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整装启程、跋涉落脚,停在哪里就在哪里燃起烈火

晓雯越野远足

近日,国内首部IMAX动画版本电影作品《哪吒之魔童降世》热映,且票房成绩及口碑关注度持续高涨。挖掘真正优秀电影人,以追踪台前幕后真正有艺术追求的艺术创作者为使命的《艺咖对话》栏目,追踪到一位影视特效圈的CG大咖,本次专访的嘉宾赵晓雯。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成功之后,许多热血的投资突然出现在中国动画市场,这四年之中上映了许多动画电影,但是效果与票房平平。而这当中又有许多大家不知道的动画作品搁浅在路上,2018年中国影视行业的寒冬到来,而在2015年,以特效总监的身份参与《大圣归来》之后,赵晓雯就察觉到了这个行业几年后可能会显现出来的问题。

赵晓雯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到武汉的家已经是晚上8点半,他如约和我连线,2个半小时的聊天,轻松愉快、回味悠长,挂上电话已经是夜里12点多。结尾他调侃说,“你看,这么多年你是看着我长大的”。

我和晓雯认识16年,我们同为北漂,曾经两次在同一家公司任职,并且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这十几年中,我们几乎是看着彼此在CG圈里摸爬滚打,碰壁触礁,这当中曾有迷茫甚至绝望,当然也有满满的成就感扑面而来。

他是个特别狠的人

晓雯在天台山华顶杜鹃林

晓雯是行内少有的易静易动的人,他从CG模型入手,以特效起家,安静的时候可以每天凌晨起来练书法,动的时候能骑着越野摩托在野山坡上疯狂浪荡,他一直清瘦,项目忙起来只能更瘦。有一天他突然蓄起了胡子,看起来特别像个武打演员。有趣的是2007年在进入《功夫之王》剧组的时候,工作人员给办胸牌时还真误写成了武行。这样一个外表硬朗的糙汉子,实则是一个内心细腻、做事严谨的人,入行16年,目前已经是这个行业里众多公司争相抢购的CG大咖。

2003年从把自己关在地下室的出租屋里,死磕了两个月,做出了属于他自己的第一个写实角色模型。又花了6个月时间啃下了14本的《Maya3.0完全手册》,几乎把特效的所有参数背下来,一路走到今天,他已经是目前国内少有的影视画面质量把控与项目及团队管理的能手。

曾经是好莱坞电影《功夫之王》跟组的唯一中方视效指导;电影《龙门飞甲》的CG特效主管;动画电影《大圣归来》的特效总监;电影《捉妖记》的CG总监,这几部作品都是大制作,并且后两者都是2015年动画和视效电影的票房冠军,至今也是口碑与票房的佼佼者及经典之作。

加班时住在公司里是常事,为了做项目本来就瘦又掉了十斤肉的时候也有,但即便是这样,晓雯也是坚持每天凌晨或者深夜在案前练习书法。他觉得这个时间点才真正属于自己、才能真的静,可以更好地投入到项目创作。

离开是下一个启程

晓雯在安徽宏村

4个月前,赵晓雯结束了16年的北漂生活,毅然离开北京去了武汉,目前就职于原力动画武汉99CG工作室,担任原力的视效总监及武汉工作室部门主美。年纪越大越对亲人眷恋,许多离家在外打拼的人,到了一定的年纪都会陷入一个尴尬期。

许多年轻人被大城市的灯火感召,却也被日常琐碎消耗,争议一直存在,北京的工作机会众多令人神往,但是同时它也令人感伤。不断出台的诸多政策,正在一点一点消磨年轻人的野心,游移、沮丧成了北漂的伴生成本,但是这也是大都市的魅力所在。这座城市只提供可能性和宽容,但是绝对不会对任何人提供安慰。其实这种年轻人对于北京生活的困惑,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大城市都是一样,因为向来靠自己打拼都是不易的。

我们打拼的地方似乎是在抛弃我们,如果放弃打拼的城市回到老家,一定会有许多的不适应,影视这一行更不用说,在小城市根本没有工作机会,多年在外的生活也不可能适应老家复杂的职场人际关系,而北上广越来越苛责的生存环境又是个无形而巨大的压力,身边许多人选择逃离。

晓雯的越野远足  新疆天山独库公路

不管是否情愿,生活总是催我们迈步向前。离家只有三个小时的车程,让晓雯选择加入了武汉原力,匆匆收拾行囊,与北京决然告别,晓雯开着他的越野车撒欢式的奔赴新的生活。

2019年原力动画20周年,不同于好莱坞,在中国内地经营20年的影视动画公司少之又少。原力曾经与梦工厂合作,承接《驯龙记》动画剧集的制作早已注明它是国内顶级的动画公司。2018年出品的动画电影《妈妈咪鸭》在业内口碑很高,两部《爵迹》只说CG制作水平也是业内非常认可的。元老级的公司,体制必定有些陈旧,为了适应新的生存环境,原力也面临着挑战,改变势在必行。这也是晓雯加入原力,破釜沉舟去做的原因。

