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生活大爆炸》完结,我们和谢耳朵都长大了

“I love you all.”


 今天,《生活大爆炸》迎来了剧终。Sheldon和Amy获得了诺贝尔奖,向来不善表达感情的Sheldon在致辞时感性了一回。


十二季里的片段一闪而过,拼凑起一个漫长的故事。



宇宙混沌之时,是什么样的?


Our whole universe was in a hot dense state,

Then nearly fourteen billion years ago expansion started. Wait…


自带加速特效的片头曲,比喻了主角们最初浓稠火热的生活,这是一场生活状态的大爆炸。


一群受到上帝偏爱的科学家,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疯狂地辩论、争吵,以严丝合缝的逻辑推理击破人情的薄弱,这种恃才傲物和洋洋得意成为我们陷入热爱的原点。

十二年过去,主角们逐渐褪去了尖酸又刻薄的外衣,成为了身边常见的普通人,情话连绵的丈夫、温柔可人的父亲……连曾经信誓旦旦宣称“或许我自己太有意思,无需他人陪伴”的Sheldon也走进了婚姻。


生活总是在收缴天才们的棱角,让他们学会爱,学会人情世故,这种成熟让人感同身受,无比感慨。我们必须得承认,生活的确不存在超级英雄。


爆炸的生活

剧中的核心人物,Sheldon和Lenoard的组合,复刻了我们对高智商天才的想象——知识渊博,无所不晓。更重要的是他们描绘出一种接近童话般的想象:在这里可以用科学知识解决绝大部分的问题,仅有的评判标准是客观真理而非其它。



故事的背景就设定在世界顶级学府加州理工学院,这所学校创建于1891年,迄今为止学校仅培养了两万余名学生,却拥有了31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以及32次诺贝尔奖,平均每一千个毕业学生中就有一个诺贝尔奖得主,堪称世界大学之最。因此就连在麻省理工学院获得硕士学位的Howard,都成为了被“鄙视”的学渣。


经得起推敲的科学知识贯穿每天的生活,连霍金都被邀请客串其中,在第五季中他以客座教授的身份出现,并一针见血地指出Sheldon论文中的错误。还有第四季里出现过的憨态可掬的黑人大叔,也是美国著名的天体学家尼尔· 泰森。


霍金在剧中的客串,让谢耳朵“又成为一位晕倒粉”


这种虚拟的“真空”状态是我们热爱的起点,没有人会拒绝如此顽皮丰富的科学张力。事实上,观众们也许会自动代入Penny的心态,她学历有限(甚至需要谎称自己读过社区大学),对工作总是不满意,听到邻居怪才们的理论基本处于蒙圈状态;有了她,我们才基本感觉自己和这些角色生活在同一个世界。



Geek和nerd的世界,构成了简单的黑白,有时候充满怨气的以牙还牙,都能让人捧腹大笑。


当谢尔顿发现自己接受电台采访的声音,因为受到影响变成奇怪的尖叫声后,他决心也用类似的桥段捉弄对方。而这个报复方式非常独特:当感应器感知到有人进屋时会触发程序,让放置在天花板的化学物质与普通洗涤剂混合起来,形成一大片类似鸡蛋液的泡沫液体。这是著名的大象牙膏实验。


“就像是洗衣日的恒河”,乐在其中的印度人Raj总结道。



过往的采访中,编剧提到了加州理工的学生给了他创造角色的灵感,因为那里的学生会深深沉迷于自己所研究的东西,甚至会忘记穿裤子。“人们会对生活呈现出的奇妙问题更感兴趣,而不是什么追名逐利的游戏,在那里这种情况很真实存在的。这也是我们想让剧中人物表现出来的特质。”



某种程度上,观众对这些疯狂而不真实的情节入迷,与我们沉迷于所谓黑社会、“古惑仔”的生活并无二致。不管是正直理性的Lenoard,舌灿莲花的Howard,还是患有重度社交恐惧的Raj,他们身上呈现出来的纯净到极致的乖张,抚慰了现实中无法理解的种种不顺。


蜕变Sheldon

十二季的生活里,改变最大的是Sheldon。


这位偏执的天才拥有与生俱来的高智商,他在14岁的时候便开始鼓捣激光,因此父母才把他送到寄宿学校就读。在解释小时候曾经受到过邻居小孩、同学们的嘲笑和欺负的经历时,Sheldon的说法是,“我的智商让他们感受到了威胁”。



