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中大女生爆料法学院某教授私生活混乱,以恋爱之名玩弄女性,骗其初夜

昨晚,中山大学一女生在网上爆料称,中大法学院杨教授打着单身的幌子,以恋爱之名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关系,还骗了她的初夜。

女生在微信公众号“总会找回自己”发表长文《中山大学法学院杨教授骗了我的初夜,如果我不说还会有下一个》,自爆她与杨教授的交往经历,揭露了杨教授师德败坏,私生活混乱,热衷于玩弄女性情感的真实面目。文章阅读量很快就达到10万+。

在女生的描述中,杨教授丝毫没有一个教师的样子:常年混迹各种酒局,说话粗鄙不堪,斯文扫地、狂妄自大、好色下流,视女性(学生)如玩物。

下面摘录几句该教授的“金句”:

 

男人女人只有发生关系后才会亲密,就不装了。 

 

你是我睡过的第一个处女,我杨X的人生也算圆满了。 

 

我的模式是先睡一段时间再说,睡出感情我就可以留宿,第二天再一起吃早餐,慢慢地再干点其他事情。 

 

我这个人私德比较差,我只要不违法就行了。 

 

结了婚才给我生孩子的女人多了去了,我要的是奋不顾身给我生孩子的女人,我要先“验货”。 

 

教授眼中无行政,更何况学生?

 

这样的教授太可怕了。这已经不是中山大学第一次爆出品行不端的“狼师”。几年前,中山大学一教师在网课直播间同时与三名女子聊天约P,被所有上课的学生看到,引起一片哗然。

我们的高校怎么了?高校教师队伍里为何频频爆出素质低下的“人渣”?我们社会对大学教授的期望向来较高,不管是在学识上还是道德上,然后现实屡屡刷新我们的三观。

眼下,正是填报高考志愿之际。如果高校充斥着如杨教授这样的败类,谁还放心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大学去。如果连大学都不安全,我们还能指望什么?如果没有一个安全的校园环境,林奕含的悲剧还会上演。

被杨教授伤害的女生称自己原本是个热爱生活的人,会经常拍摄天空、风景,会因为花开而欢喜,如今已经失去了对生活的感知能力,时刻饱受精神折磨与羞辱,痛苦到想要自我了结。

好在这次,她挺过来了,勇敢地说出了她所经历的一切。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又做噩梦了,梦里那个人一脸得意地说:“你是我睡过的第一个处女,我杨某的人生圆满了......”。被惊醒的我恐慌地想起那张沾满血的被单,脑海里又回忆起下体那种撕裂的痛,久久不能入眠。

 

首先,谢谢每一个愿意花时间去看我文字,了解这个故事的人。

在写下这些话的时候,我已经抑郁很久了。再回首时,发现敲击每一个字都是那么的困难。谢谢知道发生这种事情还愿意一直陪在我身边的挚友,给予我温暖和支持。室友说我曾是个骄傲的女生,不知道我要做过多少心理建设,才能撕开自己的伤疤,把这件事说出来。我不希望有更多的女生因为他受到伤害,纵然我可能要面临网络中不理解的声音,我也决定不再做沉默的羔羊。

一、相识,始于学术崇拜,却是噩梦的开端

在校期间听过杨老师的讲座和课程,当时觉得他是一个博学有趣的人,研究方向之一是认知心理,又基于研究方向的部分交叉,阅读并引用过他的论文,觉得他的某些学术观点和视角很新颖。聊天中发现我们有着相同的运动习惯,他还会跟我分享音乐和星座。此前我一直是个谨慎小心的人,我内心觉得,他在法学院任教这么多年,老师的人品应该是有保障的,他不敢也不至于有多坏的,就降低了自己的戒备心。于是实习的时候我说老师要是来附近的话可以一起吃饭交流。那时候的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能击中我的内心,好像他知道我想听什么,也知道我想要什么。我一开始以为我们是难得的灵魂契合,后来发现,我不过是他多年以单身旗号玩弄女性累积经验的“实验品”之一。

