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河北曲阳煤改气风波 | “批评教育”烧散煤户 有人一夜冻醒5次

文|程静之 编辑|冯翊 原文

烟囱里冒出了黑烟。

12月一个白色雾霾笼罩下的清晨,河北曲阳,零下四度。60岁的赵老汉醒过来了,发现脚掌冷得像一块硬铁,屋子里没有一点儿热乎气,他下床看了看炉子,烧得发白的煤球闪着星光,“火又快死了。”他叹了一口气。

那是一种椭圆、扁平的清洁型煤,因为不好点着,赵老汉从外面捡回一捧木柴,又掺了一块劣质烟煤引火,炉子里的火苗烧旺起来。对于像他一样生活在赵城东村的村民来说,冬天生火是头等大事。

一分钟后,三个穿着便服的陌生男人寻着这缕黑烟闯了进来,对着烟囱和炉子拍照。“你这烧的什么煤?” 其中一个问。

赵老汉立马意识到,查烟煤的来了。“因为达不到环保标准,今年政府不让烧。”赵老汉说,但这两天宣传禁燃烟煤的喇叭吆喝得没那么勤快了,他就拿来引火。

百米之外,又冒出一缕黑烟,正在拿烟煤引火的赵明也暴露了,六七个人进了他的院子。

赵老汉和赵明随后被喊去派出所问话,接受“批评教育”。这是曲阳县“散煤治理等环保督查工作”的一部分。四个月前,曲阳县被生态环境部约谈,随后加强了督查工作,赵明所在的赵城东村,是典型的城中村,被当做集中突破口,其中,禁烧劣质烟煤是一项重要工作。

赵老汉感到无奈,因为清洁煤球总点不燃,热量低。曲阳县自去年启动的“煤改气”“煤改电”工程,直到现在,承诺的天然气没有到来。再加上地暖管道铺设突然停工,供暖青黄不接,村民们只能烧清洁煤球取暖。

赵城东村的困顿似乎折射出曲阳县的环保难处。曾参与河北“煤改气”工程调研的武汉大学社会学系吕德文教授告诉《后窗》,投资“双代”(煤改电、煤改气),“成本很高,对财政的压力是很大的”。他发现,河北的一些地方没有大规模推广“煤改气”,而是选择性地在一些地区试点,曲阳可能也是这样。

僵局之下,赵城东村的村民往往受冻。

刚入冬的一个晚上,曲阳最低温零下十一度,村民李华把被子往上拉了拉,又缩了缩脚,整个身体在被窝里团成了球,膝盖快要顶到脑袋。他翻了个身,又醒了。手和脚都是冰凉的。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三点多,离天亮还有很久。

那是他第五次被冻醒了,之后半小时都睡不着,有时整个一宿没法睡,迷迷糊糊就到了天亮。

“这个冬天怎么挨啊。”

一缕黑烟,N次巡查

12月11日,曲阳零下八度,日头蒙上一层阴翳,街面上结了一块块冰渍,人们裹着厚围巾和口罩路过冒着热气的烙饼炉子。赵明把院子里的锅炉点上,保证躺在一楼瘫痪的老父亲不会被冻着。他和妻儿住在五楼,改烧清洁煤球后,温度上不去,只能靠开空调取暖。

“他们就盯着烟囱,谁家冒烟了就抓谁。”接受“批评教育”已经过去七天,坐在家里的赵明裹了裹身上的羽绒服,他不觉得那是一件多么严重的事,“就是用来引火,并不是真的烧。”

(赵明家的环保锅炉,煤球烧不通透,热度上不来。程静之 摄)

赵城东的村民说,穿制服的人11月初就出现在了村子里。11月24日,曲阳召开三次空气质量会商工作会议,决定以城中村赵城东、许城村为集中突破口,利用2-3天时间,对两个村进行全面解剖,然后再推广到其它城中村。对污染空气环境的人员进行拘留,电视台负责跟踪报道,对发现的负面典型公开曝光。

而后,巡查小组在村子路面上经常转悠,有时候十几号人“砰砰”使劲敲门,有时直接进到院子里,排查私藏的烟煤,光村头的一个人家就去了四次。

一位老人形容,巡查的人“24小时巡逻,晚上拿着手电,就这么往烟囱照。”一次夜里十点多钟,一部分巡查的人开了窗子直接翻进了她家里,另一部分人非得从小门进,一个胖乎乎、中等个子的卡在了狭窄的门框里,侧了侧身子才进去。

12月7日,曲阳环保公号发布文章《我县拘留2名燃烧散煤用户》,称11月26日以来,县公安局环安大队、赵城东村委会等部门共计查处违规燃用劣质散煤人员34人。其中,赵明、赵老汉“二次违规燃用劣质散煤,给予其治安拘留处罚”。

被发现的那天下午,赵明和赵老汉去了派出所,在讯问台的铁栏圈里“接受教育”。他们向《后窗》回忆了当时的情景。

对方问,“烧烟煤是不是污染环境?”

“是。”

“大队里是不是不让烧?”

“是”,他们解释了一通清洁煤点不着,不得不用烟煤引燃的原因。

“你这么做是不是不对?”

“是。”

赵老汉说,询问人员把他儿女三代的情况问得很细致,最后,要他们写下保证书,保证以后不烧烟煤,签过后字才能离开。

他们在派出所待了3个多小时就回家了。回到家的当天夜里十点多钟,赵明家卷门外的敲门声响了起来,由于他们已经睡下,没有开门。第二天,巡查的人来问他们为什么不开门,质疑他又在烧烟煤。赵老汉也被查了一次,那是一个早晨,他气不过,拉着对方往屋里走:“你看我烧的是什么煤?”

曲阳县环保局公号的那篇文章发出后引发舆论热议,人们质疑曲阳县执法失当。12月7日晚上7点,曲阳政府回应,称治安拘留处罚不实。用老年手机的赵老汉,从别人那里知道自己上了新闻。他们承认只是“接受批评教育”,但他们都说是第一次用烟煤,不明白政府为什么没有澄清这一点。

今年天刚冷的时候,赵老汉所在的赵城东村,大队喇叭就开始吆喝,不让烧烟煤,不让烧柴火,有烟煤的置换成煤球,需要买的拿户口本上大队登记。据南方周末报道,截至12月2日,曲阳县城中村共清理散煤1736.65吨,其中,赵城东清理散煤180吨。

“你这不让烧,不能把人冻死啊。”一位老人告诉《后窗》,以前烧烟煤热乎些,炒菜炖肉都能行,现在清洁煤很难点着,“不济事,滚不了,连水都烧不开,只能洗个脸。”

她买的电磁炉坏了,为了给小孙子炖一锅羊肉汤,往炉子里添了两根木柴,热汤在锅里沸腾,香味儿随着一缕烟一起飘了出去。

1 2 3 4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河北曲阳煤改气风波 | “批评教育”烧散煤户 有人一夜冻醒5次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