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山田孝之,大概是个演员吧

山田孝之出了一个跟拍他五年的纪录片,《No Pain No Gain》,B站翻译做《不劳无获》。

纪录片第一个镜头,是2018年11月4日,山田孝之在剪头发,他摸着自己的头发说,这六年长了这么多白头发,尤其是最近这一年长了好多。

这一年他35岁,镜子里的他,脸还是非常蓬,看起来胶原蛋白十足。可是他边说着话,边用手指拨头发,拨开的地方真的可以看到很多白头发。

这个纪录片跟拍了他五年多的时间,大概是从他30岁(2013年)的生日开始,一直到今年(2019年)年初发表的时候。

2013年9月29日,纪录片刚开始拍的时候,是在《暗金丑岛君 Part 2》的拍摄现场,他一边做拉伸,一边说,在每次开拍前他都还是很紧张,前一晚都会失眠,没办法睡觉,非常不安,担心能不能拍好。

他在片场的办公桌前仔细调整笔记本电脑的位置,鼠标垫的位置,鼠标的位置,还有办公座椅的高度,把一切调整到好像“自己就在那里办公“的位置,看起来真的很像一个强迫症患者。

他说,如果没有对角色的自信,是无法进入角色的,我会决定好角色的一切,比如动作,观点,说话速度,体型等等。

大概一个月以后,山田孝之过了他30岁的生日,片场的工作人员买了蛋糕,帮他庆祝生日。

在这个片场,还看到只穿着内裤,几乎全裸被绑住的菅田将晖。

这一年,菅田将晖20岁,刚刚得了日本电影学院奖新人演员奖。

山田孝之说,我20岁左右的时候好不容易找到方向,菅田将晖却一直进展的很顺利,他不在乎个人形象,不断挑战新的角色,我真的觉得他很努力。

关于自己的20岁,山田孝之说不知道为什么,20多岁的时候,一直不怎么快乐,虽然也有快乐的时光,工作也不错,但是放在人生中的话一点也不快乐。(之后他还提到了自己20岁的时候得了忧郁症,有过很糟糕的时期)

山田孝之刚出道的时候也是平步青云的节奏,被星探发现的时候,他长着可爱秀气的脸,被误认为是女孩子。做了演员以后,也是意外的发现很有天分,演技受到很多人称赞。

做演员,是需要好演技,可是做顶级演员,很多时候还要需要多一些运气。

山田孝之几乎是一出道就遇到了好时候,连着接到好几个作品都是出圈奇作,在当时都非常火,收视率非常高,他几乎是一不小心就攒到了满满当当的实绩基础,是现在很多流量小生都不能比肩的。

可是就在他21岁那年,突然有了一个私生子,闹出了很大的动静,一下国民好感度降得很低。不过好在山田是有演技傍身的,所以人们还是会觉得,没什么好犹豫的,有这样的演技和实绩,哪怕闷着头坚持几年,还是可以继续一往无前向前走。

可是人就是很奇怪,被人们觉得不用犹豫的人就是会各种很犹豫,不知道该干什么,该往哪里走。

基本上20岁的时候我一直在想,好想早点死啊,人生太漫长了,然后有了孩子对我来说影响很大,我必须活下去,为了活下去该怎么做,我必须享受人生,要想享受人生该怎么做,那就必须努力改善现在不完美的地方,不断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开始这样做之后,就越来越快乐了。

跟菅田将晖相比,山田孝之的拿到的人生剧本是真的有点奇怪,但是也不好说到底谁的剧本更像主角。

30岁这一年,山田孝之对着镜头回顾自己过去的人生。他说:

在鹿儿岛待了15年,度过了少年时期,然后来东京作为社会人开始工作,又过了15年,现在已经30岁了。我给自己估算的生命很短暂,给自己的人生设定为60年。现在已经过去一半了,想想剩下的一半的生命,我觉得自己能做的事情很少,如果自己接下来不行动,到死都无法实现。

说什么我要当一辈子演员,我只会当演员,只会演戏这种话,真的很无趣。

一辈子只做一件事真的太无聊了。

这一年,山田孝之开始写自己的第一本书《实錄山田》,书的截稿时间是2015年,他有两年时间完成这本书。

纪录片导演问他,写书和你到目前为止表现的媒体不同吧,对此不会有什么不安吗?他说,就算写不好也无所谓,毕竟是第一次。

作为演员演各种角色大家都能想象得到,一定想不到我会出书,我会写歌,我想做那种好像开玩笑一样的,让大家无法预料的事情。

2016年,山田孝之33岁,《实錄山田》上市了。

他说我居然写完了,感觉有点搞砸了,没关系吧?

