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寄生虫》:有钱却很善良or有钱所以善良?

继去年李沧东执导的《燃烧》在戛纳电影节获得金棕榈奖的提名后,今年由奉俊昊执导的《寄生虫》一举夺得了戛纳电影节的金棕榈奖。

近年来随着《小姐》、《与神同行》、《釜山行》、《燃烧》、《魔女》、《恶人传》等优秀韩国电影的上映,使得韩影在我心中的地位甚至超越了好莱坞量产的套路化电影。

韩国人永远有能力把一些老旧题材翻拍出新意来,《寄生虫》聚焦的是贫富差距,用的元素是豪宅密室和无差别杀人。

这些早已被人拍烂了主题和元素,导演奉俊昊又将如何演绎成使观众产生手心出汗、浑身起鸡皮疙瘩的观影体验?

1

故事主人公金基宇一家住在半地下室。

半地下室是一个怎样的概念?

窗户以上是路面,马桶被安置在离屋顶很近的位置,总是有醉汉在他们的窗户面前撒尿。

金基宇的父亲、母亲、妹妹都是无业游民,一家人主要靠折披萨盒度日。

日常会因为交不起手机费靠蹭WiFi获取信息,直到把折好的披萨盒全卖了一家人才能好好吃顿饭。

而这样的穷苦生活,很快就迎来了转机。

金基宇在好朋友的介绍下,去了IT公司老板朴社长家当家庭教师。

第一次授课,金基宇通过一次极其逼真的装逼,赢得了朴社长女儿多惠的青睐和朴社长妻子莲乔的认可,顺利成为土豪家的家庭教师。

之后,金基宇介绍自己的妹妹金基婷成为多惠的弟弟多颂的画画老师。

又在基婷的助攻下,让自己的父亲金基泽成为朴社长的司机。

最后,在基宇、基婷、基泽的共同协助下,母亲忠淑顺利成为朴社长家的管家。

一家四口,从无业游民,分别成为朴社长家的老师、司机、管家,成为了朴社长家的寄生虫。

电影前半段,主要用喜剧的形式展现了穷人家庭装逼手段之高明,演技之精湛。

同时,也让观众产生这样一个感受:

纯真、善良、大方的富人,被狡猾的穷人给骗了。

2

豆瓣上有人看完之后严厉指责:富人怎么可能那么好骗?

富人当然不好骗,在这场博弈中,富人和穷人不过是在相互欺骗罢了,双方都认为自己才是赢家。

金基宇第一次给多惠上完课,贵妇莲乔要给他付工资。

她本来已经数好了一叠钱,但临时又抽出了几张,这说明她想少给点钱。

但是在向基宇解释时,她说:“本来想付跟敏赫老师相同的时薪,但是考虑到物价上涨,就调高时薪了。

富人虽然花钱大方,但不代表傻,他们在财务管理上也是精打细算的。

3

从全家无业游民到全家都有工作的转变,彻底改变了金基宇的自信心。

原先遇到有人在他家窗前撒尿,他都是畏畏缩缩的不敢上前去制止。

如今再次遇到醉汉在他家窗前撒尿,他立马抄起石头要跟醉汉去理论。

趁着朴社长带老婆孩子去露营,志得意满的金基宇一家在干净、整洁的豪宅像在自家一样敞开了喝酒。

从地狱到天堂,在美酒的渲染下,父亲金基泽开始假设这就是自己家。

作为一家之主,在美酒的渲染下,金基泽飘到了云端:

儿子金基宇勾搭上了朴社长的女儿多惠,未来这个家就是自己的亲家。就算不是亲家,反正现在自己正在这个家住着,跟自己的家也没区别。一家人整整齐齐地喝着酒,多么温馨。

直到妻子将他拉回了现实:“温馨,你觉得温馨是吗?好啊,假如朴社长突然回来了,你这个人呢,会立刻像蟑螂一样躲起来吧?孩子们,你们知道在家里半夜只要开灯,蟑螂就会立刻全部躲起来。”

蟑螂寄生在主人家,偷吃主人的东西,但是却不能让主人看到,不然就会被一脚踩死。

金基泽一家的全部伪装,就像是蟑螂,不能暴露在朴社长的视线之下。

即便是认真做了伪装,金基宇一家在和朴社长一家相处的过程中,也发现了一件事:自己正被当做蟑螂一样看待。

4

你身上有股味道!

