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学诚方丈涉嫌性侵女尼不意外,更可怕的是…

@易岛城:

11月30日消息: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四次会议29日在京闭幕。会议表决决定,免去学诚释学诚)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职务,接受其请辞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委员。此前,网民举报学诚涉嫌性侵女弟子、向女弟子发送骚扰信息以及北京龙泉寺违建、大额资金去向不明等问题。学诚相继辞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福建省佛教协会会长等职务。北京、陕西两地佛教协会已免去学诚龙泉寺住持、扶风法门寺主持等职务。

2018年8月23日,国家宗教事务局发布《关于对举报学诚和北京龙泉寺有关问题的调查核实情况》,材料提到:举报材料中反映学诚发送骚扰信息问题,经查属实,涉嫌违反佛教戒律,已责成中国佛教协会按照佛教教义教规和《中国佛教协会章程》严肃处理。对举报材料提及的向公安机关报案有关性侵问题,北京市公安机关依照《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进行受理、初查工作,在调查中。有关学诚性侵问题,北京警方介入调查已有3个月,遗憾的是,至今仍没有下文。

极乐寺广为人知,是在学诚事件(学诚涉嫌性侵极乐寺6位比丘尼丑闻)曝光后。这座位于福建省莆田市仙游县赖店镇的寺庙,始建于清朝。1974年,由释宗莲尼师和当地护法居士郑珍哥自发带领当地信教群众对其进行恢复重建,后更名为极乐寺

释宗莲尼师郑珍哥居士分别是学诚的祖母和母亲。因为血缘加持,极乐寺和龙泉寺关系极为紧密。极乐寺的义工大部分都是龙泉寺推荐过来,或者说是派过来的。如果没有龙泉寺的推荐,在极乐寺即使是女众也不接受挂单(住宿)的。

2011年之前,极乐寺里只有现在客堂所在的那座小庙。2011年,郑珍哥居士修缮扩建极乐寺,然后开始大批吸纳从北京龙泉寺安排过来的年轻女孩,目前极乐寺有比丘尼200余人。极乐寺的年轻女孩多为大学生或者刚参加工作没几年的大学生。她们先在龙泉寺做义工,参加龙泉寺的学习小组和一些活动(比如2015年12月龙泉寺举行蒙眼禅修活动。在这次活动中,发生了清华美院一学生坠亡的惨剧)。这些年轻女孩在接受龙泉寺教育之后,会被安排到极乐寺,然后接受剃度。此次被学诚性侵的女弟子,是极乐寺的僧尼,受龙泉寺系统统一管理。一直以来,龙泉寺和极乐寺的僧众所受到的教育就是,把学诚当成佛看待。

看完贤佳贤启的举报信发现,学诚最大的恶或许不是性侵6位比丘尼,而是建立了一个运行周密的组织,对几百名善良的僧众进行精神控制和身体控制。

7月15号之前,极乐寺客堂有一个微信号,家属可以通过微信号联系自己的家人,为了预防有家属通过微信传递与学诚有关的信息和资料,微信号被关闭。7月15号之后,家属在那个微信号留言,却再也收不到回复。 别的家属试图加那个微信号,也通不过添加。给极乐寺客堂打电话确认,受过训练的客堂人员称,极乐寺客堂没有微信号,只有这个电话号码。

7月下旬,在二贤举报信在僧团内部流传开来的情况下,极乐寺以紧急学习的名义立即把僧众转移到离极乐寺30多公里的莆田龙泉寺(属于当天通知次日出发的节奏)。由于转移僧众较多,莆田龙泉寺一下子接收不了那么多僧尼,僧尼就只能在树下诵经。坐在树下诵经的比丘尼们,压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8月1日,龙泉寺发布严重声明, 称举报人诽谤,诬陷学诚。同时,极乐寺对内宣称:师父(学诚)近日遭到诽谤,大家要像师父一样,彰显高僧大德风范,不谈论,不辩解。在此期间,极乐寺还恐吓弟子,让她们不要相信和传播,否则就是诽谤高僧大德,是在造口业,必将遭到报应。

