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离奇的千亿矿权案

作者:贾村雨  原文

2003年,凯奇莱与西勘院签订合作勘查协议,探明菠萝井田储煤15.6亿吨。依照合同,这价值千亿的矿产就应该由凯奇莱负责开采,也就是说,凯奇莱拥有采矿权。但是,有高官看到了其中的巨大经济利益,就开始插手其间,让西勘院违背合同,又将采矿权交给香港益业公司,最后导致“一女两嫁”。

2006年,凯奇莱在陕西省高院起诉西勘院违约。同年11月份,陕西省高院判决双方合同合法有效、继续履行。西勘院不服判决,随后上诉至最高院。在审理期间,即2008年5月4日,某高官让陕西省政府向最高院发密函。8月2日,《中国青年报》刊发报道《公函发至最高法,谁在干预司法》,曝光了密函事件。

2009年,有全国政协委员希望最高院公布密函内容,遭到拒绝。直到2018年,媒体才首次披露了密函文件内容。该密函开头即写道,“现按照最高院民二庭与我省政府及有关部门座谈时的要求,将有关情况和我省意见报告如下”。密函首先指责了陕西省高院引用文件不正确,同时告知最高院“如果维持,会有一系列严重后果”。

在密函的干预下,2009年11月,最高院以“事实不清”为由,将案件发回陕西省高院重审。2010年11月19日,某高官又让陕西省国土资源厅撤销了65号文件,而65号文件是千亿矿产案最为核心的一个证据。2011年8月19日,千亿矿权案当事人、凯奇莱法定代表人赵发琦被榆林市公安局抓捕,他被关了近半年,后被取保候审。

在发回重审后,陕西省高院于2011年3月30日作出判决,认为原告凯奇莱与被告西勘院存在恶意串通,对案件进行了改判,认定双方的合同无效。凯奇莱上诉到最高院,在审理过程中,某高官又让陕西省政府多次干预该案。2017年底,最高院顶住了压力,作出判决,认定凯奇莱与西勘院合同有效,继续履行。

尽管胜诉了,但是西勘院并没有履行合同,赵发琦仍然拿不到采矿权。媒体就报道说:“陕西商人赵发琦,为夺回千亿矿权长达12年的胜诉之路,始终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干预着司法,如今,又一年的时间快过去了,胜诉的他,从地方政府那儿拿回矿权了吗?”

这个案子还有很离奇的地方,在审理过程中,最高院竟然把该案的案宗弄丢了。“在作出判决前一年的2016年11月下旬,该案二审全部卷宗一次性丢失,事发地点正是审理该案的有关单位。在丢失前的20多天,赵发琦公开实名举报陕西省主要领导干预该案,并指责此前有司枉法裁判。”

更离奇的是,卷宗丢失后,并没有报案,也没有展开内部调查,就连当时的监控也坏了。 “审理单位在发现卷宗丢失后,曾多方寻找,并发现事发时监控为黑屏,随即便逐级汇报至院主要负责人。但过去两年里,有关单位未对此事进行报案,也未展开内部调查,更未对任何人进行查处,卷宗至今无下落。”

到底是什么人,能量这么大呢?千亿矿权案当事人、凯奇莱法定代表人赵发琦,在网上公开实名举报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等人曾干预该案。原来干预案件的是省委书记,怪不得本事那么大。也幸亏这位省委书记卸任了,不然,赵发琦可能又会被有关部门抓起来,罪名也很好扣,比如寻衅滋事、侮辱诽谤等。

赵正永虽然没当省委书记了,但仍然在全国人大任职,是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还是正部级干部。也怪不得赵发琦虽然胜诉了,却仍然拿不到采矿权。在陕西任职多年的赵正永,应该在陕西还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大到足以阻止西勘院履行合同。有法律学者在评论这个案子时就说:“什么法大?领导的说法最大。”

只要手中掌握了权力,什么合同、什么法律,都可以践踏。赵发琦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称:“这么多年官司,核心问题就是一个契约精神。一个社会的正常秩序,要的是契约精神。我理解的全面依法治国,就是要让法律、规矩成为常态。但用12年去判定一个2000多字的协议有效,这是不可思议的。”

有权就任性,有权就可以让有关部门违反合同,还可以让公安机关任意抓人。有权就是好,有权就可以让政府去干预法院,还可以让法院把案宗弄丢。有的官员操弄权力,操弄司法,目的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图财。有人会问了,权力为什么那么任性呢?权力为什么捞钱那么容易呢?根本原因就是权力不受制约,权力没有被关进制度的笼子。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离奇的千亿矿权案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