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当一个基层女干部有多难? !

当了一年半基层女干部,有多难?我太知道了,就我自己经历的、听过见过的讲几件事吧。

第一件是我自己的,跟我坐一间办公室的直属上司,是一位50出头的离异男,某天晚上大约九点多,他打电话喊我“来KTV玩,有几位各局里的老朋友”,我完全没兴趣大晚上去ktv陪一群比我爸还大的老男人玩,连理由都不想找,硬邦邦地用“我不想去”拒绝了他。

他听到我的回答后似乎楞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我会这么直接拒绝,随后他让我找几个近几年招来的女公务员问问,有没有人想去的,我恶心到了极点,但考虑到他是我每天必须面对的直属上司,不得不敷衍地说我问问,然后我一个女生都没问,等了一会回复他说没有人去。

第二件事是听来的,当时同市另一个县跟我职位差不多的一个同事,因为工作交集跟我聊起来,在他们县一位男性乡镇书记(也就是乡镇一把手),要求下面一位新招的女公务员帮他(长期)洗衣服,包括内衣裤,这位书记自己有老婆,他不是自己当面告诉那位女生的,是让办公室主任(什么都管的职位)传达的,且很明确表示如果不干,她接下来工作生活都会很艰难。这位刚毕业,背井离乡,在当地孤立无援地女公务员,只能选择洗了。我不知道她在每次洗的时候内心是怎样的屈辱,我觉得如果是我我一定洗不下去。

第三件是跟我同届的一位女公务员,她在某乡镇办公室上班,有一天来我办公室对我哭诉(当时我那个上司不在,是的他每天工作时间下午都去打麻将),说刚刚过去的周末,她和另一位也是同届的女公务员被她们的领导用“让你们喝酒是给你们脸,不要给脸不要脸”等话语骂了一个周末,两个女生哭了整天,丝毫没让对方的行为停止。骂他们的起因是在一场招待某领导的饭局上,两位女生被要求喝酒,不巧的是一位生理期,一位感冒在吃头孢不能喝酒,领导当场就生气了,不是碍着有要招待的人在,可能当时就骂开了,事后便是上文说的那样。哭诉的女生说,其实平时她们被要求喝酒也喝了,就那一次,就被骂成这样。

第四件,还是酒局,座中有我爸,还有一位我高中隔壁班女同学的爸爸(是隔壁县局的副局长),以及上文提到的我那位直属上司。席间因为我跟他女儿同学,那位同学爸爸一直以叔叔自居,各种吹牛表示近乎不提,中途我爸有事先走了,饭后我坐在汽车后座跟这位自称叔叔的人道别准备离开,车非常缓慢地滑着,车窗开着,猝不及防他伸手进来冲着我的脸摸了一下,我虽然极其懵逼但还是反应迅速地偏头闪开了,但心里恶心坏了,接着车开了,这件事就这么过了。要知道当时是大庭广众之下,且这个人刚跟我父亲称兄道弟,我二十几岁了不是几岁的小姑娘。

第五件,我所在的局有一位副局长,每天早上上班来不会先去自己办公室,而是先去楼下一个有两位妹子的办公室,让她们给他买早餐,要买的早餐时常要走一段距离才能买到,然后端到他面前,等候的时候还要给他沏好茶,而他坐在不属于自己的办公室里,当着所有同事的面(很多同事习惯在那吃早餐),理所当然地享受着两位年轻女同事的“伺候”,两位女同事,也是大学毕业考上事业编的正式工作人员,不是什么靠关系进去的临时工。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我几乎要怀疑大清真的亡了吗?为什么这人给我的感觉还是封建大老爷,把两位女同事当成他的小婢女?

第六件,有一次我亲眼看一位当地法院的副院长,要求席中两位办公室的大姐(已经有老公有小孩了)给我的一位副局长领导替酒,而且明说要用那位局长的杯子而不是她自己的杯子才算,大姐也猛,冲过来就要抢杯子,局长不肯,居然差点没躲过……

第七件,有一次亲眼见一位县政府办的大姐,全程坐在一位副县长旁边,倒酒,夹菜,赔笑地伺候,大姐有老公有孩子,且自己也是有职位的正式公务员,不是孤立无援的外地人,在座的无论男女老少也表现得极其平常。

这些都是基层所见的九牛一毛……酒桌上的荤段子、花式灌酒几乎每场必有我都懒得拎出来说。最可怕的是,所有这些在他们看来非常自然,跟吃饭呼吸一样理所应当,没有一个人觉得不对,而且权力层级下,也几乎不允许你站出来指责(除非你不想干了)。

所以看到共青团发文能说出让女公务员要“放下架子”这种话,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因为他们不仅就是这么想的,还长久以来都是这么干的啊

原po@果子狸7777 原微博:O果子狸7777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当一个基层女干部有多难? !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