有天我收到他发的微信:“会喝酒吗?”我回答:“不会,怎么了?”他说:“不喝酒的女学生不适合出席。下次吃饭。”我当时觉得有点奇怪,但以为他在开玩笑就没说什么。

二、第一次线下单独见面,他说等我毕业

和杨老师第一次单独见面吃饭,是在我毕业前4月份的一天,那时正值广州暴雨季,杨老师当时提议去琶醍。那是我第一次去琶醍,以前只是路过。吃饭过程中他和我讲述了他与前妻(初恋)的婚姻经历,他是如何以男友身份照顾患癌的岳父直至去世,后因性格不合而离婚,如何独自抚养孩子至今,他还告诉我他在此之前的一些恋爱经历,使得他不太相信女人。又说我看起来没有什么野心,和她们不一样。在聊天过程中他不经意间流露:他平时喜欢喝点酒,是因为他一个人久了,加上学术压力大,容易抑郁,所以要喝点酒。于是我问他一个人多久了,他说离婚快十年了。

后来,我再次确认他是否单身,他的回答依然“是”。我问他想一直单身下去吗,他说以后他想找个学生。接着我问他是否知道我对他有好感,他说:“我一个中年男人,怎么可能不知道?”甚至跟我直截了当的说:“我没有不喜欢你,只不过我们认识的场合不对,如果我们是在饭局里认识,我今晚就带你去开房。”我立刻答道:“那我不会跟你去”。我的认真回复让他也愣了一下,随后他声称自己是年少得志,是法学院最年轻的教授,所以说话比较狂傲。我心里虽然觉得他说话的方式让我不适,但他说过他多疑,是不是在试探我是个随便的人,又基于他平时在课堂上的说话风格我又想他可能是在开玩笑。他又说:“不过如果我们不是在学校里认识,你还不一定看得上我”。杨教授知道他老师的身份是有光环的,如果不是基于一种崇拜和信任,我不会轻易产生好感。

那段时间我看过他推荐的书,聊天中我也向他描述了未来理想的生活画面是我的爱人坐在沙发上看书,我也在他身旁一起看书,还有假日一起出游旅行,他说以后有的是大把机会。吃完饭走在路上他表示学校管得严,让我保密,说:“等你毕业”。我当时以为他的意思是等我毕业后就可以公开交往,我没能想到的是,等我毕业这句话仅仅意味着:等我毕业再和我发生关系,如此学校也管不了他了。

三、他的关心与冷漠交替,让我逐渐沦陷他给我感情圈套

过了一些天,杨教授在琶醍陪我过生日,那天他带了红酒,说可以练习喝一点酒。吃完饭他跟我说以后他喝完酒要我记得给他点粥喝。我们吃完后他又带我去了江边天台切蛋糕,邻桌有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在旁边玩,他突然看着我说:“你给我生个女儿吧,我真的好想有一个女儿。”听到这话,我当时觉得,他是认真想和我有未来的。当晚他叫车送我回学校门口,我们坐在车后排座位,他在车上搂着我肩膀,并将手放在我腿上一路回来,我虽然紧张,但心中在安慰自己谈恋爱有这些行为大概是正常的。回去后收到短信,他说:“今天晚上喝酒表现不错,以后可以多锻炼”。

几天后他又叫我跟他一起去吃饭,我问他是和谁一起,他说老乡们,我觉得他是要带我见他的朋友吧,但我那段时间要准备答辩,就没有去。

我发现他好像总是有很多酒局,那段时间有天他说在上海出差,凌晨他突然发消息说:“喝多了,好多姑娘”。醒后又告诉我昨晚喝多了不好意思,见面后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撩你,不受撩啊”,又强调只是有男有女的正常社交。

520 那天,他说第二天要去海南出差,还分享了机票给我,说是出公差。那段时间我们总聊天分享日常,他夸我有好媳妇的潜质,我们也会给对方的每一条动态点赞,但他总是行踪神秘,我还是觉得不对劲,觉得他会不会隐隐约约向我隐瞒了什么,就想再次向他确认对我们关系的真实想法,于是我们又约见面。

(5200转账为朋友圈的截图)

在那次吃饭间我跟他表明,失恋要趁早,我还有时间在学校缓和一下,不想等到毕业之后。杨教授问我是他做错了什么还是说错了什么吗,让我放下心好好去上班,吃完饭开车他带我到大学城中心湖边走走,路上他又问我:“有没有人说过你的屁股很翘,你第一次见我穿牛仔裤的时候我就发现了”。杨教授说我不会谈恋爱,很多事情都不懂,get不到他的点,他会慢慢教我。接着他暗示我“男人女人只有发生关系后才会亲密,就不装了”。那天晚上雷电交加,他开玩笑说这是要劈珠江新城金融业的渣男们,我告诉他我是坚决不做第三者的,他说他也不做,我们走了走他又送我回学校。(直到最后我才知道,关于第三者的事实是,他向我坦白他和已婚女性在对方婚内有不正当关系。)

