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委内瑞拉欠我们多少债务?请看外交部的回应和权威媒体的报道

也许是领导们认为,国家的对外投资,无需民众过分操心,所以我们的对外投资,从国内的常规渠道比如媒体或者统计局,是很难查询到比较清晰的资料的。委内瑞拉马杜罗政权岌岌可危,它与我们的债务问题,自然也牵动了无数同胞的心。委内瑞拉到底欠中国多少债务?这些债务是如何形成的?累计偿还了多少?也是莫衷一是,众说纷纭。

综合外交部的表态、委内瑞拉方面的消息、媒体的资料,我们可以肯定的是:

第一、委内瑞拉对中国,还欠有巨额债务。

第二、委内瑞拉与中国的债务规模有多大?650亿美元以上。


一、外交部对委内瑞内债务的回答

自今年元月份下旬,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宣布上台成为西方媒体关注的焦点。与此同时,西方媒体也特别关注中方对此的态度。在2019年2月1日的外交部记者例会上,就有多位记者提到了与委内瑞拉相关的问题。有记者提问道,中国是否担忧瓜伊多上台后会同中方重新谈判双方合作项目,或者拒绝偿付尚未偿还的委对华债务?让咱们来围观下这一部分的双语内容。

问: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中方是否曾经或正与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或其他反对派人士接触?第二,是否担忧瓜伊多上台后会同中方重新谈判双方合作项目,或者拒绝偿付尚未偿还的委对华债务?

答:关于第一个问题,中方近期多次阐述对委内瑞拉局势的立场,我就不重复了。这里我只强调一点,中方就委内瑞拉局势通过不同方式与各方保持密切沟通,愿同各方相向而行,劝和促谈,共同努力为委内瑞拉问题妥善解决创造有利条件。

至于你关心的债务问题,中委关系是正常的国与国关系。两国务实合作由来已久,一直本着平等互利、共同发展和商业化原则进行,完全合法合规,无论局势怎么变化,都不应该受到任何损害。中方将本着平等互利、合作共赢、共同发展的原则,持续推进同委内瑞拉各领域交流与合作。

问:我想再问一个关于委内瑞拉的问题。已经自称是“临时总统”的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说,放弃承认马杜罗政权,转而承认他的政府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委内瑞拉债权国有利。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刚才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已经说了,中委之间的合作本着平等互利、共同发展和商业化原则进行,合法合规。无论局势怎么变化,中委之间的合作都不应该受到任何损害。

二、英国《金融时报》对委内瑞拉与中国债务的报道

据英国《金融时报》2018年6月20日报道,中国正在重新谈判之前提供给委内瑞拉的巨额贷款,并会晤了该国的政治反对派。此举标志着中国对委内瑞拉的姿态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过去10年借给委内瑞拉650亿美元的中国,希望在现任总统马杜罗下台情况下,其继任者将继续履行偿债责任。

委内瑞拉是中国在非洲大陆的一个战略支点,也是中国海外能源的一个重要来源。中国和委内瑞拉的经贸合作以及中国对它的石油投资,是中国依托海外市场和资源确保自己能源安全的基石之一。然而,西方大国对俄制裁引发出来的油价暴跌,也宿命般地让委内瑞拉的经济中枪倒下了。目前,委内瑞拉正面临着200年历史上最严重的危机——油价暴跌引发了它的经济崩溃和政治僵局。作为委内瑞拉最大的债权国,中国自2005年以来累计借给该国650亿美元,而且这波危机也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委内瑞拉用石油销售来担保其债务偿还的计划。

2018年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恩里克·卡普里莱斯2018年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恩里克·卡普里莱斯

目前,委内瑞拉的政局正处于旧政权大厦将倾的前夜。马杜罗的地位岌岌可危,而以恩里克·卡普里莱斯为首的反对派影响力不断上升,其国内政局翻脸变天是迟早的事。(这个恩里克·卡普里莱斯,是瓜伊多之前委内瑞拉最有号召力的反对派,2018年底被马杜罗逮捕–躺在床上喝咖啡编注)。据英国《金融时报》透露,中方派出非官方特使与委内瑞拉的反对派举行会谈,希望在尼古拉斯·马杜罗总统下台的情况下,他的继任者将继续承认欠中国的债务。

极为尴尬的是,中国和委内瑞拉反对派都必须接受的一个现实是委内瑞拉真的没有钱,双方只能在承认对华债务与展延还款期限上寻求各自的妥协和平衡点。被一些观察家们研判出来的情形是,委内瑞拉政府希望得到一个宽限期,其间只需偿付中国贷款的应付利息;中国接触反对派应是首先希望未来的债务协定不受反对党控制的国民议会阻挠,且反对党也承认新协定。

