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一位融资困难的民企老总和他情人的房子

原标题:融资链条上的困兽 原文

作者:洼轮成峰

一、情人的房子

2018年9月16日下午,号称史上最强的山竹台风登陆广东,狂暴地蹂躏着珠三角地区。

新三板挂牌上市的民企老板陈总当天上午从东莞市区驱车出发,在台风未到的时候赶到广州珠江新城,见他的融资顾问姚总。两个人简单寒喧之后,开始在会议室商量公司600万融资的事,他们的谈话超过三个小时了。

股权质押税贷等等,所有融资方案都被否决了,两个人陷入了僵局,会议室的空气似乎凝固了一般。

陈总死死盯着大屏幕上的PPT,一声不吭,陷入沉思。姚总看着外面的狂风夹着暴雨把玻璃打的啪啪作响,远处不时有树枝被折断并卷飞,天地灰暗迷茫,动荡不安。

一副世界末日的样子。

姚总对这种场景是习以为常,作为专业的融资中介公司,在这几年融资工作中,他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陪企业客户经历一次如同世界末日般的冷场局面。

突然,姚总想到了一个线索,内心兴奋起来。对陈总说,我想到一个办法帮您解决一部分资金,这个办法肯定可以行的通。

一句话说的陈总双眼发亮,兴奋地说,什么办法?

你不是有一个情人吗?你八年前在天河区东圃给她买了个200平方的房子,现在也值3万多元每平方,和她通融一下,看能不能把她的房子抵押出来。

话没有说完,陈总眼神就黯淡下来了,又陷入了沉寂。过了一会儿说,有没有别的办法,估计以她那个性格,是不可能拿出来抵押的。

没有别的办法,主要是你公司有了法律诉讼问题,银行与机构一查,就知道公司存在问题,现在你不可能从银行或者机构贷出款来了,除非遇到了一个看好你的大户或土豪,什么都不看就借一笔钱给你,但这个概率是极小的。

陈总长叹一声说,没有其它办法就试试你说的办法吧,天天都有来要债的,如坐针毡啊。

傍晚,冒着风雨,陈总驱车要回东莞。姚总说,这么大的风雨,不安全,雨停了再走吧。

陈总苦笑一下说,没有关系,车翻了就不用还债了。

二、借钱续命

陈总公司的巅峰在2015年,其公司登陆新三板的时候。新三板给他带来了荣耀,同时也给他带来了厄运。

他说,当时刚挂牌上市的时候,别人出10元每股,我不卖。我认为公司发展才刚刚开始,10元每股太小看我了。陈总说话的时候喜欢用手势辅助,大手一挥,头发一甩,依然可见当年雄风。

按股本1300万股计算,10元每股市值为1.3亿,持股80%的他,市值过亿。

其公司2002年开始成立,专门做胶粘剂,拥有多项发明专利,为国家级高新企业。公司产品广泛用于电子产品,汽车工业。当时公司订单饱满,产销两旺。资本市场也如火如荼,新三板股票一周翻一二倍屡见不鲜,混的比较欢的九鼎投资市值变魔术般陡然从几十亿到上千亿,极大地刺激了其它新三板企业老总的神经。

行业与公司的景气周期重叠,混合着挂牌上市的荣耀。陈总开始向10亿元市值挺进,制定了公司发展五年计划,根据规划,公司到2020年,要实现5亿元销售额,净利7000万的目标。

公司吹响了进攻的号角,开始大肆扩张产能,并实行低价倾销的策略。

扩张初期的景象是美好的,营业额直线上升,不到半年时间,营业额从2000万左右,做到了6000万。陈总算了一下,按照当时40%的高利润率,可以挣2400万以上的。按10倍的市盈率,公司市值也要达到2.4亿元。

随着公司银行流水的激增,各路金融机构开始锦上添花,派高管来陈总办公室嘘寒问暖,洽谈贷款事务。公司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这其间,陈总犯了一个自己认为极端愚蠢的错误,对当时络绎不绝前来要买他公司股票的机构,他不但没有卖股,反而以3.8元每股的价格从一个高管手中,回购了100万股。

凡事都有周期,盛极而衰自古皆然。2015年下半年,A股杠杆牛市终结,连续多日暴跌,市场血流成河。在A股大盘的影响下,新三板跌的更凶,做市指数从2500点暴跌到1000点,拦腰斩断的新三板股票比比皆是。

