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看走眼了!《银河补习班》说的不是教育,它是一首父亲写的散文诗

导语:

上周五看的《银河补习班》,直到今天,才有空写下评论——很精准的说教电影,但不妨碍我为它打五星。

不为别的,只因为同行的老爸看哭了,拉着他厚实的右手,看着他眼角的晶莹,没什么比这一刻更值得铭记于心的了。

我跟老爸,是两个极端的执拗小孩儿。

我好静,喜欢看书、电影、宅在家里打游戏;他好动,年轻时曾去过少林寺学武,好勇斗狠,至今脑袋后面还留有一道疤。

小时候家里穷,他去上海打工,我被老娘带着在老家读书,对他的印象除了醉醺醺的回到家中外,再无其他。

至于交流,仅限他叮嘱我别被人欺负了:“在学校别怕,别人跟你斗,就拿砖头往人头上拍,打坏了算我的!打一个人给你买一件新衣裳!“

是的,这是我二十多年的小半人生里,他对我唯一一次叮嘱。

而《银河补习班》,是我俩第二次深度沟通……

忙碌了一整天的老爸,被我和我妹“强行“拉进电影院,候场时就险些睡着,但当电影开播后,整整147分钟,没走过神。

我做他旁边,躲在黑暗里时不时瞟一眼他的眼睛,《亚洲雄风》、《弯弯的月亮》、《走四方》、《快乐老家》一首接一首金曲响过,我看着他凝神的眼神,总感觉他不是在看电影,而是在回想自己的青春、回想自己和爷爷的斗智斗勇、回想他和我的相顾无言……

如果说父爱如山一般沉默,那我爹的爱,一定是最厚实的那座。

电影放完后,在灯刚亮起的霎那,我爸猛然站起,嘟囔了一句“困死了“,揉着眼睛出去了……

我和老妹相视一笑,追了出去。

我想起了电影里马飞在桌上留言“我要想爸爸一样,永远不认输“后,马皓文捂着毛巾无声流泪。

那一瞬间,马皓文一定觉得特别欣慰。

我甚至颇不要脸的想到,我爹揉着眼睛走出影院时的心情,应该跟那个时候的马皓文一模一样。

欣慰、自豪、安心、快慰……

也是在这一刹那,我收获了比三刷《重庆森林》、《这个杀手不太冷》更大的满足感。

说回电影,老实说,一开始看到邓超、俞白眉这两个名字,心里真是发怵的,但看完电影后,看着猫眼实时票房上5.26亿的数字和豆瓣上6.2的分数,第一次感到不平。

6.2,这个分数对应的水准是《熊出没》的一系列大电影,一言难尽……

而当萌主大致去看了下豆瓣的差评,才发现真的挺“有趣的”。

简单罗列几条给大家看:

邓超+俞白眉=灾难。

这是不给理由直接以固有观念批判的。

假大空的集中体现,我生平最不吃的就是鸡汤,还是一碗毒鸡汤

这是不喜欢鸡汤的。

当然,最集中批判的还是这一点。

电影逻辑吊诡的地方有俩:

①只看到反对应试教育的偏激态度,却感受不到父亲的教育有任何优秀之处,嘴上说着开阔思维,认识世界,执行下来就是游山玩水,躺草地上闻花香?然后就年级前十了?儿子怕不是爱因斯坦再世。

 ②以反制度态度跳出,又反要求制度接纳,讲真,要是最后儿子被学校开了或者不上学了,我还敬编剧三分,嘲讽了两个小时应试教育的腐朽,最后却还是回归应试教育,不是我说这么看不起学校还读书干嘛?自学成才去啊。又想打破规又想成为规则的受益人,这不是当那啥还要那啥吗?

全片散发着“读书无用论”的民科氛围,一碗可怕的空想主义毒鸡汤,要是有家长真信了这一套,我为他们的孩子默哀三秒。

不可否认,从《银河补习班》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三傻大闹宝莱坞》的影子,很多人的批评也集中在这一点上,对教育制度的批判流于形式、对教育制度的反抗毫无逻辑。

但是,在拿《三傻大闹宝莱坞》做比较的同时,我们更应该看到的是什么?

《三傻大闹宝莱坞》批判的是死读书,给出的解决方案则是灵活运用生活中的知识。

而《银河补习班》呢?

从头到尾并未展现对现有教育制度的批判,所以很多人给出差评的根本原因就是错误的。

《银河补习班》真正想要批判的,是教导主任这种唯高分论的教学模式,而电影中给出的解决方案则有两个:一是类似于马皓文之类的家长,对孩子施以言传身教;二是从学校出发,即校长所说的教育改革。

这难道不是一个很合理的解决方案?

退一万步来说,现有的高考制度,本就是我们当下这个社会现状中最合理的一种选拔人才的制度。

去批判这个制度本就是无稽之谈,只能在这个制度下,进行一些合理范畴内的讨论,而讨论,必然会引起争论。

从这个角度来看,《银河补习班》已经成功了。

再者说,奢求一部电影去给出对现有教育制度的合理改进方案,网友们的要求未免也太高了吧。

其次,我们更应该透过这部电影,去看到中国式父母,尤其是父亲对孩子的影响。

马飞有个最“中国”的妈妈,唯分数论、各种打压、辱骂孩子,但又会为孩子放弃一切,哪怕跪求教导主任,也想给孩子谋一个好前程。

马飞也有个最不“中国”的爸爸,没有父爱如山的冷漠、没有惯于唱红脸的欲擒故纵,有的只是对马飞毫不掩饰的爱!

片中有这么一个有趣的回文。

马皓文在惹马飞生气后,主动向马飞道歉:“爸爸是第一次做爸爸,原谅我。”

而在马飞伤了爸爸的心之后,也主动向马皓文道歉:“我也是第一次做儿子,对不起……”

随着儿子年岁的增长,道歉,应该会在绝大多数父子之间绝迹,但它实实在在又应该是两个男人各退一步进行沟通的开始。

我想,这才是这部《银河补习班》所要补习的课程吧……

我是影视萌,喜欢老歌、港片、哥哥和家驹,娱乐是个圈,寂寞了就来转转吧~

赞(0) 打赏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