尽管中国以自己的灵活姿态接触委内瑞拉反对派,是一个极大的利好消息,但市场上的反应依旧不容乐观。对于委内瑞拉可能在其国际交易上的债务违约的担忧,继续令市场不安,目前该国债券已跌至甩卖价,2022年到期的基准债券收益率高达33%。另外,由于近来委内瑞拉国内政治经济形势动荡,马杜罗日前宣布全国进入为期60天的紧急状态,并再次延长经济紧急状态。

更可怕的是由于国际油价暴跌,委通胀率已经高达400%,GDP萎缩7%,物价和2012年比已膨胀了1000%。作为一个严重依赖石油的经济,成亦石油败亦石油,是它的宿命。委内瑞拉经济的极度脆弱在于包括卫生纸在内的90%以上的社会商品须靠进口。没有了石油收入,其民生保障也就没了。据悉,近两年来,由于国际油价长期低迷,委石油出口收入锐减,没有足够外汇购买进口商品,因此产生了一系列经济和社会问题:食物、药品等基本生活用品极度短缺,电力也发生短缺。与此同时,各类商品却蹭蹭地飞涨价格,以致民怨沸腾,政局动荡。

在这种经济政治危局的煎熬下,委内瑞拉也还能如期偿还所欠中国的数百亿美元债务?也许很多人都会作出负面的判断,悲观的预期,然而,根据一些国际媒体和中国驻外使节的分析,事情远没有糟糕到最坏的状态,仍有“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机会。

大使王珍向委内瑞拉国会赠送办公用品大使王珍向委内瑞拉国会赠送办公用品

中国前驻委内瑞拉大使王珍6月20日(2018)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个资源型国家的资源还远没有枯竭之前,说其经济崩溃是不切实际的。委内瑞拉有丰富的石油和矿藏,这些资源只要开采出来就是钱。再者,委内瑞拉目前的还款意愿也还是挺足的,并一直在努力按期正常还债。他们的总统马杜罗近期召开国际媒体记者会时强调,委一直正常偿还外债,近3年已累计偿还359亿美元(对所有债权国的偿还总量包括中国),即使在今年经济十分困难的情况下,一季度也如期偿还了50多亿美元。

且不说委内瑞拉现在也还没有违约,就是心存违约的邪念,却也不敢违约。因为一旦违约,委主权债务评级将被大幅下调,现金流被冻结,海外资产遭查封,将不再可能从国际市场获得任何融资。没有国际融资,委内瑞拉还能拿什么进口食品、药品等生活必需品。没有这些东西,民又何以生,何以活,社会情绪又何以不沸腾。这些利害关系,也在紧紧地卡着委内瑞拉政府会尽全力避免违约。

最后,中国在委内瑞拉的投资利益也还有一个最大的保险锁,就是委内瑞拉朝野民间与中国互利双赢合作的厚重意愿以及中国机智务实、身段灵活的姿态。中国和委内瑞拉之间的合作是国家间的合作,而不是中国与委内瑞拉一个政党的合作。这些合作的本质是互利双赢的,不仅得到了委内瑞拉现政府和老百姓的支持,而且他们的反对派也愿意跟中国进行各个方面的接触。

在维护海外权益上,中国也许还会遭遇到诸多类似的总统和议会的权力之争,中国保持不干涉内政的原则固然非常重要,但也还有着更多两面打交道的政治智慧,不仅仅要善于和他们的政府打交道,而且也还要善于和反对派把持的议会打交道。只有这样,才可能在发生重大变局的国家,确保中国利益的最大化,即使有避免不掉的损失,也能使其降到最低点。

三、国内媒体对委内瑞拉债务的披露

《债务危机!此国欠中国钱不想还?应该多学学马来西亚和委内瑞拉》是凤凰网的2018年8月23日的一篇新闻报道。其中涉及到汤加的部分不提,只转述与委内瑞拉相关的部分。

按照国际惯例及外援政策,中国现在对外援助有三种形式:无偿援助、无息贷款和优惠贷款。当前,我国的债务减免只是针对最不发达国家的无息贷款,对于优惠贷款从未做过债务减免,而汤加属于优惠贷款,所以中国不能进行免债。

截至2011年底,中国累计免除50个重债穷国和最不发达国家约300亿元人民币债务。比如说中国在2010年到2012年期间免除了坦桑尼亚、赞比亚、喀麦隆等9个最不发达国家和重债穷国共计16笔到期无息贷款债务,累计金额达14.2亿元人民币。

