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唯一的“告密者”,竟来自中国……

01

“我对你们很失望,

你们没有一点正义感”

施先生是一位旅美中学教师,在美国从事教职工作16年,这16年来他对于美国的中学教育和中学生群体有了深入的了解,他发现,美国学生们虽然有着许多的缺点,比如自大、偏执、我行我素,但从来没有人愿意当“告密者”,只有一次例外。

有一次,施先生接手一个新的班级,班上有一位特别难管的学生,大家都叫他“兔子”,上课无精打采甚至睡觉,下课后一头钻进篮球馆,生龙活虎的仿佛换了个人,施先生了解后知道,“兔子”从小到大做得最好的事情就是打篮球,这也是他唯一愿意做的事情。

但施先生知道,美国像“兔子”这样篮球打得好的青少年太多了,最终能成为职业选手的是万里挑一,如果“兔子”不好好学习,将来又不能做职业选手,那么这个人连一份普通的工作都找不到。更重要的,在自己的课堂,施先生不允许有这样公然藐视自己的学生。

于是,施先生找“兔子”谈话,没效果,去“兔子”家里做家访,一位单身妈妈接待了他,在两人谈话的一个小时里,施先生被香烟熏得睁不开眼,他痛苦地跟“兔子”的妈妈解释为什么不好好读书篮球打得再好也没用,但最终施先生还是在快被熏出眼泪之前逃离了“兔子”家。

沟通没有效果,施先生于是找到校长,让校篮球队暂时开除了“兔子”,等到他学习成绩跟上来了,才能回去打篮球。

在这么做的第二天,施先生发现,有人送了自己一份“惊喜”:当他去停车场取车的时候,发现车子被划了,引擎盖还被涂鸦了一行字,以F开头。

施先生第一时间想到了“兔子”,但没有证据不能发作,于是调取了监控,发现是一个戴着口罩和帽子的人干的,但无法确认那就是“兔子”。

此事惊动了校长,立即向全校师生广播,希望有人能揭发划车者,并找了许多学生谈话,给他们施压,甚至还提供了奖金,但就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检举告密。

施先生在自己的班级里也举行了一场不记名的揭发检举会,让每个学生匿名在纸条上写出是否知道何人所为,开会前施先生向学生们保证,绝对不会把检举者的信息泄露出去,奖励也会私下给出。结果收上来一看,所有人都写的是“NO”。

施先生很气愤,他知道美国学生没有告密的传统,但这件事的是非对错那么清楚,美国学生的脑子怎么就转不过弯呢?他对学生们说:“我对你们很失望,你们没有一点正义感,你们都是懦夫”。

02

“老师,我们不是懦夫,

我们有自己的解决方式”

正当施先生说完这句“狠话”,有一位女同学站了起来,对他说:“老师,你错了。我们不是懦夫,我们有自己的解决方式”。

施先生很无语,他知道这些美国学生想怎么做,但他还是忍不住发火:“你们为什么就不能检举他?他给了你们什么好处?还是说,这件事你们都有参与?”

女生说:“老师,我知道,在你的故乡中国,告密者被当成是一种美德,是一种英勇的揭发,但在美国,告密者是所有人都不屑去做的。我们会让肇事者自己站出来,他如果不站出来,那么他将无法在这个班级立足,所有人都会看不起他,但不是用告密的方式”。

果然,第二天,“兔子”主动来找施先生,向我道歉,承认他就是肇事者,并递给施先生一些钱,算是修车的费用。

事后,施先生找到那位女生谈话,告诉她:“告密在哪里都不算美德,更谈不上英勇,在中国也是一样”。

没想到女生说:“老师你说的不是事实,事实是中国的的情况就是如此”。

施先生不服,说:“你这是偏见”。

女生说:“那我问你,为什么中国从小学开始,就要选一个班长?”

施先生说:“那是为了帮助老师更好地管理学生”。

女生说:“怎样帮助,是不是监督每一位同学的行为,一有同学不听话,就立即报告给老师”?

施先生说:“这只是班长的一部分工作”。

女生说:“除了监督同学,班长是不是还可以指派同学们的行为,什么时候自习,什么时候休息,只要老师不在,就都得听班长的?”

施先生说:“是这样”。

女生说:“班长就是老师权力的代表,班长之所以有这么大的权力,是因为班长和老师之间,有着告密揭发的联系,班长只有不断地帮老师监督同学,才能获得在同学中的权力,班长又代表着这个班学生们的最高荣誉,所以,这明显就是在培养告密者。学生们从小就被灌输:通过监督举报他人,就能获得荣誉和权力,以后到了社会上,只会越来越多这样的告密者”。

“您知道社会上告密者多了之后会怎样吗?”女生问。

施先生点点头,沉默良久,然后说:“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事情,你去过中国”?

女生回答:“没去过,但我们家是苏联移民”。

03

唯一的“告密者”

竟来自中国

这位女生的话,许多年后依然令施先生印象深刻。她让施先生想起了儿时在中国读书的事情。

那时候,施先生就是班长,在老师的授意下,他记录着每个上课不认真听讲的同学,带头孤立那些学习成绩不好的同学,用老师的话说,“好学生要跟好学生一起玩,差学生没有人跟他们玩”。

自从这件事之后,在施先生教学的16年里,他再没有让学生之间相互揭发。他的学生里也没有出过一位“告密者”,只有一次例外。而这位“告密者”,正是来自中国。

她是来自中国的小留学生,施先生从来没有请她做自己的“眼线”,但她主动记录下了一些上课捣乱的学生名单交给施先生。说实话,这帮了施先生的忙,这样他就可以精准找到捣乱的学生谈话,敦促他们的行为,但施先生也从来没有表扬过这位女生,因为施先生知道,这将使她成为全学校的公敌。

施先生也找过这位中国女生谈话,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帮助自己:“你知道,这里是美国,我没有办法当众表扬你这样的行为”。

女生说:“我知道,我只是做我认为对的事情”。

施先生说:“对于你的同学来说,你是一个告密者,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女生说:“我知道,他们要是知道了,就不会跟我玩了”。

施先生最后还是建议这位女生不要再做这种事了,因为长此以往,同学们肯定知道是她在告密——其他的美国孩子,不会做这种事情。

在长期的观察中,施先生还发现,没有“告密”文化的团队比有“告密”文化的团队,更具有团队精神。

美国学校里没有“告密者”,看起来是人人没有监督,各自为政,但其实正是因为大家有着强烈的团队合作感,才不能容忍自己的团队里有专门损害他人利益的“告密者”。美国学校里没有班长,看起来是没有带头的,但是有各种被推选的委员或会长,他们负责为同学们服务,承担更多的责任。因为没有告密和举报,大家之间有着基本的信任。

中国学生从小就过集体生活却没有团队合作精神,与“告密文化”有很大的原因。因为有“监督”,有“告密”,大家相互之间缺少信任,没有了信任作为基础,想要好的团队合作自然是办不到的。这种风气带到社会上,就形成了靠告密举报来与竞争的恶习。

但凡这个社会上有优秀的人才出头,同行们想的第一件事不是怎么自身努力超越别人,而是通过各种渠道去举报别人,把别人搞垮,自己又不行,导致这个行业的水平永远都上不去。这就是别人说的:“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在美国教书16年,施先生也早已习惯了没有“告密者”的社会。尽管这样会给他的工作增加许多难度,但带来的好处也是很明显的。

至少可以对每个人报以真诚的笑容,至少不会担心课堂上自己说错了一句话而被学生举报(如果说错话,学生们会直接抗议),至少不会感觉在你上方,总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你。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唯一的“告密者”,竟来自中国……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