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盛夏光年

    在十八岁之前,你要是问我最喜欢的季节,我会毫不犹豫的回答你,是夏天。

    为什么是夏天?似乎不用考虑,有那么多的理由张口就来:因为可以穿很少的衣服,因为有漫长的暑假,因为有娃娃头雪糕,因为有冰镇的西瓜,因为可以偷偷去贾鲁河里游泳,因为有似乎可以肆意挥霍的大把时间。

    铺天盖地的绿,深的浅的,亮的暗的,浓艳的清淡的, 攻陷了每一寸土地,房前屋后,路边田野,街头巷尾,满地都插满了它的鲜明旗帜,昂首挺胸,仿佛列队整齐的军队正在雄赳赳气昂昂地凯旋。对于刚从温柔的春天走过来的人们来说,夏天的热情似乎来得猝不及防,却又太过激烈,以至于对于春天很短的郑州人,竟然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天啊,我还没准备好呢,我早上出门还穿着羊毛衫呢,夏天就兴致勃勃地赶来要脱我的衣服,俨然两个刚刚见面的网友,见面只是寒暄了两句,男的这边还在害羞要如何打破僵局,女方那边就一副老司机的口吻开始商量要去哪里开房间了——幸福似乎来得太突然,让人难以置信。

    顾不上和你啰嗦,夏天就把他的明朗而又炙热的热情挥洒到了泥土里。 夏堇悄悄戴上了珍藏已久的蓝色项圈,三角梅开始悄悄梳妆打扮羞红了小脸,月季在镜子面前犹豫,穿哪个颜色的裙子更漂亮,就连一向清高的丁香,也偷偷地喷上了香水,就在今夜,就在那个泳池PARTY,她要向心爱的情郎告白。而田野里金灿灿的麦浪,随风摇摆,似乎在跳着热烈的舞蹈,扑打着路过的汽车,扑打着天边的云彩,扑打着飞过的小鸟,扑打着远山和天际。

    如果只能用两个字概括夏天,我想那一定是:生命。盛夏的季节,配合着怒放的生命,肆意的青春。好早好早以前看过一部张孝全主演的台湾青春片《盛夏光年》,里边的少男少女,就是用自己花季盛开的青春里,演绎了一幕幕只适合在盛夏里发生的故事。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几年(这是2006年的片子),但是里边少男少女的爱恨情仇,还有五月天嘹亮高亢的歌声,似乎还在眼前耳边萦绕。

    少年时的盛夏,我喜欢和小伙伴们在贾鲁河里戏水,一个个晒得像是黝黑滑溜的泥鳅;会享受的中年人,则会趁着暑热渐消的午后,搬把太师椅放在树荫下,摇着蒲扇,吃着西瓜,听着收音机里播放的评书《白眉大侠》,好不自在;平常懒洋洋的老年人,却会在村头巷尾的树荫下,支起棋局,架起牌摊,争输赢争的好不热烈,甚至还有不少看客瞎起哄乱出主意。这样神仙难比的逍遥夏日,连一向小气的太阳,也不忍心早早下山了,实在是想陪大家多玩一会儿,尽管到了七八点钟不得不跑去西半球值班,还留下一抹似火的晚霞,照亮人们吃个晚饭侃个大山。

    我能听见人们抱着西瓜大快朵颐汁水四溅的声音,馋得我,似乎张嘴就能品尝到清甜;我能听见树上的蝉有气无力的声音,似乎在说,这天热的真不行了。乌云在天边积聚,伴随着雷声滚滚,似乎在筹备着什么,开着什么秘密会议。世间万物都在对着天空祈求,给我一丝清凉吧,热也热到极限了,闷也闷到极限了,老天爷能不能凉快一些!

      夏天总是任性而又霸道的,雨说下就下,容不得商量。路上的人们纷纷躲避,就连带着伞的,也被倾盆的大雨给弄个湿透。我似乎看到《盛夏光年》里的那个少年,麻木地不带伞大雨里走着,他想起了不久的曾经,他和那个心仪的女生,只撑了一把伞,在大雨里嬉笑奔跑,互相取笑打闹。可是,为了一个小小的误会,为了彼此的虚荣与骄傲,两个人选择了分手。这时候淋着雨想着从前,却似乎恍若隔世。年少时的爱情,就像是盛夏的雷阵雨,没来由的来,没来由的走,只剩下看不开放不下的那个人,独自在风雨中凌乱。

     春风柔柔,秋水潺潺,古往今来歌颂春天和秋天的名作和大师,不在少数。只是,我独独偏爱夏天,所以就斗胆来写一写。盛夏和光年,我也搞不清有什么渊源,却觉得放在一起,无比的妥帖。难道,是因为盛夏,就充满了明媚的日光,就是光的最好年华?不管怎么说,在凉风习习的夏夜,想起过去的那些人,过去那些做过的傻事,扑哧一乐,也算是没有辜负曾经的美好吧!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盛夏光年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