众所周知,委内瑞拉出现历史罕见40000%恶性通胀。而IMF7月底预测到年底该国的通货膨胀将达到1000000%。而委内瑞拉通货膨胀的状况在此前就一直存在,近期由于委内瑞拉与美国关系日益恶化等原因,出现了井喷式爆发。而对于欠中国的钱,委内瑞拉一直守信按时偿还。从2007年开始,中国向委内瑞拉提供大量贷款500亿美元。委内瑞拉通过以石油抵债的方式已偿还了大部分债务。

现在委内瑞拉引以为傲的石油由于早期的过度开发,加上目前发掘的稠油因技术问题还存在困难,近年来的石油产量快速下滑。

在委内瑞拉石油资源与国内经济危难的时刻,中国开发银行此前已经向委内瑞拉Orinoco产油带追加投资了2.5亿美元,以遏制该国重质原油产量不断下滑的趋势。

《委内瑞拉对华500亿美元贷款违约:不还钱 也不给油》是2014年10月24日凤凰网另一篇该报道。该报道介绍,委内瑞拉已对其许多供应商、石油服务合同商以及国民违约了,但事实证明,委内瑞拉最新的违约对象其实是中国。鉴于中国是委内瑞拉的最亲密盟国之一,作为中国老朋友的查尔斯虽然早就见了马克思,但他的衣钵继承者马杜罗名正言顺地继承了“中国的老朋友”这一光荣称号,欠外人的债要还,欠老朋友的债可以不还或迟还,老朋友也不会怪罪。其实,老朋友也不敢怪罪,你一怪罪,他就转脸与台湾邦交,这一招很灵,又逼着大陆赶紧送去美元。

《委内瑞拉面临巨额债务 因中国贷款到期》是中金网2018年4月28日的一篇新闻。该文介绍,十年来,中国一直向时任总统乌戈·查韦斯(Hugo Chavez)政府提供慷慨的融资安排,以确保其资源匮乏的经济获得石油供应,并在拉丁美洲结成同盟。在过去的10年里,中国向委内瑞拉提供了500多亿美元的贷款。然而,三年前,由于油价暴跌,委内瑞拉经济开始螺旋式下降,中国政府停止了发放贷款。

以上这3篇报道,对委内瑞拉与中国的累计500亿美元的债务,没有介绍时间界限,提及还了部分债务,还了多少,还的本金还是利息,也未明说。但有提及,债务是在继续发生的,500亿美元之后,又提供了一笔2.5亿美元债务。但这一笔是哪一年的,没说。结合文中的图表,不难判断,此文所引用的债务资料,很显然,这500亿美元的债务是截止查韦斯时代的债务总额。马杜罗上台后,又新增了对中国的债务。

以上报道还说,两年前,中国放宽了约190亿美元的石油换贷款协议付款条件,根据该协议,委内瑞拉派出原油和燃料的货物以偿还债务,使委内瑞拉能够仅支付利息。加上凤凰网披露的2013年油价下跌委内瑞拉石油产量下降之后有段时间停止了向中国供应石油,很显然,2013年委内瑞拉一直用石油偿还中国的欠款,还的不是本金,是利息。后来利息也未还了。按5%的利息计算,仅查韦斯时代未还的500亿美元,每年的利息也有25亿美元,2013-2018年5年,累计欠付利息也有75亿美元。

四、委内瑞拉议会可以查询到的对中国债务

根据委内瑞拉议会2014年10月10日通过的第40.516号政府公报,2008年5月9日,委内瑞拉政府与中国政府签订了一个协议名为《中委联合基金》(Fondo Conjunto Chino-Venezolano)的协议,后来这个协议几经修订,就把这个协议称作是“原始协议”(Acuerdo Inicial)。2009 年2月18日对该协议进行了第一次修订(Primer Protocolo de Enmienda)。2012年2月27日对该协议进行了第二次修订(Segundo Protocolo de Enmienda)。2013年9月22日对该协议进行了第三次修订(Tercer Protocolo de Enmienda)。2014年7月21日对该协议进行了第四次修订(Cuarto Protocolo de Enmienda)。经过四次修订后,协议已面目全非了,于是,2014年10月7日又根据四次修订重写协议,形成了一个四次修订后的综合版本。

第四次修订第一条第一款规定:“60亿美元,其中40亿美元为三年期贷款,另外20亿美元(或等值委内瑞拉货币)为向FONDEN的注资。”第二款规定第一款相同:“60亿美元,其中40亿美元为三年期贷款,另外20亿美元(或等值委内瑞拉货币)为向FONDEN的注资。”第三款规定:“60亿美元,其中50亿美元为三年期贷款,另外10亿美元(或等值委内瑞拉货币)为向FONDEN的注资。”第四次修正第三条规定中国须每天向委内瑞拉至少购买一定桶数的石油,以此作价偿还上述三笔贷款;并规定,每日购买的石油桶数通过外交照会确认。

可见,根据该项协议,中国对委内瑞拉至少要有180亿美元债务,其中130亿美元为贷款,50亿美元是向FONDEN注资。既然2014年10月7日还重写此协议,说明至少这笔钱一直没有偿还!