他从不承认自己只是“聪明”,Penny曾经这样干过,在洗衣房里随口称赞了一句,但是Sheldon立刻表现出不解和反感,他认为自己比“聪明”还要高上好几个层次。


观众一边被他的高智商吊打,一边还心甘情愿地乐在其中。因为这个受欢迎的角色,他还引领了一波“Smart is the new sexy”的时尚。


不可一世、思维跳跃、正直到让人招烦的特质,原本是Sheldon的拿手好戏,但是随着剧情的推进,他的人物设定也发生了变化。在参加婚礼时,他发表的一段关于感情的看法扬名网络世界:


“人穷尽一生追寻另一个人类

共度一生的事

我一直无法理解

或许我自己太有意思 无需他人陪伴

所以 我祝你们在对方身上得到的快乐

与我给自己的一样多”



但慢慢的,这位不曾懂得复杂情感的天才,也开始变得“开窍”,他学会了体贴别人,在Howard失去父亲的时候去安慰他,追求和自己有同样拧巴特质的Amy,还开始了同居和婚姻生活。


在生活的推进中,我们会发现围绕在主角身边的所有亲密关系都得到了缝合,比如Sheldon终究还是会拥有爱情,比如Lenoard和母亲的和解,就像那句话说的,爱情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



踏入新家,走入人生的新阶段,他们在剧里终归是幸福的。只是从对既定规则的处处叛逆,到过上和普通人无二的生活,这种成熟慢慢失去了最初的光彩。


说不清楚是对剧情的失望,还是作为观众的我们,对其中所折射的真实日常的无奈。我们曾经也如Sheldon一样,眼睛里充满光彩,生活中有挥霍不完的自我时光,但是在自觉和不自觉间,总是作出一些不曾留意到的妥协。


剧终来临,Sheldon不再需要寻找存在感,也不再天真到为所欲为,并总是手足无措。Sheldon在成长,而我们也在蜕变。



 客厅和楼梯

第十二季的结尾,公寓里一直停运的电梯终于修好。



此前,楼梯才是重要的背景,这里见证了犹豫含蓄,但也时而主动的Lenoard和Penny的第一次约会,当他们开始亲吻的时候,Lenoard敏锐地发现头上被朋友们安装的旋转监控摄像头,灵敏地进行监视。

“Sheldon,你怎么能够就坐在这里任由他们监视我”,他回家后对着埋头苦干的舍友抱怨道。

有一次,当爱字当头的Lenoard答应帮邻居签收家具的时候,他没有意识到送货人员不会帮忙送货到家,不得不和战友Sheldon一起抬上楼梯。


最后,他们运用了斜面夹角理论(尽管用处不大),将床板一般的东西推到家里。


剧中曾交代电梯故障的来由,Lenoard在一次科学试验中设置了错误的数据,做实验的瓶子眼看就要爆炸,是Sheldon急中生智帮他放进了电梯,救了Lenoard一命。那是后者决定继续和其同住的“决定性瞬间”,也埋下了故事的伏笔。


在楼梯的各种剧情,生动地诠释了那一句,你永远不知道转角会有什么的俗语。


不仅是楼梯,还有宽敞的客厅,都是剧中重要的空间。公共领域的宽广,容纳了一位位的来客,聚拢了科学世界的灵感。这里不是办公室,也不是实验室,就是可以放纵情感的客厅,可以打魔兽、学中文、玩你画我猜。

但十二季过去,楼梯还是那条楼梯,人物的身份已然起了变化。


故事播到后期,镜头切换的已经不再是客厅,而是变成了不同的卧室场景。皆因那时候每个人都已经成家,和他们共度生活的变成了自己的妻子,那一幕最为让屏幕前的人所感慨。



观众也在成长,曾经我们还是读书看报,认真上学的学生,只是因为报纸上的一则“美剧推荐”,或者同学的口耳相传,打开台式电脑看到了第一集。那时的生活也是天马行空,妄想成为英雄。


如今你我已经走向了更宽广的世界,彼此间谈得最多的,是佛系,是独处。


也许我们每个人在成长历程中,都无法避免地会走向孤独,但在燃烧友情和挥霍年轻的时光里,能被陪伴仍然是生命中最美好的事,感谢《生活大爆炸》曾陪伴我们成长,也让我们读懂了生活。


作者 | 南风窗记者 黄靖芳 [email protected]

排版 | GINNY

南风窗新媒体出品

热文推荐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生活大爆炸》完结,我们和谢耳朵都长大了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