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NHK剧评】《ドラマ東京裁判》(一)日本人自己拍的东京审判竟然...

同步于我的博客 https://josephilo.com/archives/7/            微信公众号:josephilo

这是一部4话的迷你剧,副标题叫做人类可以裁决战争吗(人は戦争を裁けるか),看起来是要讨论二次大战的裁决是怎样进行的,看过才发现真的是在讨论裁决是否是程序正义的。日本 NHK 拍摄的这部剧找来对应各个国家的演员,力图还原历史场面。

写在前面:看日本人自己拍的东京审判,虽然承认了侵略历史,但是其右倾导向性还是很明确的。这部剧意外地获得了高评分,其实主要来源于欧美国家的人爱看热闹,中国和日本评论界对这部剧的架空史观都各有微词。

作为历史纪实类电影来看,这是一部失败的作品。指控A级战犯罪行的历史事实在剧中只占有很小篇幅,取而代之的是法官之间喧宾夺主的戏剧冲突。看介绍以为这是一部基于新材料的历史复刻剧,旧版东京大审判的高清重置版,但事实并非如此。本片的主要观点与日暮吉延的书《東京裁判の國際関係》相仿(虽然日暮氏的书也是自欺欺人),只讨论东京审判的合法性问题,并不能涵盖整个审判过程,他只关注审判的这一个方面,进行戏剧化展开。由此看来,“东京审判”的题目对于这部剧来说其实是大而不当的,这部剧的主题更像是他的副标题:人类可以裁决战争吗———一场讲述11个具有不同价值观和不同民族身份的法官之间的戏剧冲突。(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要强调题目中的ドラマ)

梅汝璈向主席韦伯要求中国代表安排在应有座位这一段删去了他脱袍辞职据理力争的史实,剧组对历史的随意剪裁拼接令人不齿。

审判开始,辩方的清濑和布莱克尼先后质疑主席和代表团是否符合主持审判的资格,接着又提出:战争罪虽在巴黎和会上被提出,认定与惩罚方案却语焉不详。这样的观点与后来的印度代表帕尔的观点不谋而合,这也是当今右翼分子认为审判不公正的理由之一。的确,前期(韦伯)的审判不具备罗尔斯的程序正义,用现实政治的粗暴手段驳回一切对审判团队不利的动议,为日后审判公平性的评价留下隐患。

审判刚刚开始之际麦克阿瑟要求有更多亚洲代表,新来的印度法官帕尔一来就提出了不一样的观点,和原来审判团一致对外否定一切不利附议的态度截然不同的观点。他认为,二战期间的国际法中并没有破坏和平罪,因此你不能给日本人判他们犯了破坏和平罪。就算一战之后巴黎和会上日本签了反战协议,可是并没有对战争定罪的方案与惩罚,根据罪刑法定原则,日本人“全员无罪”,对战争的审判与谴责只能针对日本政府及其首脑——而只有在这之后,把破坏和平罪、反人类罪真正加入国际法中,才能够按照战国际法给后来的人判罚。

可是帕尔为什么要提出来破坏和平罪是事后法呢?如果大家一致认定依照《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宪章》定罪,可能就像纽伦堡大审判一样顺利地作出判决。

在影片中他与荷兰法官罗林的谈话能够揭开谜底。印度当时还没有独立,甘地的革命尚未成功,而日本政府有意扶持印度人摆脱英殖民,帕尔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怀着“同一个亚洲”的美好幻想,特别是当日本大肆宣扬反英国殖民,打出“印度是印度人的印度”的口号,鼓吹自己的侵略军是来帮助印度人民解放并驱赶英殖民的谎话。这一切让帕尔对日本充满好感,作为一名东方人,他的任务于是就变成了支持整个东方世界,去斗争,去抵抗西方的一切形式的侵入。

在这样一种思想支配下,他说:“侵略战争是一种国家行为,对其负责的应该是国家而不是个人。”

帕尔的立场是荒唐的,却意外地获得了军国主义投机分子的吹捧,为“战争无罪论”创造了法理依据。帕尔看似严谨地捍卫法律程序正义,却不顾整体事实,对日本军国主义罪行选择性失明,仅从狭隘的法理学角度阐释自己的观点,成为学界笑柄。帕尔也因为他的辩护,生前3次受邀访日,在各地宣传“战争无罪论”。1967年帕尔在加尔各答去世,日相佐藤荣作亲发唁电。1975年,一座帕尔纪念馆在日本落成。2005年,靖国神社竟然还专门树起“帕尔显彰碑”为其立传颂德。可见帕尔对昨日历史的不负责任,造成了日本右翼如今的猖獗横行。

第二篇在这里:https://josephilo.com/archives/8/

微信公众号:josephilo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NHK剧评】《ドラマ東京裁判》(一)日本人自己拍的东京审判竟然...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