粉丝来签书见面会,跟他说以后也会一直支持你的,他说你读了这个书,你可能不会这么想了。

这一年,他决定终结《暗金丑岛君》系列,这个系列的人气非常高,连着出了三季电视剧,四部电影,豆瓣评分基本都在8分左右。

他说,我已经把它养成了,不论是这部作品的规模还是认知度都已经很不错了,还有这个角色,虽然没有到十全十美的地步,但算是完成了,是我花费很多时间塑造的,我开始想做些其他的事情了。

这之后,他又终结了《勇者义彦》系列作品,这个系列也是他演了好几年的高人气作品,为了塑造角色下了很多功夫。

每次演勇者的时候,他都会在作品拍摄的过程里塑身,不吃碳水,他觉得勇者应该在冒险的过程中让自己的身体逐渐壮实起来,肤色不断加深。会让人感觉勇者在成长,在不断升级,希望演出冒险的感觉。

《勇者义彦》杀青以后,他和同剧的室毅去唱卡拉ok,唱了Kinki kids的《哨子的少年》,载歌载舞,整首歌完成度非常高。

听说他一直想加入和他同期出道的Arashi,感觉不是开玩笑的,要是杰尼斯敢给他机会,他就敢加入。

2016年在东京丰州PIT,山田孝之和赤西仁结成的组合Jintaka开演唱会。

演出前在后台,

赤西说,你怎么样,找到感觉了吗?

山田说,不知道啊,没做过根本不知道,毕竟是第一次,第一次站上舞台。

赤西说,真是不可思议啊,居然完成了。

山田说,而且我还是一个演员,大概是。

赤西仁听了重复了一遍说,大概,大概是个演员

说到赤西仁,山田说,我最近能够变得积极,仁的功劳真的很大,看到他我就不会害怕了,时隔很久见面,发现我们想做同样的事情,我们两的观点很一致,他也很高兴,也想不断把这个音乐计划做下去,我们都是同样的想法,于是慢慢就做成了这样。

关于赤西仁这个人,很多人可能不太熟悉,因为他不能上电视。可是大概十年前,他是打开电视就能看到男人,红到如日中天,他大概是在用生命谱写反抗社会制度的故事吧,从他的身上获得能量的人一定不止山田孝之一个人。

在演唱会舞台上

赤西装傻说,作为组合好久没活动了;

山田吐槽说,才不是很久,是第一次好吗?我第一次啊;

赤西继续说,组合里很容易因为小事情就吵架;

山田说,谁知道啊,我从来没活动过好吗?我一直都是一个人活动的;

赤西还说,孝之你啊,我觉得你很脑子很好;

山田看着他笑了一下,说,怎么回事,我一点都不开心,怎么回事啊。

后来他说做音乐,没想到竟然一开始是和赤西仁一起,因为之前是绫野刚一直跟他说,我很喜欢你的声音,我想把你的声音通过我们的乐队传递给世界,如果你发和赤西合作的歌,说实话我觉得有点。。。山田说,没关系,我把音源发给你听听,听了以后绫野刚说,啊,原来是这种类型的啊。。。

没错,就是这种类型的

大概是2014年开始,山田孝之开始和阿部进之介一起开始创作电影《Day and Night》,他提出想做这部电影的制作人。到2016年底,编剧和框架基本确定好了以后,他和另一位制作人一起马不停蹄到处去见电影投资人,拉资金。

纪录片先是拍到一位京都的投资人,跟山田约在喝茶的地方,看山田喝完茶之后,投资人说山田先生你手指修长,真好,不过当制作人还是要看这个人的人性啊,如果是这个人来说我就会想给他提供资金。如果是山田的话,肯定有很多人会想提供资金的。

所以到最后也没弄明白这位投资人有没有提供资金。

之后他们又见了其他投资人,据说在这之前山田已经写邮件跟对方说明了很多,这一组人很认真,已经带来了基本确定的资金方,可是还是说剧本需要再完善,需要更深入才行。

在会议结束聚餐的时候,对方才老实说,我们不是因为这个剧本投资的,而是因为山田孝之才投资的。

山田听了以后特别不甘心,决定再努力完善剧本一个月,如果还不行的话,就决定退出制作人的身份了。

对于做这个电影的意义,他说,

让这部作品成功拍摄,绝对会有后辈憧憬我们,和我们走上同一条路,这样一来我们五六十岁的时候,或许这个行业还和现在一样没什么变化,但总有一天日本电影能够更加有趣,能够有能力走向世界。

电影终于开拍了,他从开机仪式开始就全程在摄影机后面看着。要做电影制作人,自己还有别的工作,常常需要两边跑,同一天坐直升飞机往返两个城市,纪录片导演说简直是地狱式的行程。他也老实说真的太累了,常常睡过觉也跟没睡过一样。