临近毕业前,大家都开始策划拍毕业照,我发了出门约同学一起去拍照前的照片给他看,杨教授说:“学生装,够清纯”,要我下次这套裙子穿给他看。几天后,我和他约在南校拍毕业照,他捧了一把白纱包装的香槟玫瑰来陪我拍照。在南校大草坪上,我在整理学位服里面的衣服,他突然主动过来帮我系胸口的纽扣,我当时觉得很不好意思,因为毕业季的大草坪上有很多人在拍照。我在想如果他不怕周围的人看到,那他肯定对我是真心的了。晚上他开车送我回宿舍的路上说:“摄影师怎么不会看眼色,我都给你系扣子了还没看出来,也不会活跃一下气氛,说搂一搂啊”。原来他记得这些细节,我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听他这样说内心还是开心的。

四、那一晚,我们发生第一次,后来我才知道我可能遭遇了性暴力

在半年之际,情况开始不能预知地恶化直至地狱般。七月我上班了,那些天我白天要上班,晚上回去要整理收拾刚租的房间。那段时间他似乎并不关心我,只会问我收拾好没有,要来我住处吃饭喝红酒。他告诉我他要去趟湖南,我问他是和谁一起,他说只是带孩子去旅游,要不然才不去。(直至最后他向我坦白,这次旅游是和传媒业的某湖南女人一起去)

回来后,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参加很多酒局。他说他作为一个中年男人总是会有不可避免的饭局,去饭局也会拍照片给我看。有天晚上他发消息说:“喝多了,回你那吗?”让我发定位给他,我以为他喝多了在说醉话,他又说我“可惜了,浪费了人生好时光”,我觉得他不尊重我,他却说:“法学院的学生太自重了”。他说过的很多话都在颠覆我的认知,可人一旦陷在感情中是迷茫的。

我们出去吃饭的时候他说我总是追问过去,说我太正经了不会谈恋爱。杨教授说恋爱的本质就是场博弈,不能看他说的,要看他怎么做。有时候他说我对他的感情一年以后就会变的,于是我需要不断向他证明。我总觉得见面时和微信聊天时他是两种不同的态度。他说是在忙工作,我告诉自己要大度,也要搞好自己的工作。那段时间我不断地在理性与感性中挣扎,他总是说我多虑了。被他说久了我也开始自我怀疑,是不是我真的多想了,又或许是真的对他的崇拜以及老师身份有滤镜吧,以至于一次次地在自我抗争中失败了。他的恋爱是种似乎是种奖惩制,他的忽冷忽热和疏远让我觉得是我的问题,逐渐产生了歉疚的感觉,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直至后来我才反应到他的所言所行是种PUA。

在接下来的一天里我想好好和他谈谈我们的关系,不然就从此了断,他来我住处吃饭,在那一晚发生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至今我都无法忘记那疼痛撕裂感的夜晚。我当时很恐惧,还没有做好准备,捂着我的裤子,不断跟他重申我真的是第一次,他坚持不戴避孕套,说他从来不戴避孕套,戴避孕套的话他就没办法做。我问他如果我怀孕了怎么办,他说:“怀孕了就生下来,我养,放心,我养的起”。我说:“那我呢?”他说:“一起养”。在他的迅猛攻势中我再也无法抵抗,他不断说着:“我要,给我吧......”我感到下体撕裂般地疼痛,不停地惨叫,血浸红了我的被单,他跟我说:“原来处女真的会流血,以前有女的是骗我的”。他很高兴地说:“你是我睡过的第一个处女,我杨X的人生也算圆满了”。他当时抱着我说“你要记得我是你第一个男人”。当时我发现出血太多被子都浸湿了,他说我太学生气,把大爷伺候好了这算什么,说:“把这个床单给我留着”。我以为那是我们爱的见证,于是我就保存起来了(后来当我打算曝光这件事才得知我可能遭遇了性暴力,这是不正常的出血量)。疼痛感太强了,我必须要不断告诉自己是爱他的,我是愿意的,把它“包装”成美好的事情,才能够自我接受。我问他我们会结婚吗?他跟我说:“在一起(结婚)也不是不可以,我们要慢慢来,不然感情往往来得快去得也快,有了你以后就不再找其他人了”。句句都让我以为他是真的在给我承诺。(直至最后他才承认说这些话是骗我的,是为了安抚我)