8月23日,国家宗教局发布声明当日,家属打客堂电话,客堂不传达,却称孩子不愿意回。极乐寺和龙泉寺一样,为了控制外界信息传入,僧众不得使用手机和电脑。家长如果想要联系孩子,只能联系极乐寺客堂。极乐寺客堂写个电话条,传到班导那里,班导再给孩子。然后孩子跟班导申请,获得批准之后,给家长回十分钟电话。出事之后,极乐寺的家人给极乐寺客堂打电话,极乐寺客堂说已留言,会让孩子给其回电话。家长们苦等多天,孩子还是杳无音讯。再打电话过去,收到的回复却是,“我们传达了,你家孩子不想来接你电话。”如此反复,家长才最终联系上孩子;跟孩子确认发现,孩子从未收到电话条,压根不知道家长打过电话找自己。

有位爸爸去极乐寺劝说孩子,没有得到一分钟单独跟女儿聊天的机会。因为根据寺院寺规,女众不能单独跟男性接触。即使是自己的爸爸也不可以。

邪教精神控制有七种手段,即:诱骗,封闭,胁迫,关系控制,信息控制,时间控制,报告控制。对比龙泉寺、极乐寺的措施会发现诸多类似:

1.(诱骗)通过在人群密集处(如北京五道口)奉粥或举行放生活动,吸引善良有佛性的人加入;再邀请去龙泉寺当义工,继而诱惑年轻人出家(为父母出家)、成佛。根据佛法,出家需要经过父母同意。但极乐寺内的女众剃度出家(就像龙泉寺的男众一样),大多没有经过父母同意,更多情况是父母大多事后才知道剃度的事。

2.(封闭)在他们寒暑假或者工作假期中,进行封闭式(没有手机、网络,与外界断绝联系)的熏陶、教育,比如参加龙泉寺的学习小组、禅修和其他活动。

3.(胁迫)宣传“如果不信师父的话,不向师父汇报自己的思想动向,师父就不能给予指引;如果议论师父,更是要遭到报应”。

4.(关系控制)让这些年轻人,以修佛为名断绝跟其他人来往,就是和家人交流,也必须有一个师傅(同修)在旁边陪同。每一次,和家人聊天的时间不能超过10分钟。超过10分钟必须挂掉,说的什么话都要向上位法师汇报。上位法师会根据说的内容进行“规劝”,坚定留在寺内的决心。同时,宣扬号召学习学诚(据宣传学诚22年没有回家)永不回家。

5.(信息控制)没收手机、不允许上网。

6.(时间控制)龙泉寺和极乐寺的这些信众每天被安排特别满的日程,接受两个寺庙的教育。

7.(报告控制)以为了师父给予更好的指引为由,让这些信众每周汇报思想动向。每位女孩子入寺前,也都像龙泉寺的僧人一样,写一份《生命历程回顾》,把自己一生中发生的重大事情写进去,这样法师就可以借此了解他们的性格、知道家庭情况,也为日后上位法师控制她们的思想提供方便。极乐寺内,没有女孩子会向上位法师说谎话,她们需要在周报内坦诚她们的一切。在她们脑海深处,已经被深深根植了一种信念“只有对上位法师和师父毫无保留,没有任何隐瞒,才可成佛。

即使这些精神控制最后有了松动,个别女孩思想有动摇,但他们已经没有能力离开这里。进入极乐寺之前,寺里以方便管理为名,已经让这些女孩子上交了身份证、驾照(如果有),并且让统一办理护照,也一并上交。

没有手机、不能上网,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这些年轻女孩子为什么要接受极乐寺这样紧密的控制呢?初始,极乐寺已经给了她们一个合理的解释:要想修行成佛、就需要断绝外界一切联系,了却尘世牵挂。

这些年轻女性被安排到极乐寺之前,还会在龙泉寺接收教育。在龙泉寺,不管是男众还是女众,都要学习如何应对家人的反对。比如宣扬“一人信佛、全家受益” 这种理念。有了这个理念,这些年轻女孩子信佛就有了一个更加高大上的心理支持:自己出家,不只为了自己,更是为了自己父母;并且父母过些年会面临生老病死,自己出家,更是要超度自己父母,让他们百年之后超脱生死轮回,得到永生。

