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宋慕含:“我得学心理学振兴这个行业”,中二少年到心理咨询师

宋慕含:“我得学心理学振兴这个行业”,中二少年到心理咨询师

 

 

作者简介:宋慕含,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曾任新东方英语教师,现为心理咨询机构运营负责人、心理学地面沙龙带领者,1879计划八期班学员。

 

严格来说,第一次听说“心理学”三个字,是在一部提到“犯罪心理学”的推理小说中。我向来是个求知欲旺盛、什么都想知道、什么都想学的人,刚上初中的我,好奇心原本更多是指向外界的,而“心理”两个字让我突然发现,个体内部居然还有那么多可以探索的东西。

 

再次偶遇“心理”相关概念,是在08年汶川地震灾后心理援助的报道中。度过了中二时期,我不再像最初关注“犯罪心理学”那样抱着猎奇心理了。那时候我高二,对学习没太大热情,对世界还挺有的,我也似乎一直比同龄人更成熟稳重一些,朋友们有烦恼总会向我倾诉。所以,当看到新闻里说,“很多所谓的心理专家去了灾区之后,让幸存者不停回忆灾难场景的做法很不专业”时,就给我留下了“我国心理咨询行业实在不怎么着”的印象,甚至让我产生了“我得学心理学振兴这个行业”的想法。

 

现在想想我可真是,全能感留存的够久的。

 

次年高考,成绩果然不怎么样,权衡之下选择了更稳妥的学校和专业,但对心理学的残念未消,填在了第六和第七志愿那两栏里,反正也录不到,只当圆个念想。

 

就这样跟心理学失联了三年。直到大三的一天,在地铁站里看到了某机构“心理咨询师考试培训”的广告,脑袋里好像有盏灯突然被点亮了。

 

之后的学习考试都很顺利,考前像突击期末考一样刷了几遍题库,考试就过了。那时候普遍迷信证书,家人支持我考证也是觉得多一个证书多一个选择。但我的想法并未止于“拿个证”。

 

我至今都记得有一次课间和讲普通心理学老师的对话。我问她,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参加这个考试?机构看起来也花了很多钱打广告来招生,但现在咨询市场似乎没那么大需求,这么多咨询师培训出来往哪输送呢?她说,这类培训本身就是一种打开市场的方式。

 

我理解到了她这句话的含义:机构利用人们“多个证多条路”的心理,开展大量培训课程——学员将来未必从业,但对心理咨询起码有了初步认识,成为未来的潜在来访者——机构赚了钱,学员拿了证,咨询市场也一定程度上被拓宽。怎么想都是稳赚不赔三赢的生意。

 

那次谈话让我明确了几件事:

 

1.心理咨询行业市场虽然眼下未见起色,但发展势头一定是好的,越早进入市场优势就会越明显;

 

2.行业发展需要时间,我的成长也是一样。等到行业和我都足够成熟,我还有很长的路可以走,职业生涯会很长;

 

3.我得学习。

 

接着便辗转尝试了很多的学习方式。

 

先是经历了跨考心理学研究生失败,接着在家乡最大的心理机构当了咨询助理,但收入实在无法满足我学习所需的费用,于是辞职去当了英语老师。

 

就这样,用工作去养理想的日子过了几年。17年底,我突然醒悟到,我本以为在老家生活成本低,一些琐事不用自己操心,可以把更多精力放在学习上,但事实是,小城市学习机会太少,信息也相对闭塞,外出学习成本也很高,反倒不如留在一线城市。这种简单的道理本不该花费四五年才领悟到的,大概是在家的生活实在闲散舒适,习惯了慢节奏就多少丧失了些斗志。

 

种种原因驱动下,18年终于决定回到北京。起初的计划是继续做英语教育,毕竟在这个行业的积累更多,收入似乎是可以有保障的,虽然换了新城市开始一定会很难。

 

今年四月初,无意间打开了天天心理的网页,又无意间看到了1879计划。浏览了1879页面的所有信息之后,脑袋里的那盏灯又亮了。

 

从拿到证的那天开始,我就一直在寻找各种系统学习的机会,了解到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心理咨询师培养体系之后,我更是期待国内也能早日出台类似的培养方案。然而市场现状如此,我除了尽量多去获取信息摸索自己的方向,为自己规划成长路径之外,别无他法。

 

也是出于对行业的了解,我对市面上所有成体系的课程非常有好感,因此17年参加了一个“CBT两年连续孵化项目”——哪怕需要我一年四次从辽宁飞到上海。然而始终没什么机会接触连续个案,课堂上实操演练的机会也不是很多,两年学下来,自我感觉理论学的还行,真的上阵还是没什么底气。

 

所以1879对我来说,简直是宝藏。我甚至不需要任何人来告诉我这个项目有多好,不需要帮我对项目简章做任何解读。1879价值观里的“科学、系统、严谨”,我单从网页的介绍里就统统看得到——这是我思考了很多年自己究竟需要什么的结果。

 

如果能参加1879,之后的路径会更清晰。三到四年的系统学习是全面而完整的,我将有机会补充过去的知识盲点,也可以有机会让已掌握的知识得到实践落地。把基础层次里缺掉的砖头补好,再把建筑一层层垒得越来越高。高楼建成是不可能的,是到职业生涯的终点也会一直在建的。我只希望这座楼会是温柔而坚定的,可以容纳化解他人和自己的苦恼,也可以经历风雨震动屹然不倒。

 

从初识心理学到现在,我一直是一个求知欲旺盛又热心肠的小孩儿,这一点一直没变过。小时候我想过未来的很多种可能,每种理想都没持续太久,因为总会被更新奇的事物吸引。但这世上恐怕没有比“人”和“关系”更新奇的东西了,我的求知欲在这个领域应该会得到很大的满足。而助人这件事对我来说,既是出于天性,也能带来职业成就,这两种驱动力会让我一直走下去。

 

回顾我和心理咨询行业难舍难分的整个过程,我得承认我确实幸运。挫败和动摇不是没有过,但我深信这条路是适合我的,所以从未放弃。这几年亲眼见证舆论热点越来越多的关注到心理相关话题,国家政策对行业扶持越来越多,身边的人们也越来越愿意主动寻求专业帮助,行业从小众领域渐渐步入大众视野,甚至产生一种“我可真有眼光”的得意。一切正朝着我最初期待的“我和行业一起成长”的方向发展。

 

冯特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心理学实验室,所以1879年是心理学元年。

 

过去在心理行业的经历只能算作我摸索的过程,所以参加1879项目的2019年,是我的心理学元年。

 

如果说还有期待,那我希望三年以后,我可以像1879一样,“精致、优雅、从容”。

 


 

1879计划八期班名额预约:点击此处报名

 

1879计划,全称是“中国心理咨询师继续教育标准建设项目”。全套引进台湾心理师硕士研究生课程,是心理咨询专业的系统课程,由两岸三地学术底蕴深厚、临床经验扎实、教学经验丰富的专家授课,手把手带领学员提高咨询能力。

 

中国心理学会心理学标准与服务研究委员会

成功之道(北京)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1879计划八期班名额预约:点击此处报名

 

1879计划,全称是“中国心理咨询师继续教育标准建设项目”。全套引进台湾心理师硕士研究生课程,是心理咨询专业的系统课程,由两岸三地学术底蕴深厚、临床经验扎实、教学经验丰富的专家授课,手把手带领学员提高咨询能力。

 

中国心理学会心理学标准与服务研究委员会

成功之道(北京)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宋慕含:“我得学心理学振兴这个行业”,中二少年到心理咨询师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