 

之后他说饿了让我搞点饭吃,于是我就起来做饭给他吃。吃完他觉得我被子上血太多没法睡觉非要带我出门去买被子,一向自傲的他送我回来的路上又突然问我:“以后会不会觉得自己怎么看上如此平庸的男人?”后来说他回家还要看孩子,让我好好休息下周再来找我。

五、在他心里,他只关心我们之间有没有性生活

杨教授告诉我那两天学校有事要处理,有人给学校写了多封举报信,我怀疑是不是作风问题,他告诉我是经济纠纷,并声称他绝对没有任何问题且已胜诉,我也没敢打扰他,只是发消息问怎么样,他问我这两天没事吧,我回答这几天都在渗血,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说正常吧,过几天就好了。我又问他学校没事吧,他说给学校写了检查,涉法涉诉学校哪管的了那么多。(后来我在裁判文书网搜索了关于他的生效判决,杨教授说谎成性,相关事件并非如他所言,具体可以上网查询)。

那天晚上我躺了一夜都没睡着,接连第二天三天上班都会轻微渗血。由于缺乏生理知识,我以为得了病,就赶忙去医院检查。结果医生告诉我有一个卵巢囊肿无法剧烈运动可能需要手术(后复查是误诊),我非常害怕就打电话给他,没能想到,杨教授的第一反应是:“怀上了吗?是我的吗?”我说我好像生病了,很害怕,想你来看看我。接着他说他晚上有酒局要谈很重要的事,晚上看能不能早点结束过来。那时我的心开始揪了起来,电话后我等了几天他才来,杨教授说我是因为没有正常的性生活才会内分泌失调,激素水平紊乱,让我别紧张,说:“你就当生了个儿子”。过了几天他有次发消息问我手术了没有,我说医生安排下次生理周期要复查才决定。

从那后杨教授似乎开始冷暴力/玩消失,控制见我的时间,我们见面变成了十天半月,我也开始了人生中最艰难痛苦的时光。每次问他都是在出差、在喝酒,不是在茂名,就是阳江,下次又是东莞。他说好的CP要一起以赚钱为目的,他同学夫妻两人就喜欢躺在床上数手表,感觉比做爱还爽。杨教授来我这里吃饭,说他就喜欢传统的女生,声称“我们湛江男人是全国最大男子主义的,我从来不做家务的”,他说:“哪个女人要肯跟着我几年,我就可以考虑给她一个‘名分’”。

那段时间杨教授和新入校的研究生吃饭,他发了照片在朋友圈,见面时又和我炫耀说看到他朋友圈的人都说他周围怎么都是美女。杨教授告诉我他有天带他的一个学生出去吃饭,那个学生很能喝酒,饭局上服务意识很强,他甚至有点恍惚间把她当作女人,但他不睡自己带的学生。他还说每逢在饭局里有女人喊他杨教授,他就不禁要多喝几杯。面对生病的我,他日渐肆无忌惮地在我面前大放厥词,露出他的本来面目,每次我说想跟他说清楚,他就说他很累不想谈。杨教授说他不接受“安排”,但我要接受他的安排。他说我不能骂他,骂他的话他就不理我,我不明白那是不是PUA,只是那段时间因为担心病情的我没有精力去和他争执。

 

六、人生至暗的日子

那是我有生以来最黑暗的日子,有一种被得到之后再弃之如敝履的感觉。我仿佛变了一个人,白天上班要假装地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下班后会在回去的路上控制不住偷偷地哭,口罩下的泪流满面,没有人能看得出。有天早上醒来我甚至狠狠扇了自己两个耳光,洗澡的时候会在淋浴下冲洗很久,我觉得自己开始面目全非,心事憋在心里慢慢一点点发霉、腐烂。

我没有告诉父母、身边的朋友同学发生了什么,不敢说也说不出口,只能静静地一日又一日,度日如年。好友似乎发觉我不太对劲,我还是没能说得出口。经过那段时间精神折磨,我已经身心俱疲,直到生理周期后我复查发现原来是误诊,没有任何问题,我才开始恢复气力想约他当面说清楚,再一次想要做个了断。

