人实在是被三年自然灾害吓破了胆,逮着个地方就种地,逮着个地方就种地。可是,三年自然灾害其实是百分之百的人祸啊!现在的问题是农产品,尤其是主粮严重过剩。过剩的东西,你乍还要发补贴呢?

务农归来

竺可桢早就说过,长城就是400毫米年降水线,长城以北根本不适合种植。因为必须要抽地下水灌溉。对玉米的补贴,造成了整个科尔沁大草原都变成玉米地,河水断流,地下水位急剧下降。以前的水草丰美的大草原,三分之一退化为沙漠,三分之一退化为盐碱地,还剩三分之一是玉米地。只要继续种玉米,这种情况就还会继续恶化。因为地下水是含盐的,只要你抽地下水灌溉,那必然会造成土壤的盐碱化——水份蒸发了,盐留在地表了,对不对?早晚要把地祸祸得寸草不生。那么,种地就罚款,什么都不种就给钱,不是更好吗?

死保18亿亩耕地红线。端中国碗,吃中国粮。大国要保障粮食安全……整天弄得要跟美国打仗似的,说实话我是真没法理解这里面的逻辑。美国人为啥不怕和咱打仗,他们没衬衫穿,老少爷们光着膀子冻死在哈德逊河畔、冻死在落矶山脚下,冻死在拉斯维加斯赌场门口呢?他们美国人,又没有三个自信,按说应该害怕的呀!然而他们竟然不怕,可见洋鬼子都是精神病,至少也是白痴弱智吧?死到临头了还一天到晚美滋滋美滋滋!

农产品要想有价格竞争力,只能走美国的大农场模式。土地集中是第一步。有了这一步,才会有机械化和标准化,然后才会有资本化运作。这些年,中国政府就是朝着这方面使劲。但是在中国,虽然政府有强烈的意愿去驱动,并动用金融工具扶持一些涉农企业率先“做大做强”,但结果却是一败涂地。原因有二,一是虽然钱到位了,但是涉及土地流转的交易成本居高不下。在中国,一个企业为了200亩土地流转,得和86户农民谈判。而200亩,在美国只能算微小农场,根本算不上规模。更别说现在农村基层溃烂,权者无担当,富者无荣誉,贫者无廉耻。千辛万苦签下合同,等于废纸一张,中国的农民,在沾边就赖倒地打滚方面,个个都是功勋表演艺术家的级别。狄德罗看不起农民,说农民只是“一双劳动的手,和一个消化的胃”,你让他来中国体验一下我天朝农民的勤劳、淳朴和善良试试?法兰西院士,启蒙派领袖你牛逼啥?我就派一个小学二年级文化的胡淑芬出马,三天内不让你跪着叫二婶我不姓胡!

倚锄的人

第二个原因,是人力资本。现在在农村请一个工,价钱并不是以“我给你收一天麦子你能赚多少钱”定的。自古以来,中国地主雇短工,人力成本大概也就是毛利的五成。但现在不行了。雇个短工,他的日工资是以“假如我去城里务工一天能赚多少钱”来决定的。也就是说,对于整个农业来说,人力这个极为重要和敏感的要素,是由外部,而不是内部定价的。

从08年起,在做大做强的思路下,各地政府拼命扶持“农业龙头企业”,我们好多农产品,产量都到了世界第一。但你听说有哪家农业公司赚钱没?都是弄个大壳,骗国家补贴。就算拿着巨额补贴外国人没意见,你看中国有哪家农业公司把产品拿到国际市场上去比量比量的?

今年这个“田园综合体”,总结下来有四条,规模适度、种养结合、环境友好,加点旅游。说白了就是大农家乐。实际上就是承认,美国式的规模化农业,在中国走不通了。那出路是什么呢?回头走老路,搞传统永续农业,让川沙农民摇着小船进上海掏粪肯定是不行。就算农民愿意,城里少妇谁还愿意刷马桶啊?!

农药和化肥用了这么多年,产量上去了,环境方面付出了高额成本,农产品成本却没降下来。中国的农业,像个守贞多年的良家,银牙一咬,决定卖身致富。没成想染上了毒瘾,最后是贞操也没了,钱也没攒下,白得了一身性病

规模化农业死路一条,田园综合体显然只是个战败投降书,并不是解决之道。那么,土地私有化是不是一剂灵丹妙药呢?这也是个有趣的问题。下一次说吧。今天已经有点太长了……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染上性病的中国农业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