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山寨玩具的谜之幽默感对心灵造成的创伤已超越了讨论著作权

还记得那个被日本网友吐槽的中国山寨的哆啦A梦玩具吗?山寨玩具不是只有这么一例。

山寨玩具的谜之幽默感,早已超越了真与假的鄙视链 | 别的次元

Kin Obuchi

“原创” 和 “山寨”,“正品” 和 “仿品” 的界线于何处,又该由谁来决定呢?绘画、音乐、文章、设计,凡进行二次创作,无不有意或无意地会受到过往作品的影响。通过互联网,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在浩如烟海的灵感里搜到任何一个,因为一个错误的判断而卷入 “抄袭”、“山寨” 的风波。等排除万难完成了创作,却很可能又与已有的创意所撞车,到底该如何是好?

最近每每起了创作的心思,这样的疑问就浮上心头,最后不得不作罢。

山寨玩具的谜之幽默感,早已超越了真与假的鄙视链 | 别的次元

《亚洲山寨版玩具大图鉴》的作者 山寨番长,收集了很多有趣的山寨玩具。这些玩具的设计一看就来源于日本等国一些人尽皆知的卡通形象,再认真打量却又似像非像。硬要说是 “正品” 还是 “仿品”,行家一看就不是上得了台面的东西。对于他这样一位大量收藏山寨玩具的专家来说,对 “正品” “仿品” “山寨品” 又是如何理解的呢?

山寨玩具的谜之幽默感,早已超越了真与假的鄙视链 | 别的次元

山寨玩具的谜之幽默感,早已超越了真与假的鄙视链 | 别的次元

这个房间里的收藏都是山寨玩具吗?

因为我这个 “山寨番长” 的昵称,总会让人先入为主地以为我只收这类玩具,其实我最初收集的是可以变形的玩具。在收集变形玩具山寨品的过程中,不知不觉也收了很多其他卡通人物的山寨品,山寨收集品越来越多,我就被称为了 “亚洲山寨玩具专家”。

山寨玩具的谜之幽默感,早已超越了真与假的鄙视链 | 别的次元

你的收藏之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出生的1972年,对于一个变形玩具宅来说,是一个值得怀念的时代。电视台不但会播出新的机器人动画片,还会重播《魔神Z》这样的古董机器人动画片,随着动画片的重播,也带动了已经停产的玩具再次生产和贩卖。我是家里的长子,父母的收入也不错,没少给我买玩具。直到突然有一天,无意听到了父母的谈话 “给孩子买再多的玩具,对于学习也没什么帮助,以后还是别给他买了”。直到今日,我都清楚地记得当初听到这些话的心情。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他们扔掉了我所有的玩具,长大以后仿佛为了一雪当年耻,我把那时被迫扔掉的玩具都重新买了回来。所以在这里要提醒各位家长,如果对孩子心爱的玩具乱来,孩子长大肯定会变成死宅的。(笑)

还记得第一次拿到山寨玩具是在什么时候吗?

那时赶上毕业旅行去香港玩,发现了一个日本和欧美都没有的变形金刚玩具。制作十分精美,甚至毫不逊色正版玩具,为了跟变形金刚迷的朋友们炫耀就买了回来。这就是我成为山寨番长最初的契机。

山寨玩具的谜之幽默感,早已超越了真与假的鄙视链 | 别的次元

引于《山寨玩具大图鉴》第一卷 146页,闪电 的山寨版

您从那次以后就开始收集山寨玩具了吧?收集山寨玩具对于您来说是一件具有使命感的事情吗?

会有一种使命感。可能是宅男特有的强迫症属性,我觉得如果我不去收集这个玩具,它永远都不会被人所知。不过比起这种使命感,更重要的是我喜欢寻宝的感觉,发现以前从未见过的玩具。直到现在我进入玩具店,面对眼花缭乱的商品时,还会情不自禁,纠结到底买哪个,让我重温起儿时对待玩具那种激动紧张心情的,就是亚洲的这些山寨玩具。

山寨玩具的谜之幽默感,早已超越了真与假的鄙视链 | 别的次元

能给我们讲讲山寨玩具是怎么诞生的吗?

只要在中国有名气的玩具,市面上很快就会出现很多伪造品。比如 “托马斯小火车”,刚在中国火的时候,无论哪个玩具店都出售着大量的伪造品。最开始的伪造品比较无趣,就只是完全复制了正品。有一个店员一直劝我买假的托马斯的玩具,我打发她说如果有可以变形的我就买。待到第二次再去的时候,没想到就真的有了三个托马斯合体的机器人。

山寨玩具的谜之幽默感,早已超越了真与假的鄙视链 | 别的次元

山寨玩具的谜之幽默感,早已超越了真与假的鄙视链 | 别的次元

后来各家工厂又开始生产托马斯的变形机器人玩具。先是在原有的变形金刚模型上加上托马斯的头,后来还给新干线模型的车头安上托马斯的脸,慢慢发挥着,发挥着,就超出了变形金刚的范畴,本来是火车头形象的托马斯到了最后竟变成了卡车版,跑起来发动机轰隆作响。

原来是这样啊!山寨品被再次山寨,不断升级,不断进化,越来越放飞自我,最后就变成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东西。这时还怎么去界定正品和伪造品的界限呢?

不用去界定,整个进化过程才是最有趣的地方。

你看这张画,看起来是可洛比小青蛙吧。

山寨玩具的谜之幽默感,早已超越了真与假的鄙视链 | 别的次元

但是如果你把外侧都涂成蓝色,再在中间点一个红点,是不是一下子就变成别的形象啦?

