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站着把钱挣了!回顾银河映像23年发展历程

经历了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巅峰期,香港电影在九十年代逐渐迷失,多数港片变成了只为取悦观众而存在的“商品”。

在如此纸醉金迷的大环境下,一些有理想有追求的导演就很憋屈了。要想拿到投资就得按“煤老板们”的想法来拍片,那些大胆的创新想法难以得到实现。要玩出作品的艺术性,可行的方法是,自己开电影公司。

一个不甘于充当“工匠”而是想当导演的香港电影人就有这样的想法。经过了一年的冷静反思,他终于做了决定,与韦家辉等理念相投的电影人合作,创办了银河映像电影公司。

二十多年后的今天,银河映像已经是一家控股集团,而且还是华语影坛响当当的厂牌。他们家的电影风格独树一帜,真正地在市场上做到了“人无我有”。一系列个性化的小成本独立电影拯救了创意匮乏的香港电影,如果不是有银河映像的横空出世,港片的巨轮可能在21世纪之前就已经沉没。

①站着把钱给挣了

银河映像的成功是可以效仿的,如果有多几家这样的影业,新世纪的很多华语电影就不会饱受诟病。一个叫宁浩的内地导演很清楚,绝对不可屈服于急功近利的浮躁风气,于是他建立“坏猴子影业”,走上了一条与银河映像相似的道路。

坏猴子的第一部作品《我不是药神》惊艳世人,票房口碑双丰收。银河映像的第一部作品也很惊艳,不过市场上却不受待见。

1997年《一个字头的诞生》被公认为是银河映像真正的开山之作,这是韦家辉的第二部导演作品,轮回式的叙事打破了港片的常规。可惜,观众对这样“奇怪”的电影并不感冒,影片只拿到315万港元,排名香港年度票房榜第98位。

实际上银河映像更早前还制作了《摄氏32度》和的《最后判决》两部电影,主演都是刘青云,票房都超不过400万。只是前两部电影上映时杜琪峰还未完全地掌权,被认为“血统不纯”,所以人们更愿意把《一个字头的诞生》作为银河映像的处女作。

后面游达志和曾瑾昌分别执导了各自的电影,都是叫好不叫座。就在开头的好几部电影都赚不了钱的时候,亚洲金融风暴爆发,银河映像初创期可谓是雪上加霜。

此时杜琪峰只好向现实妥协,暂时先拍几部商业片。结果1998年《暗花》获得近千万港币票房,成功“拯救银河”。就算是烂大街的黑帮题材,导演游乃海并没有完全丢弃艺术追求,影片关于“命运”的探讨寓意深刻。

1999年,“银河帮”慢慢找到了默契,这一年,他们爆了。《暗战》《枪火》两部作品实现盈利,并且口碑极高,勇夺各类奖项,这两部电影也被广泛认为是银河映像的史上最佳。另外两部《再见阿郎》《甜言蜜语》虽然票房不是很好,但品质都有一定保证,保持了“银河出品,必属精品”的优良传统。

一年后,杜琪峰和韦家辉两大创始人联手执导的《孤男寡女》斩获3521万港币票房,打破了银河映像创立以来的最高票房纪录。

至此,银河映像终于在香港影坛站稳了脚跟,真正地做到了“站着把钱给挣了”。

②不忘初心

进入21世纪,有了一些资本的银河映像的拍片数量开始增多。2001年一口气就制作了6部电影,一半票房都过了千万港元。

而随着互联网时代的来临,杜琪峰瞄准机会,一举将公司成功上市。公司开始步入正轨,眼看就要发展成为嘉禾、邵氏那样的大型影业,这本应是值得庆祝的事。

然而,杜琪峰不会开心。票房是赚了,创立公司的初心却慢慢不见了。几部赚钱的片子,《瘦身男女》《全职杀手》《呖咕呖咕新年财》等等都开始偏离“银河帮”独有的风格。期间主力干部游达志还跳了槽。这样下去,不知不觉就变回跪着赚钱了。

另外,上市后的公司运营上开始失控,原来多数的资金并不能用在拍电影这件事情上,而是要用来缴纳各种“手续费”。

意识到问题的杜琪峰大手一挥,大胆另类的“银河电影”又来了。2003年的《大块头有大智慧》《PTU》引发评论界热议,配合寰亚影业的《无间道》系列,香港电影看到了重回巅峰的希望。

③进军国际

维持了商业片和“作者电影”的平衡,杜琪峰渴望更进一步。2004年,他带着《大事件》参映戛纳电影节,吹响了进军国际的号角。

《大事件》因制作进度问题未能参赛,《黑社会》成为第一部参加国际电影节的作品,入围戛纳主竞赛稳稳的。

之后《放·逐》、《神探》入围威尼斯电影节,《文雀》入围柏林电影节,《意外》、《夺命金》入围威尼斯,2005年到2011年,每年都有银河出品的电影杀入三大国际电影节。

港片已死?银河映像给出了一个否定的答案。

④北上受挫

2013年周星驰的西游降魔篇》打开了春节档市场,内地影市突然发展迅猛。大批的香港电影人为了更多的资金,寻求“北上”发展的机会。

杜琪峰其实很早就和内地电影人合作,2004年的《大事件》就是“合拍片”。只不过他拍电影的方式和多数内地电影人的方式大相径庭,出来的成品也自然没有早年的作品那般凌厉。

就算度过磨合期后,杜琪峰的电影在口碑上也好极有限。2013年内地上映的《毒战》《盲探》票房上都成功破亿,但风格上都变得“柔和”了。这离不开电影审查等因素,总之要完全适应内地市场,杜琪峰还需要做出更多的“牺牲”。

2014年到2015年,银河出品,不再精品。《华丽上班族》等三部电影遭遇到不少的差评,获得更多的投资或许并不是好事,电影的主导权很可能已经不在“银河帮”手中,那么拍烂掉是实属正常。

⑤何去何从

2016年,是银河映像的20岁生日。在这个特殊的节点,始终没有忘记初衷的杜琪峰再一次慢下了脚步,这一年,他只制作了两部电影。

一部是与内地合作的《三人行》,一部是与寰亚合作,保持浓厚“港味”的《树大招风》。结果,前者票房口碑双扑街,后者口碑极好,票房以500万成本换回918万港币收入。

事实证明,无论大环境怎么变,风格强烈的小成本电影才是银河映像的“老本”。

在“银河映像二十周年庆祝晚宴”上,杜琪峰和韦家辉宣布,他们将会“退位让贤”,把公司的主导权交到御用编剧游乃海的手上。

权力交接之后,银河映像过了整整3年都没有出新作。目前只有一部《捉妖天师》的新片计划。

经过创业的艰难,波折后的辉煌,大环境压力下的迷失,银河映像这艘超级战舰似乎已经疲惫不堪。谁也不能确定,我们还能否看到那种黑色冷酷的港片。

但愿刘青云那句“银河映像,难以想象”,有效期是一万年。

我是一个攀山运动运,我征服了一座山,当然得再找一座更高、更难爬的山。——《树大招风》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站着把钱挣了!回顾银河映像23年发展历程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