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如何处理上下级关系

一个单位,最难的就是中层,工人没啥事,虽说挣得少,但是操心也少,只要把活干好了,基本没啥事。大领导不管单位效益好坏,总是能活得很逍遥,效益好的吃喝不愁,效益不好,总是不能亏了自己。就这个中下层的小领导,承上启下,担负着重要责任,会干的,顺风顺水,八面玲珑,不会干的,工人骂,领导批,两头受气。

        我们单位以前改制前,那会有个队长,按说队长这职务也不是啥高官,但是我们下属单位,本身层级少,基层经理就是土皇上,其他的副经理各管一摊,剩下就是这队长级别高了,他下面就直接接触工人,带领工人干活,安排每天的生产任务。上跟经理汇报,下跟工人沟通。我们这队长是个两面光的,跟工人打得火热,跟领导关系处理的也好。

        这家伙爱喝酒,我那会在单位管安全,跟他经常接触,他大我七八岁吧,也能聊一起去。跟他在一起吃饭,基本没有不痛快的事,他说的全是高兴事,不找你不爱听的说,当着工人面肯定说工人难,工人挣得少。当然他也会给工人挣口袋,工人真有啥事了,他也帮着出头,领导也知道他的意图,体会他的难处,一般他要是张嘴了,领导给面子,知道他这位置不容易。

        有一次工人在现场干活,有个新来的小工人在高架罐的平台上面干活,平台上面有个灭火器,这小工人好奇,就把保险销子拔下来了,站在高架罐上,把压把按下去了,干粉灭火器,那是个好灭火器,里面压力十足,五公斤的干粉,顺着七八米高的高架罐平台就喷了出来了,漫天的干粉,正好高架罐平台旁边有个老百姓的稻田地,上秋的时候,稻地里长得挺好的稻子被喷了一层干粉,能有大概一亩地的样子吧。本来一亩地的污染到也没多少钱,有个两千块钱够赔偿了,可那小子点子背,人家的稻田地套养的螃蟹,八月十五刚过老农捞出了一部分卖了,还有不少在稻田地里。老百姓当时就不干了,把我们干活的车,还有设备全给扣下来了,等着单位去处理赔偿。

        我那时候管安全,这本来跟我没啥关系,也不是什么安全事故,但我跟那队长关系好,他把我也叫上了,让我跟着去谈赔偿,我正好没啥事,就跟着去了。到那一看,老百姓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正跟工人们理论。我俩把车停下了以后,找到了那块地的主人,一个四十多岁的精壮汉子。把他叫了过来,说明了来意。其实老百姓明白,单位来人,就是来谈的,他们就等着单位来人呢,跟工人理论其实一点用没有。队长谈,我听着。

      老百姓没啥不好意思的,开了价出来,一亩地里面有七十多斤螃蟹没捞出来,按照市价40一斤,要3000,稻子废了,把从春耕到秋收的费用全算了一下,要五千,另外这么多人帮着出头,站脚助威,给两千,这一瓶灭火器惹的祸,要一万块,那是2006年的时候,队长本以为来了以后,有个三两千块钱就完事了,这一万块钱他做不了主了。必须要跟单位请示才行,这事跟领导说,领导非毙了那个小工人。他把我叫一边去了,问我咋整。我也没啥好主意,再说这事不归我管,他的意思我明白,希望我跟领导说,但是,这事还真不是我说的,要是出点啥安全事故,那我非说不可,可这是属于生产中的事,不是我说的事。再说,这事谁说骂谁,另外我相信这家伙肯定能搞定,我脑袋转的挺快,一口回绝了。

        他主意多得是。先安抚好老百姓。把工人们叫一边去,开了个会,我没过去,这事知道的太多了反而不好。很快会议开完了。我跟他又去找了那个老百姓,基本就是他说,我在旁边帮腔,把价格谈到了五千,一口价,先让队长写个欠条,设备出去,工人回家。队长把胸脯子拍的嘎嘎响,老百姓也很满意,一瓶灭火器,挣了五千,这一块地出来的粮食,那会能挣五百块钱就不错了。这一下子解决了十亩地的收入。老百姓也很高兴。这事就解决了。

