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如何正确陪伴自杀者?

如何正确陪伴自杀者?

 

 

编者按:在了解如何陪伴自杀者之前,有一个观点需要提出来——自杀者并不是真的想死,而是想结束痛苦。如果陪伴者能够更多地去理解当事人的痛苦,比起单纯地去制止、防范自杀,或许,会产生更大的作用。本文内容来自网络,有删减。致谢作者的科普,十分有益。
 
作者简介:海苔熊,台湾大学心理学研究所硕士,心理学科普作家。

 

对于自杀,我们往往将焦点专注于自杀者,而忽视了陪伴者。其实,陪伴者也经历着极大的挑战,他们需要学习很多,比如:如何去陪伴,如何保护自己,如何去把握尺度,如何减轻负罪感,如何保持内心的能量,等等。
 

 

接下来将会以可行的方法来说明,“如果你的亲人朋友在你面前要自杀”时,该怎么办?
 
 
01
不要离开现场,持续的陪伴
 
我要去抢自杀者的刀吗?还是放着让他在那里割自己的手?老实说,没有什么一定对或不对的答案。听起来就像废话,但实际上你做什么事情都不一定有帮助,唯一有帮助的就是待在他身边,陪伴他,这就是他最需要的。
 
如果可能的话,也可以尝试暂时分散他的注意力,一般来说,自杀的企图既然是一种无法控制的“冲动”,表示这个冲动只会持续一段时间,如前面举的例子一样,过了那个“很想自杀的高峰点”,他的情绪就会稍微缓和下来了。你可以做的是,陪他度过这个冲动的时间,唯一的目标就是不要让他伤害自己或伤害别人。如果你觉得情况已经有点失控,请务必打电话请求协助,给亲人/医疗人员。
 
 
02
寻求协助,必要时安排住院
 
或许你会觉得,这样他会不会恨我?你心里会很煎熬,自己通报医院来“抓”他去住院,不过,如果这样可以保住他的生命,或许仍是值得的一个尝试。
 
你可以思考,看看这个比喻:当你的家人感冒的时候,他不愿意去看医生,说自己休息一阵子就会好了,你当然可以尊重他的决定。但当他已经得肺炎、生命濒临危险的时候,仍坚持不去看医生,这时候你会打电话叫救护车吗?当我们感到抑郁、情绪不好的时候,的确是可以自我调整,但当它已经严重的影响到生活,有生命危险的时候,由于已经牵涉到脑部血清素的病变,就不是靠自己有办法可以“看开”的!
 
 
03
照顾好自己的情绪,分担风险
 
或许你会问:住院真的有用吗?其实住院主要的帮助有两个:降低死亡风险,按时服药调整血清素。
 
有些比较严重的病人,会使用单侧电气痉挛治疗(Electroconvulsive therapy,ECT),效果有点像大脑重新开机,缓和当事人的负面思考。
 
另外,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如果你是他的朋友、男女朋友,或者是“没有亲属关系”的人,请一定要让他身边的亲人知道他的状况,让他们了解严重的程度——尽管当事人可能不想让家人担心、或者是他与家人的关系很糟糕。你可能会说:“我的压力源就是来自于家里呀!”“我已经跟爸妈好多年没有联络了。”“家人知道,不但帮不上忙,可能会小事化大,大事爆炸。”
 
我当然可以理解你心里有很多的担心,但你可以思考下面两个问题:
 
当他无法自行决定,需要进行一些手术,或者是签署住院同意书的时候,你有那个签名的资格吗?
 
如果他的家人有很多的情绪,却从头到尾被蒙在鼓里,到最后不得不知道的时候才透露给他们,你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有没有可能你会无辜地被牵连、责怪?
 
