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千亿空洞、百万“金融难民”,谁埋下了P2P的雷?

P2P遭遇去杠杆和强监管两记重拳,但真正的火引子,是十年的无序生长和阴晴不定的监管态度。

深度特约撰稿人 来福 发自深圳 2018-09-13

P2P在中国的发展,本就是一个令人难以理解的历程。图为上海陆家嘴金融区。摄:Johannes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编者按:6月起,中国大陆P2P网络借贷平台“雷声震天”。据《华夏时报》报道,48天内,全国爆雷的P2P平台超过133家,涉及金额已超过3000亿(人民币,下同)。另据媒体报道,两天之内,杭州爆雷平台牵涉的用户数量就已超百万。

在爆雷“重灾区”杭州,市政府不得不开放两个体育场,以接待来自全国各地、浩浩汤汤的报案者。这些人被称为“金融难民”,在爆雷中损失少则数万、多则上百万。很多人因此倾家荡产,却在无望的追债路上背负着“贪心”、“愚蠢”的骂名,更在维权中遭到来自警方的种种维稳:写保证书、被监控、上
访被抓……

遭殃的不仅仅是个人投资者,还有创业公司。8月1日,北京168家邻家便利店关闭。运营方发布公告称,背后唯一出资方(善林金融)被上海警方调查,账户冻结,邻家便利店无可支配资金,只能停止业务。同一天,路由器制造企业极路由创始人王楚云亦发布给员工的公开信,表示合作伙伴突然爆雷,令公司“面临资金链断裂的危险”,处在破产边缘。

回看中国P2P野蛮生长的十年,政策的阴晴不定和监管疏漏在多大程度上扮演了引爆者的角色?在股市萎靡、房价高企的当下,投资者选择P2P真的是贪心、愚蠢么?而那些维权被压制的金融难民们,现在怎么样了?

负责案子的张副局长说:“你们活该被骗”

2018年7月13日早上,陈建民(化名)像往日一样上班,微信接连弹出消息提醒,他打开手机,投之家的官方微信群已经乱成一锅粥。陈建民迅速翻看聊天记录,心跳加快——投之家的客服不在线了。

“P2P是很脆弱的行业,投资人都很敏感,工作时间客服不出现,大家都意识到出事了。”陈建民6月份刚刚把全部积蓄65万放在这个“按说是不可能雷”的平台。投之家是大陆知名P2P平台,年初接入银行存管系统(即平台管理交易,银行管理资金),累积用户数280余万人,累计借贷金额近266亿。

然而不可能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下午一点半,运营团队在P2P门户网站网贷之家发布公告,称“自2018年6月末以来,投之家债权发生逾期。新股东在运营团队告知的情况下,不予处理”,运营团队已经报案。工作人员在微信群告诉陈建民,投之家的主要负责人已经失联,让他们报警。

当晚,陈建民坐上南京去深圳的火车,一夜未眠。他还没回过神来,6月15日刚刚获得上市公司4.09亿B轮融资、作为行业标杆的投之家,为什么会在一个月后突然爆雷?

7月14日上午,在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高新派出所,和陈建民一起从全国各地赶来报警的有一两百人。警方没有给个人立案,只是确定了每周案情通报会的时间和地点。

案情进展很慢,对陈建民来说,每周五的案情通报会更像是批斗大会。负责案子的张副局长从不吝表达对P2P难民的嘲讽——“你们太贪了”、“你们活该被骗”、“你们投资的收益也没有缴税,出事了就找警察”。

陈建民并不认为自己贪心,他是个谨慎的投资者。2014年开始,陈建民在江苏一家互联网金融平台工作,负责技术开发。也是这一年,他开始尝试投资P2P平台。每次投资前,陈建民都会做足功课,调查平台的控股机构、公司股东、风投内容。

他不是不知道P2P有风险,但银行存款的利息太低,钱放进去就是一种损耗;股市又阴晴不定,2015年熊市他折损了几万元;区块链货币太耗费心神,他要养家糊口,没有太多时间钻研;至于楼市,他如今还在还现在住的这套房的月供,买第二套房对他来说遥不可及……P2P几乎是陈建民的唯一选择。

案情通报越来越没有新进展,款项追回也看不到眉目,与此同时,爆雷的P2P平台每天都在新增,深圳是爆雷重灾区,南山公安局要处理的P2P案多如牛毛。陈建民和“难友”在群里商量:必须做出行动,让政府重视他们的案件——这是不同平台的难民之间的博弈,把有限的警力资源争取到自己的案子上。

7月23日,陈建民再赴深圳,早上10点,他和400位投之家的难友一起,举着“珈伟股份还我血汗钱”的牌子,在深圳市委马路对面的中信广场静坐。当天阴雨连绵,陈建民没带雨伞,蹲坐在广场上,他感到深深的悲哀。

一个月前,陈建民绝对无法想象自己有一天会戴着口罩、举着牌子在政府门前请愿。在他按部就班的生活规划里,自己和妻子勤恳上班,每月不到2万的家庭收入足以还房贷、承担一家三口的开支。积蓄虽然不多,但稳健投资,跑赢通胀,也可保证即将上小学的女儿安心读完大学。父母和岳父岳母也有一定的养老积蓄,无须他担心。

“现在生活顿时没有底气了。孩子上学、父母养老,都指望着这笔钱。”陈建民放在投之家的65万,其中20万是自己和妻子的存款,15万是父母的积蓄,20万是岳父岳母的养老钱。他决定自己承担这件事的后果,“现在还不敢告诉双方父母,怕他们接受不了,需要用到钱的时候再独自想办法。”

在深圳的请愿活动,最终以警察拘留10人、强行驱散人群为终点。8月5日,陈建民接到警察的电话,要求他理性维权,不要参与非法集会。陈建民知道,非法集会指的是全国难友正在组织中的8月6日进京上访行动。

1 2 3 4 5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千亿空洞、百万“金融难民”,谁埋下了P2P的雷?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