我向他表明我似乎应该逃开他另换一个城市生活,去另一个城市。他说离得很近他可以去看我。那天他夸我品性好值得赞扬,说:“你不能向‘她们’学,你也学不来,你是应该直接娶回家的女人”。杨教授又夸夸其谈我们的恋爱模式是不一样的,说:“你需要的是一开始就你属于我、我属于你,然后才可以发生关系做其他的事情;而我的模式是先睡一段时间再说,睡出感情我就可以留宿,第二天再一起吃早餐,慢慢地再干点其他事情”。

那天我说我想走,我在他肩头哭了很久,他却突然告诉我一个令我震惊的消息:“我有个大学同学想和她老公离了婚给我生孩子,我有点动心了”。又告诉我他这位同学是湖南人在大理投资了民宿,比他有钱,如果生了孩子这个女人可以自己养。听到这种话我当时懵了,他数次的谎话让我无从得知他背后到底隐藏着多少秘密。(我以为他只是想无缝衔接,但后来才知道,原来他是同时交往着几个女性!)我怔怔地看着他,杨教授点着我的额头说:“你的脸上写着两个字——‘道德’,我这个人私德比较差,我只要不违法就行了”。他总能在各种谎言中游离,在每次离开前还希望和我发生关系,问我要不要和他睡,我不同意他又说感情的事要慢慢来。那时候我心灰意冷,正好过年休假,我努力装作像是什么事情从未发生过一样,不想让所有的家人朋友操心,可是我无法控制地心情抑郁。

我成长于非常传统的家庭,一直以来洁身自好,期望着得“一心人”。我觉得自己像一个巨大笑话,不断地想这些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羞耻感侵袭了我整个大脑,觉得自己无法面对爱我的对我抱有期望与祝愿的所有人。和他这样的烂人纠缠过,我觉得我再也无法真正拥有幸福了。甚至有时候我会洗脑自己,他说我是应该娶回家的女人,是不是嫁给他我就能抚平这一切了,让这一切看上去不那么糟,对爱我的关心我的人有一个所谓的“交待”?

 

七、他的感情生活比他的学术生活更“精彩”

当我看到他在大理民宿发的朋友圈:在温暖的地方见温暖的人。他竟然真的和别人在一起!我开始反应过来,想厘清这段复杂关系的时间线。过完年我出差回来见面他说那些照片是因为他喝了酒一时兴起乱发的,又笑着说:“在我身边心要大一点”。他开始向我摊牌,给我看了他口中的已婚有家庭的湖南女人的微信,他备注:刘S(在此前我从未见过听过此名字)。原来他和刘姓女士在一起很久了,他告诉我刘有黑历史,曾婚内出轨富二代同居两年,后又于婚内和他在一起,所以他不太相信她。他说刘的老公是四川人耙耳朵,只有他能征服的了刘。杨教授之前说他不做第三者是赤裸裸的谎言!我才回忆到去年我毕业那段时间他去湖南旅游是否和她一起,他说不是,才又告诉我那次旅游是和另一个做传媒业的湖南女人一起,今年才和传媒业女人分了手,我问他们俩又是什么时候的事,他又坦白说他一直以来都是几个女朋友的,说:“我睡过的女人都会黏上我。”我问他怎么可以同时和多人进行交往,他竟说:我没告诉你吗?忘说了。

接着他说:“她(传媒业)把我拉黑了,正好我不用自己来。”原来他一贯的伎俩就是在最后露出渣男真面目,然后逼女性自己主动离开。杨教授说他从来不缺女人,他还说:“结了婚才给我生孩子的女人多了去了,我要的是奋不顾身给我生孩子的女人,我要先‘验货’”,并打开他手机给我看了他和某不知名女性关于生孩子话题的聊天记录。

杨教授似乎对做生意的事情更上心,告诉我他不爱在学校上课,他上学期的排课量是学院倒数。又说这几天刘回到广州了,他要应付一下她,还说和刘在体育西附近一起投资了某铺面准备开私房菜。我又问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他说2019年他们就开始来往,他每次喝醉酒了就去她家睡觉,进门就先搞一炮,睡完就走,从不客气。甚至包括我生病那段时间,杨教授说我每次都一本正经啰啰嗦嗦问一大堆最后还不愿意和他睡,所以他就优先去刘家睡。他说刘比我乖,进门还给他脱鞋,告诉我他手机里面有他们的小视频,还说她任何时候都能满足他,他可以想要就要。