 
04
建立排班表,照顾好自己
 
事实上,照顾有自杀企图的人是非常辛苦的事情,如果你自己扛在身上,一方面你无法24小时都陪在他身边,另一方面如果真的发生万一,那个罪恶感是无以复加的。如果可能的话,可以联络他身边的朋友和亲人等资源,有点像是轮流到医院照顾危险期病人的感觉,轮班陪伴——因为他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最后,你自己的情绪和身心状态也是重要的。
 
我一个朋友长期照顾抑郁的太太,因为晚上回到家都要陪在她身边,不能够做自己的事,只好等到太太服安眠药睡着之后,才爬起来赶工作。一大早又得到公司去上班,两个月之后,他也病倒了,因为身体和心理上的折磨,让他变得疲惫不堪。所以,在照顾对方的同时,也要懂得照顾自己,在“不是你轮班”的时候,可以去运动、放松,你自己也可以找咨询师,当你可以更稳一点,你的照顾也会更有品质。
 
 
05
留心抑郁的感染能力
 
请记得:你也是肉做的(而且在这个情况下你身上的肉可能比他还要多),长期陪伴忧郁症、企图自杀的人,除了身心都会面临极大的压力之外,他的世界下的雨,往往也会淋到你。
 
下面这三小点可以避免被感染:
 
(1)自我觉察
 
你要知道自己的感觉、情绪,以及目前的状态是什么。如果你自己都快没电了,还要去帮别人充电,可能要小心不但没有办法充到对方,你自己还有可能会有“替代性创伤”或是“复杂性悲伤”。
 
(2)社会支持
 
这大概是所有要素里面最重要的一个了。其实就是陪伴者的陪伴(一个后设陪伴的概念),当你觉得自己快撑不下去的时候,你可以找人来听听你的辛苦,甚至给你一些专业的建议。
 
孤军奋战是很辛苦的,请务必找队友。
 
(3)界限
 
对于习惯当“拯救者”的人来说,界限大概是一辈子都要磨练的课题。
 
这些人往往都有“需要被别人需要”的需求,可是往往也因为这样,不小心耗竭了自己。你并不需要每天去陪伴他,有些时候陪伴的品质比陪伴的次数还要来得重要,承诺出你可以陪伴的时间,然后就在那个时间一定要出现。有时候拒绝,反而是让关系可以长期维系的方法。
 
 
06
来自心理咨询师的三个叮咛
 
(1)希望术:不要放弃希望,但不要说出期望
 
陪伴自杀的人是件很吊诡的事情,一方面你不可以放弃对他的希望,另外方面,你又不可以把你的希望说出来。
 
不是因为说出口的,就不值钱了。而是当你跟他说,“你会好起来的”,“这只是暂时的”,“一切都会变好,你再多努力一下就好”……这些话看起来好像是给忧郁的人希望,但实际上,当他们做不到的时候,会有很多的罪恶感——他们自责自己的罪名又加了一条:我果然是很糟糕的人,不断地让在乎我的人失望。
 
(2)宁静术:静静的就很好
 
很多人以为陪伴自杀的人,总是要讲很多话来开导他,但奇怪的是,当你讲越多,事情不但不会好转,还有可能会言多必失。
 
实际上,你光是在场陪在他身边,让他觉得不孤单,这样就已经很重要了。有一句话我觉得很受用,分享给大家:你想说这句话,是真的感受他的情绪,还是只是为了减缓你自己的焦虑?
 
其实,如果你没有受过专业的咨商技巧训练,只要做到“认真听”这件事情,就已经是帮他超级大的忙了。甚至有时候,因为你跟他的关系很深厚,这个“倾听”本身,甚至可能比一般专业人员还有效(这就是为什么有时候我在节目上和艺人来宾对话,就算是讲得再深刻,他们都不会被打动,但常常他们身旁朋友一句“我会默默支持你”,就让来宾整个泪崩)。
 
(3)接纳术:不要批判自杀行为
 
我们的文化里面,有些时候会有一种奇怪的习惯:用责骂代替关心。你感冒了,家人会问,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着凉;分手了朋友会说,就跟你讲过了对方是个烂人;考试考差了,他不一定会同理你的沮丧,还连带责备你不认真读书……所以当你看到一个人想要自杀的时候,你可能也会不由自主地说,为什么不往正面想呢?
 
当你脑袋里面冒出这种想法的时候,可以思考看看这个比喻——如果有个病患因为肺部的疾病没有办法自主的呼吸,你会不会把他从床上摇醒,拔掉呼吸器问他:你为什么不自己呼吸?
 