有一个细节是,电影里一位女演员把头发弄成了很粗糙的发质,他们都一致觉得很好,山田说改剧本的时候他就强调了,头发一定要那种地方陪酒女的发质,不能是那种东京精致女孩顺滑的发质。

他说看电视觉得时候这种情况最着急了,明明是在救护车上,妆还画得很好,头发还很整齐顺滑,真让人着急啊。

这种让他着急的事还有别的,他接了一个戏,特别郁闷的是,去试装的时候要了角色原型资料才发现角色是肌肉男,在这之前已经确定几个月了,片方也没说肌肉男的事。他看了资料吓了一跳,说肌肉也太多了吧,对方居然说,是啊,这个人可厉害了,全是肌肉,他就心想说,卧槽你早说啊!!!

那之后他就很焦虑,为了尽快塑造肌肉男的角色,不拍戏的时候就一直在健身。

他吐槽不靠谱的片方的时候,一边摇着头,一遍从包里掏出来一个指甲剪开始剪指甲,导演说“光看这个画面会觉得你是个坏人,这个发型,还开始剪指甲。居然边叹气边剪指甲。” 他听了也笑了,继续一边摇头一边剪指甲。

最后自己耗时三年制作的电影,因为自己要拍广告,没办法参加杀青仪式。

他很难过,不甘心地说,只要错开两小时就可以了,可是还是不行,因为拍广告耽误的话,就是上千万的事情了,所以比起我的心情,还是钱更重要,我果然还是一个商品啊,想到这些事情的时候,会觉得我为什么做这些事情呢。

他对着镜头说这些的时候看起来快要哭出来了。

不过好在最后,电影杀青和拍广告的行程有冲突的问题也顺利解决了,错开了时间。他非常开心。

自己做过制作人以后,山田孝之说开始觉得演员真是一个很好的工作啊。

还开玩笑说,以前没在乎过预算什么的事情,自己做过制作人以后,等到下次拍戏的时候要是很在意预算就好玩了,比如拍个好几次就一直道歉,说这个有点超预算了吧之类的,居然NG了这么多次,还不如不做演员了,死了算了。

2017年的秋天,他成立了自己的电影公司me&stars,拿到了印着自己公司名字的名片。

在记者会上,记者问作为演员和经营者,今后打算怎么平衡,他说没做过经营者,当然之后也会作为演员生活下去,在此基础上做其他的;

在说这些时候,他突然摸着自己的脸,有点怀疑地说,我应该算是演员吧?

记者们都笑了。

今年年初他制作的电影终于上映了。他说在修改剧本的时候,印象最深刻的是好几次一出门发现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但是从开始拍摄以后,时间过得很快,这么快就到了今天,真是感慨无限啊。

首映这一天他穿了红底白波点的内裤,他也展示给镜头看了,而且还展示了内裤下的屁股(导演打了码)。

今年他跟绫野刚,内田朝阳的乐队The xxxxxx也终于正式发了唱片,这个乐队从2012年结成,时隔很久终于攒到了他们觉得成熟的作品,发了唱片,办了演唱会。

纪录片到最后,他已经开始拍Netflix的新戏《全裸导演》了,他在片场过了35岁生日,导演说你又接了一个有趣的角色啊,他说想了想也就是现在才能做到,如果是5年前肯定做不到,这5年见了很多人,开了公司,当制片人,在这些基础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想着要怎么表达出去,怎么做才能说服别人。

这个纪录片最后,他说,在片场他们祝贺我生日让我度过了最棒的一年,如果能比现在更棒的话,真的就不得了,我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这么想。

导演听了也惊讶说,你现在状态这么好吗?

他说,很开心,真的很开心,很幸福,我爱大家

导演又问,有什么不安的事情吗?什么都可以,作为35岁已婚的男人。

他说,不安可能没有吧,不过这之后要去儿子要考的学校参加面试,可能会失败,但是已经练习过了,如果还会因为紧张而失败,那也没办法。面试会失败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但一定会努力。

他说这个面试是最应该好好表现的时候,为了这个面试,准备的自我介绍如下:

初次见面,我是山田孝之,出生在母亲的故乡冲绳县,在父亲的老家鹿儿岛川内市长到15岁,中学3年级转入东京武藏野市的中学,中学毕业以后,从15岁到35岁,大约20年间,一直在做一个演员。

奇怪的是,这时候他倒是没有怀疑,他是一个演员

虽然在做很多很多的事情,这之后也会做更多更多的事情,但是这时候,他没有怀疑地说,他是一个演员

演员山田孝之,期待你的更多作品,在这之后也请多多关照。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山田孝之,大概是个演员吧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