经过一年的扩张,到了2016的年中,陈总就感觉不对劲了——钱很难收回来。这个结论让他心生寒意,暗自惊恐。为了防范公司资金链出现风险,他责令营销副总老于加快回款,放慢速度供货。但是收获甚微,供出去的货,厂家以各种名义拖着不结现金。无奈之下,陈总威胁要给对方断货,对方仅仅是敷衍一下,并没有把陈总的警告当回事。

而另一边,给自己公司供货的客户也开始向自己催收货款,否则,也威胁陈总说要断货。为了不至于被对方断货,保持公司的正常运转,陈总不得不借款垫付,开始周旋于银行之间,希望通过银行解决流动性问题。

在一个谁都想自保的经济环境下,市场的流动性将加速凝固,构成恶性循环。

陈总跑贷款的工作成效显著,先后与东莞银行、建设银行签订了借款协议,融了700多万。

为了更好地解决公司财务问题,陈总开始整顿内部体系,优化人员,增加成效。甚至将公司工厂大楼的顶层租给别人,降低房租成本。

2017年,随着供给侧改革的推进,环保问题的严查,原材料一路上涨,其产品的胶粘剂原材料在一年内翻了一倍。在利息蚕食与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双重夹击下,陈总公司的利润断崖式下降,不但不挣钱,开始连公司成本都覆盖不了。陈总每天考虑的就是如何面对利息支付与生产成本。

“每天就对付这些烂事,感觉很累,如覆薄冰。放弃又不舍得,毕竟经营了16年的企业。这二三年半夜里经常会惊醒,在黑暗中,感觉特别孤独,自己50多岁了,想想奋斗了一辈子,就这么一个结果,甚至有一种令人绝望的幻灭感。”

陈总受过80年代新时期文学思潮影响,年轻时也是个意气风发的诗人,描绘自己状态时用词精确。

“我喜欢白天,白天忙工作,忙起来就忘了内心的幻灭感,希望还是有的,总有一天企业会变好的,这么多年我经历了起起落落。相信,这次危机也可以过去。”

黑夜被绝望笼罩,白天被希望激励的陈总开始把目光投向那些小金融机构,这是一条艰难的道路,其后果是加速了公司的资金链紧张,把公司推到了崩溃的悬崖。

这是一个公司走向坠落时的“饮鸩止渴”阶段,很多倒闭的企业都有过这么一个阶段。

胡总是广州一家银行的小微企业部门,在信贷市场中浸淫多年。他说,很多“套路贷”“现金贷”都是从这个时期介入到企业的,对于这些小机构来说,掠夺企业残余价值是他们的唯一目标,这类机构不在乎企业受不受的了。最近几年各类放贷机构蓬勃发展,绞尽脑汁想花招,雇了一帮小年轻天天打电话,就是完成对企业或者个人的最后一击。有没有进失信人名单是他们放不放贷的分界线。现在,更恐怖的是,有个别机构连进失信人名单的也敢放。

陈总开始与这些小机构亲密接触,首先与一个台资背景的金融机构合作,做了设备贷,利息1.2分,还算比较佛系。接着做了P2P的资金,两家P2P企业各给了他100万,利息2分左右。不久,又做了六七个名目繁多,各种花样的贷款。

到2018年年中,陈总的个人负债与公司负债达到了1300多万,平均利息成本为1.8分。银行700多万,小贷公司600多万,每月光利息就需要25万左右。其公司利润覆盖不了利息,每月都在稳定地亏损。

今年,国家出台税收新政,国地税合一,社保纳入到税收中统一征收。陈总刚听到这个消息时气得发飙,情绪失控地说,民营企业已经不堪重负了,东莞大把像我这样的企业,在生死线上挣扎。现在,不但没减税还盼来加一笔税,那怎么搞?

借钱续命的故事不可能永远讲下去,这时爆出一个事件,把陈总企业的困境完全暴露在了金融机构的面前。一位离职员工到法院去申请强制执行,要求陈总执行判决,支付拖欠的三个月的工资。

这个小小的事情就像一个导火索,点燃了机构的警惕心理,纷纷收紧了钱袋子,只是鉴于他有良好的还款记录,并没有完全把他封死,但是不可能再增加新的信贷了。陈总融资一下子掉入了冰点,不能获得新增融资,借钱续命的故事就中止了。所以,要不惜一切地保住信用,借钱也要维护好信用问题。