对于企图自杀后尝试自杀的人来说,有时候他们的行为并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而是大脑的血清素以及其他的激素交互作用异常所致。换言之,你可以想像某种程度上在他进行自杀行为的时候,他是被“灵魂附体”了。
 
当你越接纳他,他才越能够冷静下来。
 
 
07
如果被自杀者情感勒索,怎么办?
 
“你不要过来,你再过来我就死给你看!”“你知道我在做什么吗?我在吞安眠药喔,或许再三个小时我就会不省人事了。”
 
一般的情绪勒索都已经很难克服了,但如果对方拿生死来威胁,而且他又是你重要的人,我们其实很难不被影响。
 
这个时候其实有三种可能的做法:
 
(1)先确认自己还有多少电。同样的,如果你都已经快没电了,请先安顿好自己。尝试做几次深呼吸,让自己的情绪先平稳下来,再来看看现在在演哪一出。
 
(2)如果那个状况是你没有办法停止或逃离的,例如,他已经一只脚跨在窗台外面了,而你就在现场,请务必请求支援。如果他是透过电话跟你求救,请确认他身边有人,或者是请其他人帮忙。
 
(3)倘若当下你真的没有办法提供协助,请真诚地跟他说出你的难处,并且订定你可以去陪伴他的时间。
 
面对重要的人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身体和心理的压力不亚于想要自杀的当事人。虽然很难,但在陪伴的时候还是要提醒自己:你很在乎他,但不论是他的情绪或是他的生命,都不是你的责任,而是他自己的责任。
 
 
08
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相信
 
陪伴忧郁和有自杀意念的人,最煎熬的地方在于自我内心的挣扎。有些时候你甚至会被他的负面思考说服,你开始怀疑自己做的是不是对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比较好,这些都是常见的状况,这时请给自己多一点的弹性和空间。
 
最后,我想送辛苦的陪伴者一段话:柳暗花明又一村。当前方的路还没有明朗的时候,我们要容忍不确定性。
 
当你觉得好像已经走到尽头的时候,请相信,这只是个路口。不要急,慢慢走,或许在桃花树的后面,你会看见下一个村落。

 

 

延伸阅读:

 

Berndt, C. (2015). 韧性:挺过挫折压力,走出低潮逆境的神秘力量(RESILIENZ). 台湾: 时报出版.

 

Forward, S., & Frazier, D. (2004). 情绪勒索(Emotional blackmail when the people in your life use fear, obligation,and guilt to manipulate you) (杜玉蓉, Trans.). 台北市: 智库.

 

Monroe, S. M., & Simons, A. D. (1991). Diathesis-stress theories in the context of life stress research: implications for the depressive disorders.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10(3), 406.

 

周慕姿. (2017). 情绪勒索:那些在伴侣、亲子、职场间,最让人窒息的相处. 台湾: 宝瓶文化

 

苏逸人. (2011). 创伤后压力疾患的风险途径:创伤前-后认知脆弱性整合模型之前瞻性三波追踪探讨. (博士), 台湾大学.  Available from Airiti AiritiLibrary database.

 

来源:图文均整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

编辑|如意

 


 

1879计划八期班名额预约:点击此处报名

 

1879计划,全称是“中国心理咨询师继续教育标准建设项目”。全套引进台湾心理师硕士研究生课程,是心理咨询专业的系统课程,由两岸三地学术底蕴深厚、临床经验扎实、教学经验丰富的专家授课,手把手带领学员提高咨询能力。

 

中国心理学会心理学标准与服务研究委员会

成功之道(北京)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1879计划八期班名额预约:点击此处报名

 

1879计划,全称是“中国心理咨询师继续教育标准建设项目”。全套引进台湾心理师硕士研究生课程,是心理咨询专业的系统课程,由两岸三地学术底蕴深厚、临床经验扎实、教学经验丰富的专家授课,手把手带领学员提高咨询能力。

 

中国心理学会心理学标准与服务研究委员会

成功之道(北京)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如何正确陪伴自杀者?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