这些被封闭在极乐寺内的年轻女孩,和2015年参加龙泉寺“蒙眼禅修”的信众一样,只能接受一种外来信息。寺院这样做,是为了引导她们在封闭环境下,脑海中重现自己人生中迷茫和困惑的场景,感受那种被高人和贵人指点迷津的渴望。而此时的学诚,就会以“普渡众生”的高大形象出现,指引大家走出困惑、脱离迷茫。

龙泉寺和极乐寺及其看重“依师”,在各种场合提起并暗示,依师才能更好成佛。即使在极乐寺的中医部门,墙上也贴着“依师”两个字。利用人因病脆弱的心理,通过暗示“依师”达到最终的精神控制。

极乐寺内极力宣扬信佛可以治病。如果家长生病了,僧尼会对家长说,我在寺里给你念念经就好了。寺里有一个女孩说,“自己得了一种非常奇怪的病,去了各大医院都没看好。信佛后,不再杀生,吃素念佛就好了。”

龙泉寺和极乐寺的种种作为,利用人的善良和佛性,对人进行全面精神控制和身体控制,进而达成自己的一些目的。这种情况下,发生学诚性侵比丘尼事件,也就不足为怪了。

世间有一种恶,是控制别人的思想剥夺人的辨别能力禁锢人的身体,进而吞噬别人的灵魂,让人变得麻木、最终变成行尸走肉或一台机器。

在陈凯歌导演的《妖猫传》里,极乐之宴所呈现的繁华,是少数人的繁华和极乐,是建立在千千万万无辜百姓的血泪里。同样龙泉寺和极乐寺呈现的光景,是少数人的极乐建立在几百位被吞噬灵魂的年轻男孩女孩身上,建立在几百个家庭的血泪之上。
极乐寺里的比丘尼们,给游客营造的的印象是:“所有的比丘尼师父看起来都是那么美丽、温婉、亲切、欢喜。一次,在大殿后听到两个年轻比丘尼边收拾插花边轻声慢语聊道:‘你知道花也是有情绪的吗?‘”……年轻的比丘尼们知道花有情绪,却已忘了人有情绪也有感情更有父母。

有位母亲,去龙泉寺探望离家很久的女儿,因劝说返家无效,过于悲伤,突然晕倒;旁边跟随的亲人忙着喂药照顾,在极乐寺修行的的亲生女儿却一脸冷漠、麻木的站在旁边、脸上没有丝毫紧张和悲伤。此时,寺中有僧尼说:“放点音乐吧,音乐会舒缓心情。”

几年前,一位女孩去龙泉寺做义工,然后便加入学佛小组,自此便时常接到寺院电话,后来很快出家。母亲去龙泉寺找到她时,她已剃度。母亲喊不回来她,母女关系也因之破裂。学诚出事后,女孩母亲去龙泉寺寻找,去了多次都见不到人。问寺里的人,大家都摆摆手,不肯说发生了什么,并且赶紧走开。女孩母亲后来偶然遇到在凤凰岭脚下培训的一位女孩,才得知这里前不久来了好多gongan,龙泉寺里的人都被遣散去其他寺庙了,并得到建议去极乐寺看看。女孩母亲到极乐寺后,极乐寺的人矢口否认,说没见过这个人,这个人不在寺院。女孩母亲在寺院内大哭大闹8个小时,后以报警威胁,才见到自家女儿。

8月下旬,一位一年没接到过女儿电话的妈妈等来了女儿电话。本以为是聊些亲情的话,没想到女儿开口就威胁:“你不要联系任何人。不要被别人利用了。否则我就做极端事情给你看。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是不回去的。你不可以发微博,不可以发朋友圈。这是为了你的福报。”投鼠忌器的家人后来发现,很多家属都接到类似电话。这些极乐寺院统一教给孩子的说辞,是专门用来吓唬父母的。

极乐寺观音殿下有一个地下室,可以通过地道通向寺内女孩子们的宿舍。没有人能确定是不是用来藏孩子的地方,也没有人确定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

目前,虽然学诚辞去各种职务,看似“倒了”,但其建立的庞大系统还在,维护他的人还在,龙泉寺和极乐寺的很多年轻男孩女孩还是无法回归和家人团聚,过上正常生活。

《心地观经》里说:“我佛法中,以心为主;一切诸法,无不由心。”心都没了,如何成佛?

赞(1)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学诚方丈涉嫌性侵女尼不意外,更可怕的是…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