这时的陈总已经异化成了一个宁可耗尽家财,也要拼命为金融机构输送利益的人了。

漩涡起来越大,越来越快,2018年的陈总随时都有被金融机构吞噬的危险。

这个时候,经一个朋友介绍,陈总认识了姚总。

姚总经营着一家金融中介公司,专门为新三板企业做投融资服务的。用他的话说,主要处理新三板企业在融资过程中的疑难杂症。因为好点的资源都被银行与大机构拿走了,自己只能做次贷类的金融服务。

姚总的公司擅长挖掘,深挖客户数据、客户关系、客户资源,根据挖掘结果针对性地给客户做融资方案,居然做成了不少融资案例。

姚总让梁总情人拿出房来抵押贷款的事,就是靠挖掘做出来的,最终在姚总的陪同下,通过转抵押的方式,两个人做通了情人的思想工作,拿房子去银行贷款了400多万,陈总在10月获得了银行发放的贷款,拿到钱后,陈总长抒了一口气。至少这一年可以生存下去了。

三、急盼政策解困

诚如陈总所说,其问题不是一个企业的问题,而是大量中小微企业面临的普遍性问题。他的故事不过是这些企业的一个缩影。

新三板是民营企业的大本营,素有“全国中小微企业精华”之称,我们通过分析新三板企业的数据,可以看出民企的各种困境。

截止到2018年11月19日,新三板挂牌上市企业为10828家,总市值3.5万亿元。2018年以来共有1207家挂牌公司完成股票发行融资,累计发行股票金额529.03亿元。从2018年上半年新三板公司募集资金用途可以看到,50%以上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其余部分主要用于项目融资、偿还借款、收购资产等方面。这项数据显示出不少新三板企业资金链条十分紧张,在全力以赴应对流动性问题。

与企业资金紧张相对应的是融资难度也在大幅提升,对于民营企业,银行等金融机构惜贷心理强烈。当前,银行与券商对于新三板股权抵押贷款基本上处于已经放弃的状态,对于非上市挂牌企业那就更不用谈股权抵押贷款了。

金融机构的惜贷心理,市场的低迷,造成新三板市场融资额度每年都在下降。2016年全年融资总额为1419亿,2017年全年融资总额为1331亿。总结2018年的新三板融资情况,平均每月的融资额约65亿元,按照这一趋势,没有意外大单的情况下,2018年新三板总融资额将不足800亿元。从去年的1300多亿到今年的800亿,融资总额出现断崖式下跌,民企融资困境可想而知。

在融资无望,税负沉重的情况下,新三板企业纷纷选择摘牌,降低自己的财务成本,提升自己的财务运作空间。2018年出现新三板企业的摘牌潮,除2月份外,每一个月份都是摘牌多于挂牌,企业不停地净流出。

新三板概况统计表

新三板作为中国民营经济的中坚力量,不应该被忽视,也不应该被边缘化。新三板是广大民营企业的希望,国家的政策可通过对新三板企业的关怀而扩散到全国千千万万个中小微企业。

面对数百家新三板企业选择离开,面对成千上万处于水深火热的“陈总们”,高层也是坐不住了。近日,全国股转董事长谢庚在《中国金融》杂志上发表了署名文章《新三板服务中小微实践》,对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提出了政策建议。谢庚说,进一步提升新三板市场的融资功能;畅通风险资本投早、投小的募投管退链条;构建服务中小微企业的多元联动融资体系。

高层发言,让民企们看到了一丝希望。当然,更令人振奋的是习主席对民营企业的讲话。

今年11月1日,习主席在京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在会上直言民企之难,说,近来,一些民营企业在经营发展中遇到不少困难和问题,有的民营企业家形容为遇到了“三座大山”:市场的冰山、融资的高山、转型的火山。

根据会议精神,接下来,中央将从六个方面政策举措落实。第一就要实质性降低企业负担,对小微企业、科技型初创企业可以实施普惠性税收免除。

紧接着,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接受央行《金融时报》采访时说,未来要达成“一二五目标”。什么是1、2、5呢?就是在新增银行贷款中,大型银行对民营企业的贷款不低于1/3,小银行不低于2/3,总体对民营企业贷款不低于5成。

通过量化的方式,促进银行增加对民营企业的贷款,可把政策的关怀落到实处,“陈总们”将迎来流动性改善的契机,如能把这些困在融资链条中的企业家解放出来,创造出宽松一些的经营环境,他们将积极转型摆脱危机,走向新的征途。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一位融资困难的民企老总和他情人的房子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