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牌桌之外,一个暗淡下来的资本欢场

这并不是电影业的好时代。票房增长的乏力,疫情的反复冲击,让影院的老板们有苦难言。但于冬不能再等了。从博纳影业美股退市,引入战略投资人启动A股上市,至今已有五年——这基本上是Pre-IPO投资者所能等待的最长时限。

近日,博纳影业在深交所成功敲钟。经历连续几天的封板上涨,目前市值来到120亿元。但跟当初引入投资的150亿估值,仍有好几个涨停的差距。投资人队伍中,无论是红杉、中信、腾讯、阿里等机构,还是章子怡、黄晓明、陈宝国、韩寒等个人,其实还处在等待解套的浮亏状态。

投资人阵营中,有一个名字引起了我的注意。

吴湘宁,一个59岁的北京阿姨,通过北京创海美联商贸有限公司,持有博纳1124万股。此外,博纳另一个投资人——隶属“中植系”的浙江中泰创信,背后也有吴湘宁的身影。

投资的企业上市成功,当然是一件喜事,但对吴湘宁而言,必定五味杂陈。博纳招股书载明,吴湘宁通过北京创海美联所持有的博纳股权,目前正被法院轮候冻结。这说明,她正陷于多笔债务纠纷中。

五年,世殊时异,人事更替。从曾经资本市场的猎手,到如今四处躲债的老赖,吴湘宁的坠落轨迹耐人寻味。而向她追债的人群中,甚至还包括曾经最亲密的合作伙伴——“中植系”。

谁是吴湘宁?

吴湘宁,北京创海美联、北京乐柏泰投资、北京利晖中鸿、北京深博承业等多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同时,她是北京鼎成典当行,以及“中植系”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的小股东,还通过持有宁夏赢瑞物源、新疆江之源、北京富凯盛世等多支私募基金的份额,间接投资了华熙生物、亚钾国际等上市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吴湘宁的北京利晖中鸿,还曾是上海诚盈投资基金的一个股东。上海诚盈目前由德润投资集团控制,曾与中诚信托、中赫置地关系密切。

和北京的很多富人一样,吴湘宁住着中央别墅区的豪宅,收藏着名贵的油画,做着高大上的投资,出入皆是富贵名流……很少有人清楚她的钱从何而来,也并不明白如何就身陷窘境。目前,其价值近亿的远洋LAVIE别墅被公开拍卖,几乎全部公司的股权都被查封。

要解答这个问题,我想先从一个赌局说起。

大概九年前,著名的京圈富豪王志才,第一次踏进新加坡的金沙赌厅,打算试试身手。

王志才因为娶了著名的“晴格格”王艳而广为人知。他的儿子也是最有名的富二代之一。北京的紫禁城边、长安街上,矗立着他们家的地产项目。

王志才一年内去了三趟金沙,总计输了1379万新币(含利息),折合人民币的话,大概7000万。2019年,当金沙赌场通过当地法院讨要这笔赌债,王志才这段不愉快的经历,才曝光于天下。

虽然已经加入澳大利亚籍,但王志才其实连英语都不太会说。在金沙赌场,有两个赌场中介为他全程提供贵宾服务,一个叫李本胜,一个叫褚庆祝。赌场中介就是我们所熟知的“叠码仔”。虽然金沙明令禁止中介在其地盘活动,但为这些有钱的豪客服务,确实有暴利可图,又怎么可能禁止得了呢。

王志才坚称,他早已通过自己的中介归还了这笔赌债。至于中介有没有把钱还给赌场,就不得而知了。记住这两个叠码仔的名字。

当时的新闻报道,对褚庆祝的介绍是,“知名的中国籍赌场中介”。

而上文提到的吴湘宁,正是褚庆祝的妻子。

掌握了这一段关系,再来看吴湘宁的资本版图,才能有一个更全面的认知。至于褚庆祝本人,因为有妻子处于台前,他很少公开出现在商事活动的文件中。

我在境内只查到一家直接关联的企业——大连汇金矿业有限公司。褚庆祝是其中一个持股5%的小股东。该公司大股东名为逄超越,是东北籍“资金掮客”逄宇峰的女儿。我此前的文章写到过逄宇峰的故事,他与多位博彩大佬产生了交集,目前也因债务纠纷避走境外。