考虑到因为议会是马杜罗政权的发对派,所以2015年马杜罗成立了制宪会议,此后马杜罗的债务问题就再也没有向议会报告了,按照外媒报道的2015-2018年委内瑞拉新增的中国负债,委内瑞拉议会也就无法查询了。

但是,委内瑞拉反对派对债务问题,还是非常负责任的。2019年1月29日,委内瑞拉反对派驻美洲国家组织特别代表塔尔(Gustavo Tarre)在华盛顿的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发表首次公开讲话。当天,塔尔在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表达了反对派希望继续与中国保持贸易往来的意愿。

塔尔 截图来自凤凰卫视视频塔尔 截图来自凤凰卫视视频

塔尔在采访中称,“如果是合法签署的贷款(即通过议会审批的贷款),那没有问题,委内瑞拉作为一个国家欠债,我们将会继续偿还贷款”,他还表示中国在委内瑞拉的利益和财产“绝对”会得到保护。

稍早前,中国外交部表示,中国主张委内瑞拉的事务必须也只能由委内瑞拉人民自己选择和决定,承认马杜罗是委内瑞拉总统。塔尔对中国的立场表示尊重,并重申与中国保持密切关系至关重要。

五、我的综合的判断
委内瑞拉临时总统、议长瓜伊多委内瑞拉临时总统、议长瓜伊多

1、委内瑞拉对中国,还欠有巨额债务。

因为在2019年2月1日的外交部新闻例会上,有记者提问道,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中方是否曾经或正与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或其他反对派人士接触?第二,是否担忧瓜伊多上台后会同中方重新谈判双方合作项目,或者拒绝偿付尚未偿还的委对华债务?

外交部发言人的回答是:至于你关心的债务问题,中委关系是正常的国与国关系。两国务实合作由来已久,一直本着平等互利、共同发展和商业化原则进行,完全合法合规,无论局势怎么变化,都不应该受到任何损害。中方将本着平等互利、合作共赢、共同发展的原则,持续推进同委内瑞拉各领域交流与合作。

虽然不发言人并未透露债务总额,但显然是承认了截止2019年2月1日,委内瑞拉与中国存在债务问题。

2、委内瑞拉与中国的债务规模有多大?

委内瑞拉对中国的未偿还债务,应在650亿美元之上。原因:

第一,国内多数媒体引用的500亿美元的债务,都说明了是查韦斯时代的累计债务,提到委内瑞拉有偿还债务时,前面我已经分析了,石油偿还的是借款利息,2014年之后,石油偿还也已停止。

第二、按照前面我的分析,马杜罗上台后,中国又继续贷款或向FONDEN的注资。

第三、2013-2018年间,委内瑞拉欠付中国的债务利息,至少在75亿美元以上。

第四、《金融时报》2018年6月的报道说法是过去十年委内瑞拉累计欠中国650亿美元债务。查尔斯死亡到马杜罗执政这些年,债务在500亿美元基础上再增加150亿美元(其中一半以上可能为欠付的利息),这是有可能的事情。

第五、外交部也好,国内其他媒体也好,从未对650亿美元的债务说法提出过质疑。

3、委内瑞拉所欠债务安全吗?

委内瑞拉马杜罗政权危如累卵,大厦将倾。瓜伊多领导的反对怕,不日将上台执掌政权,按照自由与民主的方向改造委内瑞拉。瓜伊多以及其代表也多声明将重视与中国的经贸合作,也会承认与中国之间经过议会备案的合法债务。

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

特别重要的是,美国、欧洲、日韩以及委内瑞拉的邻居利马集团所有国家,都十分支持瓜伊多领导委内瑞拉修复该国的经济。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周六(2019年4月12日)表示,美国、几个拉丁美洲和欧洲国家以及日本正在推动100亿美元的贸易融资基金,以供委内瑞拉新政府使用。美洲开发银行也表态,将尽全力支持新政府接管权力后委内瑞拉的经济发展。可以预见,瓜伊多执掌委内瑞拉之后,废除社会主义路线和国有经济的委内瑞拉,一定能快速恢复改过的经济发展。

因此,我认为:委内瑞拉欠我国的债务,在马杜罗执政时期相反是不安全的,反对派瓜伊多上台执政,反而能够大大增强债务的安全性。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委内瑞拉欠我们多少债务?请看外交部的回应和权威媒体的报道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