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杭州的餐饮老板 已经开始借网贷了

杭州第一商场“杭州大厦”的不少商户,正在以缓交房租的方式,试图延长自己店铺的生命。

 

4月份初,杭州市国资委发出了对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减免租金的通知,但对象是国有房屋的租户。杭州大厦AB两幢楼已经通知减免租金,但D座的租户还没有。

 

社长了解到,AB两座的业主是国企商旅集团。而D座的业主是华浙实业。

 

在D座5楼开餐馆的刘老板告诉社长,减免租金,已经是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上个月,刘老板在远洋乐堤港的店因疫情停业。停业的前一天,他刚从辽宁葫芦岛装上一车比目鱼,准备拉回杭州。因为辽宁也有疫情,运鱼车就进不了杭州。只能先拉到福州,从福州曲线回杭,结果一车活鱼已经死了一半。

 

刘老板当时不会想到,鱼运不进来损失的几万块,仅仅只是开始。

 

5月的最后一周,刘老板被迫连续关掉了七堡花园城和奥体印象城的两家店。七堡花园城店是被商场断了电,一缸鱼全死了。

 

后来,温州万科印象城店的消防整改通知也到了,不打款就开始断水断电,他算了下,整改的成本比较大,疫情生意不好,只能在撤铺申请上摁下手印。

 

每关一家店,就意味着至少百万的前期投入,全部打了水漂。哪怕关店,也还要花两三万拆店。

 

现在,他只有两家店开着了,房租、水电、员工工资,每个月得6万块打底。

 

刘老板的活鱼料理店,都开在商场里。而眼下,正是商场最灰暗的季节。即便是杭州大厦这样的顶级商场,也依然没有人气。

 

杭州大厦5楼的泰国餐厅,月租金将近20万,现在一天流水有时只有几千块。连翻台率一向很高的外婆家,到了饭点,客人也是稀稀拉拉。

 

有网站做过问卷调查,杭州几家头部的商场当中,大多数负责人认为,相比2020年,今年商场的经营形势变得更加困难。有40%的商场预计,当下的客流量,他们最多只能:

 

坚持半年。

 

刘老板说,很多同行还在等七八月的餐饮旺季。但很多人等不到了。招商速度跟不上掉铺速度,是杭州很多商场招商部员工共同的感受。

 

三天一次的核酸,让逛街不再是刚性需求了。

 

商场也不是不努力,520那天,一些商场甚至把核酸检测点用鲜花包裹起来。排着长队准备做核酸的人们,手里握着商场派发的红玫瑰。大白坐在粉色花丛中,伸出长长的棉签。

 

一切看起来是那么违和。

 

线下消费对于杭州的意义,政府不是不知道。

 

520那天,拱墅区发动了武林商圈的消费保卫战。作为社会零售额全省第一的拱墅,第一季度的数据已经同比下降了4.5%。但即便是这么需要消费刺激,拱墅区能发的补贴也不多了。满50减20的代金券,他们发了52000张,算起来,一共是:

 

104万。

 

拱墅区也给商场、超市、餐馆发补贴。核酸采样凭证上的代金券,面额的10%,会由政府来买单。社长如果拿着一张5元代金券在商场吃了一碗20块的面,政府会补贴5毛钱。

 

与两年前相比,政府刺激消费的手段,明显柔和了。在武林商圈发补贴之前,杭州还有不少商业区策划过刺激消费的活动。但都因为没有实在的补贴,存在感很低。

 

两年前的疫情期间,杭州浩浩荡荡地发了1个多月的消费券。在其他城市都是发几个亿的时候,杭州一出手就是:

 

16.8亿。

 

有机构专门研究过杭州的消费券,2020年,杭州每发出1元消费券,就能平均带来超3.5元的新增消费。

 

可以说,杭州是第一个将消费券用得得心应手的城市。在2009年智能手机还不流行的时候,杭州硬是通过一张张实体券,发出了近12亿的消费补贴。

 

那一年,杭州的全年社零总额名义值增加约155亿元,实际杠杆系:

 

高达15倍。

 

杭州保消费的举动,成了刘老板扩张生意的最大动力之一。去年9月,他觉得国内疫情防控得不错,当时餐饮行业的生意势头也很好,就把自己的一家店扩张到6家店。本来,他的计划是10家。

 

在一个普遍没有信心的环境里,他用身家来赌杭州的消费繁荣。结果证明,他错了。

 

但对于这样的“逆行者”,应该有人为他们做点什么。没有他们,会少很多就业机会。奥体印象城关店的前一天,刘老板从腾讯微粒贷上借了14万。有人提醒他,利率都快接近年化15了,还会让征信变花。他说:

 

我已经失去了在乎这些的资格。





添加社长微信:zhuyingjun1024 
注明公司名称、职位和姓名更易通过


赞(0) 打赏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