去年6月,香港高等法院公布的主要案件信息栏,逄宇峰与赵薇的老公黄有龙,一起作为被告被债权人起诉追讨近3亿港元债务。其实,紧挨着该案件,褚庆祝与吴湘宁的名字赫然在列。他们被一家叫仁信财务的公司,起诉追讨1.7亿港元的欠款。

超级“当铺”

叠码仔总是对一些特定的行业感兴趣,比如红酒、高尔夫、艺术品以及电影投资等,背后的深意只可意会。

还有一个行业值得一提,典当行业。这是一个从传统的“当铺”发展而来,带有原始金融属性的小众行业。用质押品换取当金,随时可以赎回。很久以来,是否把典当行归为金融机构进行监管,一直存有争议。这个行业常常跟小额贷款公司与资产管理公司相配合,在民间借贷中占据一定规模。

2008年以来,有两家新成立的典当公司,开始快速发展。一个叫中安信邦,属于央企中信旗下。一个叫中泰创展,在“中植系”麾下。

中安信邦后来改名叫中信浩华。它引入了一帮战略投资人,打算借壳上市,无奈一直没有成功。最后,澳门最知名的叠码仔周焯华,接过了这些投资人的股份,成为中信浩华的第二大股东。去年,周焯华被逮捕,其在中信浩华的股权会如何处置,也颇值得关注。

至于“中植系”,这是国内最知名的综合性民营金控集团之一,旗下拥有中融信托、中融基金、横琴人寿、恒天财富等板块。涉足典当业,似乎也不足为奇。在中泰创展的股东里,吴湘宁持有12.89%。目前看来,这个小股东是境外另一股博彩势力的代表。

中泰创展在官方介绍中,并不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典当机构,而是“以资本市场业务和短融借款业务为核心的综合金融服务平台”。公司拥有专业投资团队8个,私募股权投资管理公司2家,资产管理公司8家,外资融资租赁公司2家、保理公司1家,全国典当及小贷机构31家。

但归根到底:你有抵押物吗,有的话,可以在我这儿换点钱花。

如果还不上钱,“中植系”旗下强大的资产管理公司就可以上场了。在北京,“中植系”曾参与驰援爆雷的中弘和乐视,最后以中泰创展的关联公司,接盘慈云寺桥旁烂尾的“中弘大厦”、乐视的工体西路3号房产以及乐视的办公大楼乐融大厦,作为结局。

当然,关于乐融大厦的拍卖,还有很多争议。“中植系”既是拍卖人,又是竞拍人,这让同为债权人的韬蕴资本温晓东非常不爽。不要认为用马甲公司参与竞拍,就可以规避这种争议。

“中植系”的玩法,跟近些年败落的另一个资本系,非常相似,惯用马甲,隐藏关联,从事各类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如果没有抵押物,或者抵押物不充足的时候,它也极可能踩雷,比如在康得新的大败局,损失超过50亿。而在一个整体下行、风险溢出的市场中,“中植系”处在风险传导的末端,压力只会越来越大。

去年12月,“中植系”最核心的执掌者解直锟,猝然离世。虽说心梗属于意外,但受困于集团内部化解风险带来的高强度工作压力,恐怕也不无关系。

上海莱士“黑天鹅”

从公开信息看,吴湘宁、褚庆祝夫妇,以入股中泰创展为契机,曾与“中植系”有过一段蜜月期,无奈最后走向了决裂,闹到对簿公堂的局面。

“中植系”关联公司中海晟融,通过司法程序向吴湘宁夫妇讨要超过4.9亿的款项。法院的裁定文书,透露了该案的诸多细节。纠纷的源头,却非常有意思——事涉血制品上市公司上海莱士2018年的股价“黑天鹅”事件。

上海莱士,在科瑞集团郑跃文入主并推动上市后,短短几年,成长为市值超过千亿的血制品龙头公司,一度被称为“血茅”。

2017年底,吴湘宁的北京创海美联与“中植系”公司签订合作协议,“中植系”通过关联方投资四个信托计划,合计买入上海莱士约4725万股,耗资约8.5亿元。其中大部分是“中植系”的钱,相当于“中植系”配资给吴湘宁公司进行炒股,褚庆祝出面提供了无限连带责任担保。

