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电影《青蛇》:用最人性的方式,讲述了一个“妖怪”的故事

图片来自百度

南宋年间,一个雨夜。

朱门深院内,一片酒池肉林,身着异域服饰的女子正扭腰摆臀,好不妖娆。

另一边,是飘满书声的书院,年轻的教书先生正在喋喋不休地教育他的弟子们:

考期将至,不能胡思乱想,沉迷女色。

说罢,先生随手撕碎了一个学生的情书,打破了他的春梦。

而在不远处的屋顶上,盘绕着两条巨蟒,发出销魂蚀骨的呻吟声,不一会儿,巨蟒不见了,透着朦胧的夜色,只见两名赤身裸体的女子正相互依偎,耳鬓厮磨,画面十分暧昧。

那教书先生的名字叫许仙,而这两条巨蟒分别为一条白蛇和一条青蛇,她们在这个雨夜经历了一场蜕皮涅槃之疼,终于脱去蛇身,幻化为两名绝色美女,一个叫白素贞,一个叫小青。

这是1993年徐克导演的电影《青蛇》中的场景,电影改编自香港作家李碧华的同名小说《青蛇》,而小说则取材于中国观众所熟知的四大民间传说之一——《白蛇传》。

在《青蛇》上映之前,一部同样以《白蛇传》为题材的电视剧正在两岸三年底掀起收视巨浪,它就是由台湾电视公司出品,赵雅芝,叶童,陈美琪等主演的《新白娘子传奇》。

那时候,几乎男女老少心中都住着两个女神一般的“蛇妖”。

赵雅芝饰演的白素贞高贵端庄,而陈美琪饰演的小青则活泼俏皮。

可以说,《新白娘子传奇》通过两条蛇呈现了人性的至情至美,让观众几乎忘记了女主角作为“妖”的身份。

而与之相反,电影《青蛇》不但让白蛇和青蛇又回归了“妖的样子”,更是在白素贞,许仙,小青,法海之间的恩怨纠葛中暴露了人性的自私与贪婪。

在这里,白素贞和许仙的结合不再因充满善意的“报恩”,而是源于情欲的驱使。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   

白素贞看上许仙,一是因为他是个儒雅俊秀的翩翩少年,同时也因为他性情忠厚,是个所谓的“老实人”,好相处。

所以说,白娘子选择和许仙在一起,从最初就是出于一种“自我需要”,而并非“报恩式”付出。

许仙也一样。

在遇见白素贞之前,他满口之乎者也,礼义廉耻,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但面对美艳动人的白娘子,从“同船渡”的邀约到“共枕眠”的引诱,他几乎毫无招架之力,看似被动地被“美人设计”,实则是内心对美色的渴盼。

可以说,这部电影与中国传统文化中所倡导的“含蓄矜持”审美观念背道而驰。

它将中国人难以启齿的“情欲”和“性欲”用一种大大方方的方式表现出来,极致的妖艳,却又极致的纯真。

电影中,由张曼玉饰演的青蛇出场时是这样的:

图片来自百度

胴体赤裸,眼神充满魅惑与懵懂,随后蒙上一层轻薄的红纱,开始与印度舞娘跳起充满挑逗性的舞蹈。

啧啧,真是伤风败俗呀!

然而,如果忍不住多看她一眼,就会在心中产生一种“不正经”的想法:

这女人呀,妖里妖气也挺美的。

在《白蛇传》原本故事中,青蛇只是一个符号式的存在,她比白蛇道行浅许多,所以只能以“丫鬟”或“妹妹”的身份作为白娘子的“跟屁虫”。

在《新白》中已经意识到丰富小青的形象,一方面表现她的天真活泼,敢爱敢恨,而另一方面又展现她不谙世事,鲁莽冲动的一面,与“姐姐”白素贞的成熟稳重形成鲜明的对比。

然而,她终究不过是一个推动白蛇和许仙的故事顺利开展的金牌配角。

所以,电影《青蛇》打破常规,以小青的视觉来看待白素贞和许仙的恋情,来看待人间一切是非曲直,不失为一种有趣的尝试。

其实,初出山林的青白二妖就如同人类世界的孩童,虽有成百上千年的道行,却并不比“生年不满百”的凡人更谙熟成人世界的法则。

白素贞自诩比小青道行深,所以便以“姐姐”自居,处处教“妹妹”做人的道理,在《新白娘子传奇》中,小青便是在白娘子的循循善诱下,从一个无法无天的“小妖”成长为深明大义的“青姨”。

