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不要再扯什么“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

原标题:不要再扯什么“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记重庆万州落江公交车事件

作者:浪里飞龙

不要再扯什么“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记重庆万州落江公交车事件

今天最大的新闻热点就是重庆万州落江公交车被打捞出水,黑匣子公布出事前最后几秒的视频。

瞬间朋友圈刷了屏,各种讯息内幕照片纷纷被爆了出来。

我们先来还原一下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事发当天早上,乘客刘伟萍于9时35分在龙都广场四季花城站上车,其目的地为壹号家居馆站。

由于道路维修改道,22路公交车暂不行经壹号家居馆站。

当车行至南滨公园站时,驾驶员冉某提醒到壹号家居馆的乘客在此站下车,刘伟萍未下车。

当车继续行驶途中,刘伟萍发现车辆已过自己的目的地壹号家居馆站,要求下车,但该处无公交车站,

驾驶员冉某未停车。10时3分32秒,刘伟萍从座位起身走到正在驾驶的冉某右后侧,

靠在冉某旁边的扶手立柱上指责冉某,冉某多次转头与刘伟萍解释、争吵,双方争执逐步升级,

并相互有攻击性语言。

10时8分49秒,当车行驶至万州长江二桥距南桥头348米处时,刘伟萍右手持手机击向冉某头部右侧,

10时8分50秒,冉某右手放开方向盘还击,侧身挥拳击中刘伟萍颈部。

随后,刘伟萍再次用手机击打冉某肩部,冉某用右手格挡并抓住刘某右上臂。

10时8分51秒,冉某收回右手并用右手往左侧急打方向(车辆时速为51公里),

导致车辆失控向左偏离越过中心实线,与对向正常行驶的红色小轿车(车辆时速为58公里)相撞后,

冲上路沿、撞断护栏坠入江中。

公交车坠江新闻一度被李咏掩盖,二度被金庸掩盖,今天再度成为新闻焦点,

这是一种好现象,这说明国人素质逐渐在提升。

然而网上批判叫骂四起,说什么“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本来批评之声是社会进步的动力,但是这种偏离的道德绑架,最让人反感。

怎么就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啦?

车上陪同坠江遇难的乘客中,有学生,有老人,甚至有妈妈怀抱里的孩子,

别的不说,但凡其中学会了打架的稍有力气的学生,你都可以把他归入“没有一片雪花”这些雪花里面,

但这,妈妈怀抱里的孩子难道不是无辜的???

道德绑架,你用在李咏身上,甚至用在金庸身上,都还勉强能说得过去,

但是,最烦这种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这种说辞。

前段时间还有一个新闻,就是一个走投无路饿极了的男子去到一家银行“抢劫”,

他拿着一把匕首,对着银行柜台的工作人员说:借我一百块钱花花,我实在没钱了。

这个事件当时还有视频,在网上也广为传播。

不曾想,有一个叫呼兰胖子的著名写手,写了一篇文章,

说什么“面对这个去银行抢劫100块钱只为买馒头填饱肚子的抢劫犯,我们所有人都有罪”。

作为一个作家,针砭时弊,用批判推动社会进步,本来是崇高的,令人敬仰的,

但是你用这种下三滥式的道德绑架,真真的令人反感。

你的逻辑不通呀,你惭愧,你自责,你很高尚,你一个人有罪就好了,

为什么要加上我?再或者,你加上那些为富不仁的贪官污吏有罪也行,为什么要说“所有人都有罪”?

我,我们,都是批判社会丑恶现象的写手,但我从不用,或者慎用“所有人”,

还有什么“没有一片雪花”,等等词汇。

好,我们现在理性地回归公交车现场。

现在曝光的有限的资料显示,与司机吵架,率先攻击司机的刘某,

真名叫刘伟萍(也有可能身份证叫刘伟平,户籍登记的时候名字出错很常见),1970年出生,现年48岁。

都说重庆出美女,这真没说错,如图所示,48岁了,还能P得像28岁,的确不是一般人。

这个女人,不简单,一定有故事。以我的分析,敢在公交车上率先攻击司机的女人,

要么是中国大妈那个年龄段的,要么是中国大妈那个身形的。

她这一个48岁的美丽艳“少妇”,敢主动打一个大男人,平时生活中,一定是一个强势蛮横的女人。

而事实上,她是一个有钱人。不但在壹号家居馆开了门店,还买了一辆80多万的小轿车,

看来平时的确不怎么坐公交车。

我的分析,在公交车司机说改道在南滨公园站下车时,刘伟萍应该在玩手机,加上改道,

她当时可能沉浸在手机世界里没有回过神来。

当她发现过站时,这个强势的女人,一定是要“得饶人处不饶人”的。

老娘有车有房有门店,年轻貌美有后台,偶尔坐一次公交车,为什么要按规则办事?

为什么不能胡来?

那些说什么“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的人,只顾着自己骂骂爽,赚几个点赞,这起惨剧就过去了。

真正该谴责的,第一,就是这个刘伟萍。

但要是说刘伟萍以往人生的平时就罪大恶极,显然是过了。

但是,你攻击一个正在驾驶的公交车司机,就应该是犯罪行为,对,犯的是刑法。

我不是法律工作者,不懂法律,不知道“攻击正在驾驶的公交车司机”有没有写进刑法?

如果没有,就应该加进去,就如同,醉酒驾驶现在已经写进刑法了。

作为一个针砭时弊的作家,写手,你就应该呼吁,醉驾入刑,

攻击正在驾驶的公交车司机的行为,也入刑。这,才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正确姿势。

另外,从视频看,公交车司机回击玩刘伟萍后打方向盘的幅度的确太大,

这幅度是否在司机已经情绪激动的状况下的可控范围内,只

有司机自己知晓了,世人永远也无法得知了。

如果当时打方向盘的幅度是受冲突引起,不可控,则,我们,不能再继续指责司机,

因为刘伟萍当时已经犯罪了。

试问,一个大男人,被一个飞扬跋扈的陌生女人持物体(手机)打了,你能冷静?

如果当时打方向盘的幅度是可控的,则,司机与刘伟萍同罪。

车上的乘客,你可以指责年轻力壮的男子甚至女性,指责他(她)不是“无辜的雪花”,

那些学生,和小孩(据说有妈妈怀抱里的小孩),诸位写手,诸位网友,还是留点同情给别人。

不要用每一件社会惨剧来推动社会的进步。

前些年成都公交车燃烧,普及了全国公交车安装生命安全锤。

难道这次惨剧,不能推动公交车改造,司机室要设置安全防护栏?

如果不能,那就只有推动“攻击正在驾驶的公交车司机”入刑了。

如果这条入刑,那,乘客殴打正在攻击司机的不法分子,就应该受到公安部门的现金嘉奖。

这样,才能推动社会慢慢进步。

你骂一句“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难道社会就进步啦?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不要再扯什么“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