      等这事过了挺长时间,我跟他在一起喝酒,问他那事咋处理的。他喝了点酒,跟我说,跟领导汇报得是,那灭火器出毛病了,没有保险销子,工人一拿就喷了。这就不怪工人了,也就是不小心的事,要是说小工人故意的,那领导非得炸了不可,另外五千块钱领导还能接受,找了财务提了现金,给报销了。这事就这么解决了。工人没摊啥责任,领导也没说啥。

      他们单位的工人跟他关系都挺好,单位改制以后,他带的工人上面要求一个不能跑,单独成立一个工程队,不设经理,就让他带队,他独管一片,相当于基层经理的级别。他跟我说过,中下层,就是欺上瞒下,别再中间传闲话,别老当着领导面前说工人的不是,能帮工人一把就帮一把,你帮了工人,工人心里明白着呢,肯定也帮衬你,你要是没事老摆谱,拿自己当领导,那工人就糊弄你,你在工人眼里也没有威信。

      也有的人不像他这样,绿豆大个官,谱摆的比主席还大,这是我们单位大公司一个副经理,年龄跟我差不多,这小子嫁了个好女人,他老丈人是大局的一个副处长,跟我们单位有点业务往来,老丈人把他安排到我们单位了,他来的时候我不管安全了,我那时候跑跑结算,签个合同啥的。

      那时候的合同都是先干活,然后签合同,因为活干完了,决算就出来了,省的概算了,不像现在,那时候宽松。我跑预算,结算,加上后补合同,经常要去现场跟甲方一起看现场,活都干完了,到现场就是看实物,这里有个阀门,那里有个水泵,很真实的,这活也挺好干。不过那时候经常有挂靠的,就是私人的小工程队,没有资质的,要点活,挂靠在我们单位结算,给交点管理费,那个时候流行这种做法。

      不过那时候更流行的是欠账,那些挂靠的小工程队,干完活了,自己把账结了,钱甲方进入到我们的账号,然后扣掉管理费税费后,再把剩余的钱给他们。这小子就管这事。这事是个好干的活,而且还是讨喜的活,我们单位吃管理费,一年能吃挂靠单位的几百万,白来的钱。可让这小子给干的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另外呢,这小子太能装B,仗着自己老丈人,在单位不交人,谁都没他厉害,谁都没他能耐,开会的时候,经常是大领导讲完了,他把话筒拿过来了,在讲两句。单位没人不烦他。

      有一天,早上我上班,没啥事,泡了杯茶,在哪滋滋的喝着,就听着走廊里面一片叫喊声,我这么爱看热闹的人,一个箭步就窜出去了。走廊尽头是他的办公室,就听里面杀猪一样的动静。我还合计呢,这是咋了,没过年没过节的,杀得哪门子猪呢?等我跑过去一看,一个岁数不小得老娘们站窗台上,掐着他的脖子,给他按到窗台上,老娘们在使点劲就跟他一起从窗户翻出去了。太危险了。

      我看了一眼,那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围观了,都是办公室的人,大领导那天出门了,我赶紧说,大姐,有话好好说,有多大事犯不上要人命。那大姐边哭边说,儿子得白血病了,前两年干了点活,走账走到我们公司三十多万,两年了,这小子就给了四万块钱,去年儿子得了白血病,他拿着病历找他要钱,这小子大笔一挥,给了两万。老大姐实在没办法了,要是在不给钱,就拉着他一起翻出去。那小子下的小脸煞白,一动不敢动,就怕那句话把大姐惹毛了,就跟他翻出去了。

      我赶紧给领导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情况,电话里领导就说了,跟大姐说,钱全拿走,让财务马上给开支票,一刻不耽误。财务一溜小跑,把支票给开了。那大姐看到我手上的支票,从窗台上下来,把手松开了。这小子从此名声扫地。没过多久就调走了,前两年听说离婚了,混的不太好。

      这人啊,无论做什么事,都要给自己留条后路,别只顾眼前,要往长远看,不能今天吃饱,不管明天,要给自己留点余粮,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别老把自己弄到死胡同去,进不去,出不来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不是一个贬义词。你要是能知道见什么人,说什么话,你离成功就不差啥了。至少混个吃喝不愁。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如何处理上下级关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