他猥琐轻蔑地笑着跟我说:“你现在是比我年轻,可是你还有你那么多师妹呢”。他总是能不断地毁我的三观,从开始的道貌岸然到污言秽语完全暴露出了人渣的真面目,中山大学法学院杨教授作为高校法学院的教授道德败坏,打着单身的幌子,以恋爱名义行玩弄女性之实。我很难想象过去有多少受骗者,未来又有多少即将被骗的学校里的女生,无论如何,他不该将手伸向学校。现在回想整件事情还有发生的时间线,现在我才真真正正反应过来,原来杨教授从学校开始就是耍我的,在玩弄我的感情,同时劈腿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关系,女性在他眼里也仅仅是玩物和发泄欲望的工具。

我悲愤交加,再次打电话去质问他的时候,他竟说:你没什么吧,成年人不就是应该来去自如吗?叫嚣着跟我说,“我单身,我告诉过你我有很多女朋友的”。但事实是他一直以来都在欺骗我,在我们发生关系前他从来都说自己是单身,没有女朋友,如果我知道他和已婚的刘S以及传媒业的女人或者其他未知女性同时发生复杂混乱的关系我是坚决不会和他在一起的。至于他最后对我坦白的这些事情的真实性其实很好核实,在此我恳请周围的知情人士能帮忙提供一些证据,以供后期学校进行调查!

八、结束这段腐烂的“感情”,我想努力重新再爱这个人间

一直以来,我的神经被不断挑动着,我的三观被不断刷新,我的自尊心被无情践踏,我精神与信仰濒临坍塌。在写下这些文字的过程中我感到几近昏厥,几次都呕吐出来。有人说人家是教授,你只是一个学生,你告人家没用,忍忍慢慢会过去的,要止损......中大法学院杨教授一向恃才傲物、目中无人,他曾说过“教授眼中无行政”,更何况学生?正如最后次我和他通话时他说:“说出去对你我都不好,你这不是一个‘理性人’的做法!”当他对我坦白他的混乱关系后再看他在妇女节发的朋友圈觉得很讽刺,杨教授就是这样依靠妇女同胞,坑害妇女同胞吗?这段时间每时每刻都在做思想斗争,到底是勇敢说出来,还是就这样忍气吞声,直到有天抑郁而死,把这个秘密带到坟墓里去,我想过自杀来掩盖这段羞耻,这样就能粉饰太平,维护自己可怜的自尊心和表面的美好。女性总是背负着更多人性的枷锁,从小到大被教育要善良、温柔、优雅、礼貌、微笑,要“听话懂事”,但其实最应该被倡导的是女性要勇敢!敢于直面自己、直面生活的真相;敢于揭露恶行、和恶行说不。“忍耐不是美德,生气才是”。今天,我说出这件事,也许我是最后一个受骗者;不说出来,未来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被道貌岸然的形象所蒙骗。

学校是我们每个人心目中的圣殿,承载着无数人的青春与黄金时代,多少人离开后还要在现实与梦境中回忆着那份初心。去年此时我也和千千万万毕业生一样,怀着对母校的留恋以及对未来的憧憬。没曾想,最大的陷阱不是社会给我的,而是......但我必须澄清,这个人只是道貌岸然伪装地太好而未被发现。作为一个法律人,我知道他的很多行为即使游走在法律边缘,但还不至触犯法律。

但杨教授作为一位高校法学教授是否只要不违法就可以,而无需道德?我相信中大日后绝不允许这样一个道德败坏的人还留在学校毁我校百年声誉;但如果这样的人还留在了教师岗位,留在了学校里面,我恳请各位家长、老师同学、在校的以及未来的师弟师妹们,一定要千万警惕,远离这个披着人皮的狼师!愿悲剧不再重演(后续将提交录音以及其他证据给学校相关部门)。

喜欢不是错,无底线地欺骗玩弄感情才是错。

曾经的我是个热爱生活的人,会经常拍摄天空、风景,会因为花开而欢喜,觉得小鸟叫声也是好听的,但我现在好像逐渐失去了对生活的感知能力,每每想到过去的精神折磨与羞辱都痛苦到想要自我了结。我知道自己也许会招致周围部分人的疏远、网络中不理解的声音、无尽的嘲讽、谩骂甚至荡妇羞辱。我想向所有关心我的人道歉。这次,如果我没能挺过来......

如果我能挺过来,我想重新去爱这个人间。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中大女生爆料法学院某教授私生活混乱,以恋爱之名玩弄女性,骗其初夜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