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除了鸿毛、权建,请别忘了中国独创“神药”–中药注射剂!

作者:用户5570700073   原文

–记录一位年轻妈妈急诊科离奇死亡之后,家属探求真相追求正义的过程中的艰路历程

事件发生已年余,随着时间的推移,事件由扑朔迷离变得耐人寻味,医疗机构对中药注射剂的盲信、有关机关对责任人的袒护真可谓无所不用其极,我们作为家属仍在探求真相、依法维权的道路上崎岖难行,希望能借此警示社会和大众,更希望某些“中医药”企业和医护人员,不要再扛着老祖宗的大旗把经越念越歪,不要在谋财害命了。

事发

2017年10月25日下午17:10,患者孟某(女,28岁,天津红桥人,久居河北任丘,熊猫血型,对花粉粉尘过敏)给家人打电话,自述服用安眠药。或许是压力、或许是病痛、或许是玩笑,真相已不得而知,也正是这种对生命的随性和轻视,最终酿下了苦果。

17:35家属将患者紧急送至任丘市人民医院进行洗胃治疗,18:13分洗胃结束后,患者体征平稳,转至急诊观察室,期间患者神智清楚,与医生和家属均有言语交流。正当家人准备与患者促膝畅谈之际,18:45,医院在未经任何化验的情况下,为病人静脉输注中药注射剂“血必净”,患者在穿刺后数秒(贴胶布过程中)便出现连续打喷嚏、呼吸困难等严重反应,家属怀疑过敏要求停止输液,护士不予理睬离开呼叫医生,医生赶到后患者出现咳嗽、不平卧,家属再次强烈要求停液,医生以中药不过敏为由拒绝停液,随后患者紫绀抽搐逐渐失去意识,10余分钟后呼吸心跳骤停,医生开始心肺复苏、气管插管,抢救约50分钟后患者心跳恢复,20:10分转至ICU,次日,家属联系999空中急救,但因天气原因不具备起降条件未能转运,患者于26下午由救护车转运至解放军301医院后死亡。

中药注射剂

在场患者家属几次质疑是输液过敏,在场医护依然置若罔闻,可见他们对中药注射剂和何等的信任与盲从,若不是尸检报告,我们家属也早已被说服。无论是现场处置的医生还是后续医患沟通负责人,坚持的观点均是:“‘血必净’是中药”。“不考虑是那个药(血必净)的事。现在好多人都用这个液,包括小孩也用,都没什么事。”急诊科主管更是妄言:“这个药(血必净)从出厂到临床应用,没有做皮试的,很少有出现过敏的。我们从文献报道、临床寻证医学来找,没有出现“血必净”出现这种情况,也可能到你身上是个例。”“护士没有权利(义务)执行别人的医嘱,只有权利(义务)执行医生医嘱,医生发话让她停她才可以停,医生不让停她是不能停的。”(–摘自医患沟通录音医方原话)

这中药注射剂到底是什么“神药”?真的如医院所述安全可靠吗? 不知是不是有关部门有意为之,随手用360和百度搜索,排名第一的文章都是一篇网易新闻《中药注射剂 所有人都不该用》,详细介绍了这种中国独创“神药”。搜搜微博,映入眼帘的也都是国家药监局的用药提醒和不良反应报告。至此才明白,原来这中药注射剂和传统中药根本不是一回事,其用药风险也早已被有关部门察觉关注。

中药注射剂问题已十分严重

主管部门三令五申规范中药注射剂使用和监管

服用安眠药仅仅是病人口述,医院在输液之前没有给患者进行任何化验。患者洗胃后神智清晰、体征平稳,转至观察室已经观察监护30余分钟,患者无任何异常(输液前18:35病历显示:患者神志清楚,语言欠流利,神精欠佳,查体合作。脉博98次/分,呼吸20次/分,血压118/78mmHg)。中药注射剂问题频发、各级三令五申严控严管、患者体征平稳没有任何适应症,为何医疗机构却依然铤而走险?原因“不得而知”,但是有一个数字值得警醒,通过信息公开了解到,仅事发前的10个月时间,河北省内的139家医院仅仅采购“血必净”一种药品总量已达1295247支之巨,整个中药注射剂消耗量可见一斑。

仅“血必净”一种中药注射剂,河北省采购量就超百万

1 2 3 4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除了鸿毛、权建,请别忘了中国独创“神药”–中药注射剂!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