武汉原力的99CG工作室是原力动画唯一一个全流程的工作室,老传统,负责人来给工作室起名字,晓雯给他起名99CG,意为走了这么久,希望能在这修成正果。包括总部管理层在内的原力各部门都在全力帮助99CG工作室成长,赵晓雯希望在大家的一起努力下,武汉原力能成为中原地区CG行业的中坚力量。

晓雯的越野远足  西藏然乌湖

在行业内经受了多年的洗礼,晓雯已经不需要什么项目来证明自己的实力,总是为他人做嫁衣,是时候考虑自己该如何生活了。是继续过着北漂的生活,还是考虑回归,这个问题相信困扰着太多的人。而2018年母亲意外的摔伤加速了晓雯的思考,让他决定离开北京,离父母越近越好。

这个行业有时候让人看不到光明,大多数人不在好好讲故事上下功夫,去蹭热度蹭IP,太多人不懂电影只是盲目追赶潮流,而这当中也有许多灰色地带,常人根本无法碰触。

因为绝望而一度想转行回家开个书法学校的晓雯,连学校名字都想好了,叫“北归先生书法教室”。他太想回家,太想开心地生活了。「许多人不理解我为什么离开北京。离家近,虽然挣得少,但是压力真的小,可以开心一些。」每天上班骑自行车十几分钟,开车回老家三个小时,租房便宜,开车不限号,周末说回家就回家,这些都是吸引他的地方。

晓雯在越野  北京潮白河

喜欢越野的晓雯,在工作之余会带着同事一起,驾着他的FJ在八叠山的绝望坡撒欢,大家一起玩爽了,接着回来干活。绝望坡离公司就半个小时车程,而在北京想玩只能60公里开外。

「目前的工作和原来都差不多,搭建团队、分享经验、监控质量、一起上手做项目,这些都是日常的内容。」晓雯对于目前的工作和生活都非常坦然地接受,很开心,也很知足。

迷茫与绝望

晓雯的越野远足  西藏羊卓雍措

做过许多知名项目的晓雯,实际遇到过几个迷茫期,和大多数人一样,这些迷忙往往来自于我们无法改变世界,而当我们默默改变自己,为自己注入鸡血持续战斗的时候,却发现还是会掉入低谷,有的时候真的无助、无解。

晓雯非常喜欢在Eclipse studio的时光,工作室由海归创办,公司的视效总监、动画总监、特效总监均是有丰富经验的好莱坞一线从业人员,HR和制片是两位温柔的台湾姑娘。公司没有打卡制,没有勾心斗角,可以带猫狗上班,大家都是很自觉很快乐地工作,气氛非常融洽,项目也都是当时国内最好的。

那个时期赵晓雯作为CG总监参与制作了电影《龙门飞甲》、《宫锁沉香》、《私人订制》、《大闹天宫》,可就是这样,突然一天,公司就和另外3个公司合并,成为了今天国内全流程的大公司天工异彩,公司企业文化与管理模式的突变,让他一时无法适应。

晓雯不明白,为什么这么一个让人如此喜欢、工作氛围佳、作品又好的公司会有生存的问题。

后来晓雯加入了谢霆锋的PO朝霆,担任《痞子英雄2》的视效总监和《捉妖记》的CG总监,最后因为公司管理层的斗争,自己不想站队而离开。自己只想做好作品,不想陷入办公室政治。他不知道行业到底怎么了。如果自己野心够大,早就会借着《大圣归来》的东风独自创立门户,但是这太激进,自己也不擅长,还是本分地做自己。

2018年下半年,整个影视行业陷入寒冬,许多相关公司都受到波及,关门裁员、开源节流,寒冬带来了行业的洗牌。「当然我希望大多数人能够坚持,这一行太不容易。」

行业怎么了

晓雯在越野 湖北梁子湖

《大圣归来》的成功,让这个行业突然出现了许多热钱,一些投资商趁着大圣的余热,纷纷掏钱出来找人搭建团队,要做大圣一样成功的动画电影。这当中,有许多人找到了晓雯。完全不懂行、且大多数人没有一个对电影的敬畏之心,这让晓雯提前感受到了影视行业的寒冬,他知道这样下去一定会出问题。

「《大圣归来》是在一个恰当的时机出现的好作品,片子实现的过程中有太多的艰辛,项目几经停摆、换了几波制作人,它是没有办法复制的,而大家只看到了结果。我只是一个参与项目的人而已,都有这么多人来找我搭团队想做原创,这真的很有问题。」