朴社长在和妻子聊天时说道:“金基泽身上有股味道,这股味道像葡萄干放久了,偶尔在坐地铁的时候也会闻到。”

朴社长对金基宇一家都是表面和善、尊敬,可是心底里是鄙视的。

金基泽躲在桌底下闻闻自己的衣服,然后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却不能发作。

这几个镜头真的击中我了!

我大二暑假去家教,坐一个小时地铁去杭州钱塘江边的富人区教一个高二的男生。

有一回我到他房间,看到没凳子给我坐就在他床上坐了一下。

他忽然翻脸,大声斥责道:“这是你坐的地方么?!”

被一个小孩这样骂,我还只能尴尬地站起来,满脸通红不好发作。

是不是我也因为搭地铁的缘故,他嫌我脏、臭?!

朴社长的心中有一种阶级感,自己跟金基泽是两个阶级的人,因此他不能越线。

比如当金基泽作为朋友问朴社长:“您一定很爱您老婆吧?”

朴社长先是顿了一下,然后冷笑一声,最后带着冷峻的表情说:“那当然,我爱她。”

在朴社长心中,金基泽逾线了,逾越了等级之线:

我和你是主仆的关系,而不是朋友的关系。

如果说朴社长因为在公司当老大,因此等级观念严重,那么善良、纯真的女主人莲乔又如何?

当金基泽主动和莲乔握手后,她尴尬而不失礼貌地问:“那个,您洗手了么?”

下人,终归是下人,脏。

5

在朴社长夫妇眼中,下人和自己有等级作为界线,可是难道真的就只有下人才脏、臭么?

金基泽载着莲乔回家时似乎闻到了什么味道,把手指放到鼻孔,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正在开车的金基泽。

可是,她自己的行为似乎也并不高雅:她把赤着的脚放在了座椅靠背上,就在金基泽的脑袋后面。

身体的肮脏是流于表面的,心灵的肮脏才是真肮脏。

我相信不管是富人亦或是穷人,心底都难免少不了一块藏污纳垢不想让别人看到的地方。

金基婷为了让父亲做朴社长的司机,特意在尹司机载她回家的时候脱下自己的内裤放在车上。

正义的朴社长发现后将内裤当成物证带回家。

夫妻俩满脸对尹司机在车上做羞羞的事感到极其愤怒,认为他实在是不可理喻,甚至还怀疑尹司机女朋友特意将内裤留在车上是不是吸了毒。

夫妻两人表示偷情、吸毒这样的事是绝对不能做的,在道德上说不过去。

可是,当他们俩人独处,朴社长问妻子那条廉价内裤还在不在,如果她穿上的话自己会很兴奋。

而妻子则回应:“买毒品给我!”

一个也想在自己车上偷情,一个想尝试毒品。

富人也脏!

电影中有句很震撼的台词:“钱就是熨斗,把一切都烫平了!

钱还是梯子,让富人可以爬上道德高地指责穷人是臭的、脏的。

6

金基泽在全家都成为朴社长家的员工后发出感慨“太太人很单纯又善良,有钱却很善良。

忠淑反驳道:“不是‘有钱却很善良’,是‘有钱所以善良’。

忠淑认为,她要是有钱,她也会很善良。

可是,钱真的可以决定一个人善良与否吗?

电影结尾,在多颂的生日宴上,前管家的老公因妻子死去生气地冲出地下室,朝着基婷的胸口刺了一刀。

多颂见到歹徒,当场昏迷。

一个昏迷,一个胸口鲜血流淌着像小水泉。

朴社长见状,只是让金基泽赶紧拿钥匙开车送他儿子去医院,但丝毫不顾躺在地上流血的基婷。

朴社长夫妇没顾及基婷的安危,他们甚至没想到让金基泽赶紧开车带着基婷和多颂一起前往医院。

人应该只管自己,别人的死活和自己又有何干?

可是,金基泽会关心那个因他离职的司机是否找到工作了。

而朴社长却毫不关心那个正躺在地上流着血,即将失去生命的金基婷。

当朴社长捂着鼻子去拿掉落在地上的车钥匙时,矛盾彻底爆发。

金基泽举刀刺向了朴社长的胸口。

7

回到本文主题:“有钱却很善良”or“有钱所以善良”?

我认为两样都不成立!

因为一个人的本质是否善良,本就不取决于一个人是否有钱。

只不过,钱能让自私的富人看上去仁慈、伟岸;让贫苦的穷人上去恶臭、狡诈。

钱就是熨斗,能把一切都烫平。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寄生虫》:有钱却很善良or有钱所以善良?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