说白了,成熟后的“小青”,就是另一个“白素贞”。

《青蛇》却对这样的姐妹关系做出了颠覆性拆解。

在原著小说中,小青曾用充满嘲讽的语气对白素贞说过:“你不过是一条蛇”。

的确,同样是第一次做人,比小青大500岁的白素贞并不能真正教会小青如何“为人”。

小青处处以“蛇”的行为方式混迹人间,她双腿酥软,习惯了爬行。白素贞拖着她学人那样“直立行走”,最后两人不伦不类地走成了“扭啊扭”的姿势,其风骚之态,反而把一群男人眼睛都看直了。

在择偶观上,白素贞一来就相中了“老实人”许仙。

许仙胸无大志,只是一位平凡的教书先生,而且这个先生,还有点迂腐。

可以说,除了颜值高一点,这个男人毫无亮点。

而白素贞选择许仙,在某种程度上跟人类女子的观念相似:

不优秀的男人更有安全感。

看似“成熟”的想法,却在白素贞撞见小青用嘴巴喂许仙吃葡萄的一幕后被狠狠打了脸。

白素贞曾告诫过小青,千万不要去招惹法海,因为那是一个没有感情的男人。

但小青却不知天高地厚地让法海成了她的“第一个男人”,虽然为此差点引来杀身之祸,却证明了连法海都会动凡心。

白素贞奉“人”为“万物之灵”,处处以人间的法则来要求自己,她对丈夫温柔体贴又风情万种,只渴望能够像一个凡间女子那样享受岁月静好的幸福,但换来的却是丈夫对她的“害怕”和“出轨”。

许仙或许原本的确是个“老实人”,但面对投怀送抱的“美娇娘”和白府的“富贵荣华”,他很难不迷失自我。

法海在抓走许仙时训斥他:你得了色,又要财,是贪;爱了一个,又爱一个,是贪,罪孽深重,阿弥陀佛!

其实,世间贪婪者,又何止许仙,凡夫俗子,谁不贪婪?

贪婪也好,自私也罢,乃是人的本性。

就连高高在上的法海,他俯瞰众生,藐视一切人间妖孽,以为自己就是正义,却也难免为心魔所困。

法海错收蜘蛛精,是败给“自负”;

法海被小青的勾引动凡心,也是败给“自负”;

法海掳走许仙,逼迫青白二妖发动水漫金山,那些无辜淹死的生命,与其说是为白娘子的“冲动”陪葬,不如说是为法海的“自负”陪葬。

自负是自我需要的走向极端的变异,自负的本质依旧是自私。

整部电影中,只有小青,自始至终站在“蛇妖”的角度来看待“人类”。

她挑逗许仙,是因为对男欢女爱的好奇,对姐姐所说的“老实人”的好奇。

她勾引法海,是因为法海和她打赌,如果小青能让法海动凡心,就不收服她。

她在水漫金山之后一剑刺死许仙,是因为她觉得白素贞为了救许仙葬身雷峰塔,许仙就该陪着姐姐。

小青最不理解人世间的法则,但她眼中的人间,却最真实。

水漫金山过后,小青望着尸横遍野的金山寺和尚对法海说:

我到人世来,却为世人所误,你们说人间有情,但是情为何物,真是可笑,连你们人都不知道。

小青说完,纵身一跃,消失于滚滚洪流中,不知道她是否有听到,法海在她身后轻轻唤了一声“小青”,而不是“蛇妖”。

什么是人?

自私是人,贪婪是人,有情有爱也是人。

人间充满假象也充满真情。

电影的最后,只剩下法海站在滔天大水中央抱着白素贞刚刚出生的儿子。

婴儿脆生生的哭泣在天地间回荡,法海的身影很孤独,也很温情。

人生,让人绝望,却总不失希望。

红尘,是那样肮脏,又是那样美好。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电影《青蛇》:用最人性的方式,讲述了一个“妖怪”的故事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