大圣之后的四年里,上映的一些制作精良的动画作品许多都是赔钱,投资商大都是头脑一热,迅速掏钱,没有正经八百的考虑如何拍一出好戏、做一部好作品,导致这几年夭折了许多原创动画电影。

2019年《哪吒》点映期间已经有爆款倾向,有望成为票房和口碑上的双赢作品。「它的出现会为这个行业破冰,后续应该会让投资者有信心继续给这个行业以支持,这也许是影视动画行业经过洗牌,在投资者冷静下来以后做出的理智行为,促进行业良性发展,以加速寒冬的过去。」

无论《大圣归来》还是《哪吒》,技术都不是票房的最关键因素。大家到影院是为了看一出好戏,好好打磨剧本才是关键。

《兰陵王入阵曲》杭州开机当天

中国的动画和特效技术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的确有了非常大的进步,即便这样,好莱坞的一众视效大片已经让人审美疲劳,中国的特效就更应该为剧本服务。国内太多舍本逐末,过度追求技术的电影,一定也不被大众认可,如果这个问题能够真正受到重视,那么这个影视寒冬也会早些过去。

「曾经我认为,作为CG总监,我的使命就是把技术做好,至于故事好不好那是导演的事儿。但是后来的经历让我不这么认为,因为故事不好,后续好一些的投资商会带着剧本团队或者宣发团队来审核剧本,剧本不过,投资是没戏的,这样项目就断了。」

尤其在经历过《兰陵王入阵曲》、《八戒有戏》的电影项目之后,让晓雯更加确定一剧之本的重要性。由于一些客观原因,两部作品目前都是在举步维艰的状态。但是他非常感谢《兰陵王入阵曲》这个项目,虽然为了这个项目,晓雯瘦了十多斤,从搭建团队到项目的有序进行,第一次遇到老板说“你不用考虑钱的事儿,只要把质量做到最好就行”。到目前为止,晓雯觉得《兰陵王》是技术最牛的动画电影,并且这部作品让晓雯摸索到了一些新的东西,也为行业培养了一批人。

爱好是很神圣的

晓雯临帖作品

晓雯有三大爱好,分别是书法、CG、越野。并且他把爱好都看得非常神圣。CG本身是爱好,也是工作,但是当爱好变成工作就会变得悲催。在给客户服务的过程中,一些无奈和痛苦就靠书法和越野这互补的一静一动来弥补伤害了。

写字可以让人安静放松,晓雯总是凌晨起来练字,即便是冬天,别人都在被窝里时,他已经临帖2个小时了。那种在桌前均匀的呼吸,忘我的状态能更好地沉淀自己,而他这样一写就是20年。从玩越野摩托到越野汽车,摩托车最多的时候同时拥有5辆,在山水间的自由飞驰,立体地塑造了这个浮游于世的性情中人。而为了能够在这行更长久的做下去,晓雯坚持健身,只是他把散打作为常规健身项目,每到一个公司都带着团队一起玩散打,成为了一种团建模式。

这些都成为了他生活的一部分,他身陷其中乐于享受,他会花心思去研究书法的奥秘与越野车的性能,他会在每一次遇到困惑与迷茫时,通过写字和越野让自己渡过困难时期,每一次的自驾远足归来都代表着一次人生阶段的自我放逐与总结。

晓雯在越野  北京永定河

「我喜欢能触动观众的电影,能让自己放松,提醒自己珍惜当下的就是好电影。年轻的时候自己最喜欢的两部电影是《香草天空》和《燃情岁月》,而年龄渐长后我最喜欢的电影是《燃情岁月》和《香草天空》。现在对我最重要的就是亲情。」

我总是调侃晓雯是个CG浪人,他很认真、很努力、很性情。2013年,我受邀在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做了两期有关中国CG的直播节目,有一期我找了晓雯做我的嘉宾,那一期节目聊完我们有一种热些沸腾的感觉,曾经的努力都历历在目。今天我又一次感受到了当年的气息,更重要的是,晓雯是这个时代众多CG北漂的代言人。这些年,晓雯总是在整装启程、跋涉落脚,停在哪里就在哪里燃起烈火。

这就是这个CG浪人的进化史,从中也能看到这个行业的起起落落,零零碎碎。我们都深陷其中,有时哭天抢地无法自拔,有时奋不顾身以死抗衡。但说到底,我们不过是这个行业里小小的一粒尘埃,飘荡在城市上空,但是我们却可以在化学作用下形成巨大的风、雨、雷、电,我们期待中国的影视行业能够更好,如果不能,至少、我们自己可以决定我们是什么样的人。

晓雯在越野  北京门头沟黄草梁

End

No.140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整装启程、跋涉落脚,停在哪里就在哪里燃起烈火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