山寨玩具的谜之幽默感,早已超越了真与假的鄙视链 | 别的次元

这不是……哆啦A梦吗。

这怎么看都是 哆啦A梦 吧,不过对于没听说过 哆啦A梦 的人,这就什么都不是了。因为我们知道了 哆啦A梦 的存在,所以才能认出这是 哆啦A梦。

给你看看这个玩具,是一个站在平衡车上的宇航员,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让他开平衡车。

山寨玩具的谜之幽默感,早已超越了真与假的鄙视链 | 别的次元

本来这是一个普通的宇航员,如果把身体部分涂成蓝色,再印上这张脸,突然看起来就像 哆啦A梦 了。但是到底哪里像 哆啦A梦,哪里像仿造品,已经无法划分得清楚了。

要不要把他看成 哆啦A梦,就看我们自己怎么想。

当然,制作的人可能想把它当成是 哆啦A梦 吧。山寨玩具的幽默之处,就在于制作者和玩家之间的相互揣测。

山寨玩具的谜之幽默感,早已超越了真与假的鄙视链 | 别的次元

装上电源,还有欢快的 BGM 和 小彩灯 呢

介绍你自己收藏的《亚洲山寨版玩具大图鉴》已经出版发售到第三卷了,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成书的过程吗?

最开始,我在自己的个人网站上介绍亚洲玩具。有几个出版社看了网站来找我谈出书的事情,但思路都是 “要符合出版社路线”,“介绍韩流文化顺便再提一下”,或者是 “塞到台湾美食介绍中间”。这时一位叫 HAMAZAKIKAKU 的编辑找到了我。他连变形金刚和高达都不知道,看起来并不是因为对山寨玩具感兴趣。他来我家的时候,竟然指着一个筋肉人的手办问我 “这也是变形金刚吧”(笑)。他虽然是个私下也很怪的怪人,但是正因为如此,也从来没让我去征得出版方同意,没说过我文章不合标准。没有对我提任何要求,反倒让我觉得很没底。

山寨玩具的谜之幽默感,早已超越了真与假的鄙视链 | 别的次元

《亚洲山寨版玩具大图鉴》第三卷

话虽这么说,不过上来就在第一卷封面这么显眼的地方放上山寨 哆啦A梦 和 [email protected] 的玩具,也是相当大胆啊。

我当时也很担心,跟 HAMAZAKIKAKU 说确实比较吸引人眼球没错,但是就这么在书店上架,不太合适吧。不如把每个玩具排版都排得一样大。但是他却说 “玩具又不是我们做的,就算被骂了,也不痛不痒。”

山寨玩具的谜之幽默感,早已超越了真与假的鄙视链 | 别的次元

第一卷封面

不知道 HAMAZAKIKAKU 是怎么看我的,但是对我来说,他是我的恩人。不过工作以外能不能成为朋友,有点不确定。(笑)

有没有考虑出版第四卷?

我已经迫不及待想出了。在写第三卷的时候,《宝可梦 GO》的游戏席卷了全世界。虽然在中国没有上线,但是中国也想借机把《精灵宝可梦》周边卖给全世界,制造出了许许多多的冒牌货,所以第四卷准备着重写围绕皮卡丘的山寨玩具。不过想了想封面如果用山寨的皮卡丘,再怎么说也太铤而走险了(笑),完了,HAMAZAKIKAKU 已经把我彻底毒害了。

山寨玩具的谜之幽默感,早已超越了真与假的鄙视链 | 别的次元

混合了皮卡丘和龙珠的山寨玩具

那到底有没有惹怒过出版社?

制作这系列图鉴时还真没发生过什么摩擦。不过,以前给一本手办杂志写文章的时候,有过一次吧。本来应该是连载的栏目变成了单次企划,我问原因,是出版社不高兴了。其实后来冷静想想原因也是显而易见,那一期做了一个人物的特辑,结果我的文章也写了那个人物的特辑。这也太傻了,被骂也怪不了别人。

如果《亚洲山寨版玩具大图鉴》也出了山寨版呢?

我是觉得很开心的。本来这本书决定发售中文版的时候,我还在想象,如果印出来是那种纸质也很烂,里面还有错页乱页的书的话倒是蛮有趣的。不过成书制作相当精良,在台湾、香港、美国的唐人街都有卖。虽然感谢我的书能得如此厚爱,不过我一直跟山寨打交道,这样精良的书反而有些许小小的可惜。

一般来说,“伪造品 = 有害” 是大多数人的共识,对于这个观点你又有什么看法呢?

伪造品是坏事。基本在哪个国家都属于犯罪。因为现在技术也在进步,当真想要完全复制正品的话,制造出连生产商都无法鉴别的高仿也是完全可能的。仿造首先是有害的,并且既然称之为仿品,就不可能超过正品。如果是贩卖低价的高仿品,或者盗用品牌的商标,这些行为违反了商标法,必须受到制裁。但是山寨的水平就在那里放着,看了让人觉得哭笑不得,猜不到作者到底在想什么。我觉得一些迷之设计带来的笑点,也许就是 “仿造品 ”跟 “山寨品” 的最大区别。比如前面我提到的那个 哆啦A梦,有这样可以狡辩的余地,也是山寨品的有趣之处吧!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山寨玩具的谜之幽默感对心灵造成的创伤已超越了讨论著作权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