紧接着,2018年2月,上海莱士就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而停牌。现在看来,褚庆祝此举,更像是庄家获知消息、提前埋伏的内幕交易。只待复牌之日,便是丰收之时。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到当年12月,上海莱士公布海外重大并购交易并复牌股票时,连续的十个跌停让投资者措手不及,公司市值蒸发了三分之二。这也被认为是2018年股市最大的黑天鹅事件之一。

“中植系”的四个信托计划惨亏,不得不平仓,最后合计亏损高达4.8亿。与“中植系”一样爆仓的,还有很多机构,形成踩踏式出逃的壮观景象。最后,当“中植系”想要吴湘宁夫妇为这笔亏损买单时,纠纷产生,只有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了。

至今,关于上海莱士2018年为何暴跌如此,仍是一个谜。众说纷纭。

根据我的观察,或许跟其大股东的政商背景有关。2018年,有一批给上海莱士股价“抬轿子”的主力资金,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离场。毕业于江西财经大学的郑跃文,在其校友圈子里十分活跃。那一年,同样出自江财的另一位大佬级校友,江西老表圈子里的带头大哥,落马了。

随着上海莱士的高位跌落,郑跃文个人的财富也大幅缩水,在各类富豪榜上渐次暗淡。今年,他甚至失去了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

吴湘宁夫妇在上海莱士的滑铁卢,也成为他们命运的一个转折点。各类债务纠纷纷至沓来。

一个涉赌关系网

在向吴湘宁夫妇追债的人群中,有一个叫翁嘉炜的人,他的背后是一个潮汕背景的资本系。值得一提的是,向金立手机刘立荣追债的队伍里,也有这帮人。坊间盛传,刘立荣曾因境外豪赌,几乎输光身家。这里可见一个隐秘的注脚。

现在想来,包括今天写的褚庆祝在内,我的文章已经点名了好几个涉赌的风云人物——钱峰雷、逄宇峰、周焯华,俨然一部《扫赌风云》的连续剧。他们的故事各自成章,但又有一丝隐隐约约的关联。

从2019年开始,内地警方加大了对跨境赌博案件的打击力度,尤其对于博彩大佬通过互联网私设赌场,并把触手伸向内地,成为重点调查对象。到去年收网时,太阳城的周焯华、德晋的陈荣炼等知名的博彩大佬,陆续被捕,流传出的涉案资金规模,高达数千亿。

上文提到的李本胜,曾经介绍王志才到金沙赌场豪赌的叠码仔,也在去年底登上了浙江乐清警方的通缉令,涉嫌开设赌场罪。当然,这个酷爱红酒和高尔夫的叠码仔,很可能已经不在境内,而是与浙江卫视的美女主持人携手远遁他国。

跟其他叠码仔相比,褚庆祝无疑显得更为低调神秘。

2015年至2017年间,褚庆祝、吴湘宁的名字,出现在仰智慧的蓝鼎国际的股东名录里。与此同时,在另一个著名的老千股毅信控股(现称保集健康)的股东阵营里,褚庆祝的名字,也与仰智慧、徐宁、朴星峰、朱李月华等人一起频频出现。

2015年,仰智慧在公开市场对毅信控股一顿增持、减持的骚操作,朴星峰、褚庆祝精准配合,豪取数亿元的收益。这也是一个通过操纵股价在资本市场精准输送利益的经典案例。

这里出现的朴星峰,是仰智慧在韩国济州岛操盘大型旅游度假项目的马甲。最后,项目由华融高价接手,并录得巨额的资产减值,也成为后来华融计提超千亿亏损的一部分。至于褚庆祝在这笔交易中的身份与作用,目前还不得而知。但他所属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圈子,已经十分明了。

只是,随着重量级大佬的倒台,这个圈子已趋于分崩离析。从他们各自身背的债务诉讼,可以感受到一丝曲终人散的杯盘狼藉。

灯光暗淡下来,这并不是属于电影业的好时代。有时候,电影也拍不出现实的精彩。


拆姐原创,严禁抄袭,严禁未授权转载


公众号:拆哪儿(ID:IChinar)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牌桌之外,一个暗淡下来的资本欢场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